• 第三十六章 普通行尸与二逼行尸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1:15本章字数:2699字

    入口处本该有光的,可是忽然从光明进入到黑暗,谢苏的视力还没有恢复。他往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入口的光亮,就只有自己视线里留下的烛光残影。

    他没有试着去地上摸索蜡烛,而是立即单手将铁锹在自己身前胡乱挥舞起来,同时用另一只手从兜里掏出打火机,毫不迟疑地点亮。

    和蜡烛一样的光芒亮起来,他立时觉得心安不少。于是他一边朝远处看了看,一边转头向入口处走。

    但,就在他转头之后!

    正对上一张,被火光映得阴晴不定、嵌着一双惨白眼球、布满脓包的脸!!

    这张脸距离他如此之近——只要他刚才再往前一步,就将自己嘴唇送到它的口中了!!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胆子再大的人也受不了。那一瞬间,谢苏只觉得一阵痛楚从胸腔和四肢百骸生起,疼得他浑身一抖,下意识地大叫了一声。而后他腿脚痉挛似地往后退了一步,可是一步就踩到了他挖土时挖出的那个深坑旁边,身子一晃,失去平衡。

    他赶紧用手中的铁锹撑了一下地,没让自己掉进坑里。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重重跌落在地上,铁锹以及打火机都脱了手,不见踪影。

    他知道——“操,完蛋了”。

    在那一瞬间他的脑袋里甚至还有时间想,那东西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会站在我身后看着,一动不动?它不是早就应该扑上来了吗!

    于是那东西真就扑上来了——它发出一声压抑许久的大声嘶吼,携着一阵腥臭的风往谢苏这边奔跑过来,并且一下子扑到了他的身上。

    谢苏看不见它,只能用双臂、凭着本能狠狠一挡。

    现在他的力气大,这一推的力道也不小。他不知道自己推在了什么部位上,将那行尸推得翻了个身,滚到一边去了。

    意识到自己这个优势,谢苏的心稍微安定下来。他赶紧用左手在地上一划拉,从碎土碎石块当中找到铁锹的柄,一把拎起来、坐起身,就往自己四周扫了一大圈儿。

    有武器在手,他更镇定。可是他还是怕出现刚才那种情况——行尸一声不响地就站在他身后,所以他就像个陀螺一样来回晃着,好不给那东西任何可趁之机。

    这么过几秒钟,他的眼睛适应黑暗了。他可以看得见出口了。但他可没打算就这么爬上去——多少片子里,那些人都这么死的?

    底下明明还有还有行尸,就开始往某处爬,然后缺乏防护的腿被抓住、被咬一口,整个人玩儿完了。

    可是让谢苏诧异的是……

    那行尸又没声音了。就好像凭空消失,或者已经死掉了。

    谢苏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刚才那一推将它推翻,摔断它的脖子了。他就试着稍稍放慢了抡起铁锹的动作,让空中的风声不再那样呼呼作响。他侧耳倾听了一阵子……

    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好像一个人站在沙地上,不安地晃着脚,小步踱来踱去。那玩意儿还没死!

    谢苏吃了一惊——它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般的行尸,见到生人,早就兴奋地嗬嗬嘶吼,张开双臂扑上来了。可是这一个不但不出声,还显得很平静,除了刚才扑击自己的那一下子,再没有和其他的行尸类似的行为模式。

    这个时候,谢苏听见走廊里的脚步声了。

    他赶紧又往后退退,压低声音:“赶紧给我个亮儿!”

    花鞘一下子就听出了谢苏声音的紧张意味。他什么都没说,扑通一声趴在地上,在谢苏头顶点着了打火机。

    就借着这亮光,谢苏和花鞘都看到那东西了……

    就站在他挖出的土坑附近,等着一双惨白的眼、冲动鼻子、侧耳朝向他和花鞘的方向——这的确是行尸的样子。

    可是……它没有动。它的手脚像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了,似乎挺想要扑过来,可惜就是没勇气迈开腿脚。

    “我{操,哪儿来的?怎么回事儿?”花鞘问。

    谢苏看着那东西,慢慢往后退。然后摸索到老花递下来的,用厚床单制成的绳子。他单身抓住绳子一使劲儿,就踩着墙壁上的管道翻了上来。

    然后他又借着花鞘手中打火机的光亮往底下看——发现那行尸也仰起了脸看他俩。

    谢苏和花鞘面面相觑。

    “……然后你就来了。就这么回事儿。”谢苏对花鞘说,“你以前见过这种情况没?”

