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赶尸”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2:11本章字数:4230字

    东城,2017年8月27日,星期四,20点06分,夜。

    谢苏贴着墙听了听,没听到隔壁有什么声音。

    七点钟就睡下了,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小时。白小归说她是沾着枕头就睡着的类型,这个时候应该真的睡熟了吧。于是谢苏起床,穿上衣服。

    他轻轻地打开门、走到客厅。从茶几上拿起蜡烛,又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长剑。

    他在黑暗里安静地站一会儿,还是没听到任何声音。他就放心了,轻手轻脚走到门边开门,闪身走出去。他没将门彻底关上,留了小小的一条缝隙。这样子一会他回来的时候,用不着再开门,也不用弄出声音来。

    一直摸索着走到安全通道门前他才用打火机把蜡烛点着,下楼。

    快到二楼的时候他又放轻脚步——武明明一向笑话他和白小归是懒鬼,因为她和花鞘睡得更早。他们在六多钟的时候就会睡,然后在第二天凌晨三四点太阳刚刚露头的时候起床。

    没了电,就理所当然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了。

    谢苏静悄悄地通过二楼,最后来到一楼大厅。大厅的左边是一排嵌进墙壁里的信箱,他把蜡烛插进其中一个信箱口,让它像火把一样亮着。

    然后他检查自己的“武装”。牛仔裤,皮衣。脖子上围了围巾,掖在衣服领口里。围巾外面他缠了胶带,行尸那牙齿是咬不破的。

    他还戴了皮手套。今年过完春节买的小羊皮手套,很合手,戴上之后一点都不觉得不灵便。手套和袖口的接缝处,他也是用胶带缠上的。现在他的的确确是“全副武装”起来了——站在那里让行尸咬,只要不咬脸,也能支撑上好一会儿。

    然后他抽出长剑,把剑鞘搁在墙角的地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深吸一口气,将楼道门打开一条缝。

    门外的行尸们听见声音,往这边看过来。距离他最近的还是下午时候的那十来个,其他的散落在更远些的地方。如果想要走出去,远处的那些东西也会循着味道追过来。但谢苏并不想出去。在打开门的同时,他从衣兜里摸出一小瓶白酒来,浇在自己身上。于是那些行尸的脚步放缓了,变得有点儿迟疑。

    谢苏再将门缝儿开得稍微大些——只容一个通过,拿长剑轻轻敲敲门框。

    铁器撞{击的声音让它们稍微提起精神,脚步快些了。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女人,穿着连衣裙。以前看起来应当挺美好,但是如今这个年月,从前露得越多就越可怕。这女人先快步走过来,瞪着一双白眼,嘴巴大大张开,鼻翼飞速抽动。

    等她靠得足够近,谢苏朝她轻轻哈一口气。

    它立即变得兴奋了,发出狗一样的低沉嘶吼,猛扑过来。谢苏一闪身,这行尸扑进门内了。但她扑了个空,踉跄着扑到墙上,很快又转身来抓谢苏。

    趁这么个机会,谢苏用手臂死死抵住门。

    铁门是朝外开的,随后扑过来的行尸压到了门上,所以他也得使劲儿,好不让门被“嘭”的一声撞上。

    们轻轻关上之后,被放进的行尸已经将双手搭上他的肩膀了,大力拉扯他。

    谢苏没转身,来了个“驴尥蹶子”——一脚将它踢开。行尸再次靠在墙上,但不依不饶,又来扑他。谢苏提着剑,像斗牛一样脚步轻快地后退,把她往大厅深处引。

    起先这行尸越来越兴奋——因为谢苏往身上倒的酒本来就不多,又在慢慢挥发。所以它走得比谢苏要快,几次扑到他身前,都被他踹回去了。

    然而慢慢地,当谢苏将它引导理门口更远的地方之后,这行尸的动作越来越慢。它的“情绪”开始低落、脚步放缓。等到快要靠近一楼楼梯间铁门时,它甚至会时不时地停下来犹豫一会儿,然后才迈开步子继续慢慢走,就好像是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