    “没见过。”花鞘的语气斩钉截铁,“这么另类的事儿我见过肯定忘不了。那玩意儿……还能是傻的?”

    “不大可能。”谢苏说。

    其实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挺长时间没和行尸打交道了。大概二十多天以前他们就将各家各户的门撬开,将这栋楼里面最后的几具行尸清理掉。

    然后他们就一直没出门。一来物资够用,二来如今楼道外也还有行尸堵着门儿。那可不是从前那种,推开门伸腿一踹就傻乎乎地飞出去、再一矮身子就能从它们肋下钻过去那种蠢货了。

    现在它们的动作相当敏捷,几乎就相当于一个成年人。一个人出去,遇上四五具行尸同时围上来,一个搞不好就得被抱严实了。一抱严实,就是一顿啃,谁都活不成。

    所以这是谢苏时隔二十来天之后遇到的第一具,就在这地下空间里。他看看花鞘,又说:“看看去。”

    当然不是说要再下去看那个行尸——经历刚才那么一遭,短时期之内他是真不想再到那个鬼地方了。人的心里一旦有了猜忌就挺难被消除,更何况那里本来就是个适合拍恐怖片儿的环境。花鞘明白他的意思,于是跟他起身站起来,走到楼道门前。

    楼道门是个大铁门,但铁门上开着窗。以前这门有保洁打理,门上的玻璃窗一直干干净净。可如今玻璃已脏了,还有雨滴留下的灰印子。两个人透过玻璃窗往外面看,发现门口十来具行尸就站在原地晒太阳——就像谢苏以前看到的,好像一颗颗发霉的树。

    谢苏使劲拍拍门,行尸们被声音吸引,转头往这边。谢苏没停,继续拍。于是它们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了,但似乎兴趣并不大,就只是想看看“那边儿是怎么回事”。

    谢苏就趁它们还没完全靠拢过来的时候将门开了一条小缝,往门外“呸”了一口。这下子露出“人气儿”了,捅了马蜂窝。行尸们一下子激动起来,开始干嚎,一边嚎叫一边快跑,一下子就撞到门上,将门给撞上了。

    味道消失,但是似乎它们已经能够记得一点事情了——仍然压着门,抓挠个不停。

    谢苏转脸看看花鞘,指指门外:“普通行尸。”

    又指指大厅里:“二逼行尸。”

    “得研究研究。”花鞘想了想,说,“我早想这么干了。”

    “怎么研究?”

    “解剖。”花鞘说,“把肚子给掏开。”

    谢苏抽抽嘴角:“你看那个……你能看明白?要有问题也是脑子这里有问题吧?”

    花鞘摇摇头:“我不是说这个,我说的另外一方面。”

    他在大厅里走了几步:“咱俩都知道这东西名叫活死人,其实和人挨不上边儿了,也不是什么神神叨叨的玩意儿,就算是另一种生命形式吧——可能被病毒控制了什么的。但是再神的病毒也不能神得没边儿吧。你说它们都不吃不喝多久了?还能这么站着?它们靠什么活着?总不能靠光合作用吧?”

    “你以前没试过?”谢苏问,“我是说原本以后,没解剖过?”

    “嗨,那功夫哪有那闲心思。”花鞘说,“最开始在市里的时候俩眼一抹黑什么都搞不清楚,就想着怎么活命了。之后跑去棋盘山,先是把那些东西都清理干净——本来也就不多,然后就开始过日子呗。那时候过得还算舒服,好几天才能看见零星儿一两个从山上下来的,就更没心思了。”

    谢苏想了想,说:“好。我也有这么想法。研究研究,好看看它们能不能捱过这个冬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