    最终谢苏靠着铁门停下来。

    行尸也就停下来了。距离他两米远,站在那里,木木呆呆,微微摇晃,好像一颗风里的树。

    自始至终谢苏的表情都很平静。到了这个时候他就更加平静了。他甚至把剑放下来,用手倒提着。然后他思索一会儿,慢慢走向那行尸。

    对方还是不动,只用一双白眼睛看着他。他左右走了走,行尸的脑袋就随着他左右摆动。仿佛谢苏的身上有着奇特的吸引力。

    最终谢苏走到它的面前,与它面对面。

    他可以忍受近距离观看它的脸了。其实“恶心”的这种情绪早已经被另一种感觉取代。就好比当你非常开心的时候,再见到你敌人,也会觉得它稍稍可爱起来。

    但其实现在谢苏的心里不仅仅是“开心”,还有一些忐忑。那种“预言终将实现”的忐忑。

    他和那行尸面对面地站了一会儿,意外地发现这东西是没有呼吸的。他起初屏息,怕自己会吸入对方呼出来的“毒气”。然而过了好一会儿,他都没有感受到气息。就好像他真的在面对一具尸体。

    可现在他不想思考这个问题。

    他……就只想证实一件事。

    一件他从今天下午就开始思考、一直思考到如今的事情。

    谢苏看着它的眼睛,开口说:“留在这儿。”

    他又等了一会儿,行尸没说话——行尸当然不会说话。他就走开了。走到门前的时候,扭头看看它——它依旧站在黑暗里,很努力地转头,想要继续看到谢苏。

    他紧抿着嘴巴,再一次打开门。

    第二具行尸被他放了进来。同第一具一样,新进来的这位同样表现得很兴奋。这一位的身材就挺高大,个头和老花差不多。即便自我消耗了这么多天也还是膀大腰圆,奔跑起来虎虎生风。

    谢苏去踹它的时候,甚至也只能将它踹得踉跄出几步远。

    他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在末日将临的时候遇到这家伙。其实第一天晚上遇到的那个“宝马大哥”也就属于挺难缠的角色。以老花的身手,竟然两刀都没能将它放倒。如果那家伙一直活到今天、再变强,真难想象会是什么样子。

    也就是因为这个家伙,谢苏忽然意识到行尸也是有强有弱的。就像是从前的活人也有强有弱。只不过如今这些家伙不会再怕疼怕冷怕热怕黑,将自己的潜力全部发掘出来了。

    他加快了后退的脚步,引着那行尸。也是一直引到了大厅身处,那个大个而茫然起来了。它像狗一样抽抽鼻子、晃晃脑袋……

    然后站在第一具行尸的身边不动了。

    可是这两位似乎相处得并不愉快,偶尔——隔上那么一两分钟,它们会发出极轻微的、压抑的低沉嘶吼。

    谢苏倚靠着门看着它们两个。第一具行尸挺矮小,只到“大个儿”的腋下。

    他看了能有十分钟,长长地叹一口气。

    然后他再次走到门前,放进了第三具。

    这一次进来的是个干瘦的年轻人——当然是说从前。它的动作就要灵活一些,跑起来像是一只猴子。它甚至会轻轻踮踮脚,作出要跳起来往谢苏身上扑的姿态。

    三具行尸,三种样子。这个发现让谢苏觉得诧异。他和花鞘都很久没有出门了。可是即便他们出门,也不会观察得这么仔细吧?一片行尸挨挨挤挤地拥过来,他们哪里还有时间去观察什么步伐、节奏、行为模式。

    他这么一边想,一边将第三个引到前两位身边。

    但他随即发现有些不对劲儿。三具行尸都变得不安起来。它们开始左右晃动,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嘶吼、身子微微前倾。

    第三具反应最激烈——它又开始踮脚,好像在犹豫要不要像谢苏扑过去。

    第二具就只是侧耳去听谢苏的方向,鼻子不断地抽气,还没“下定决心”。

    最淡定的第一具。它只是不安地换着脚,像是有些焦虑。

    谢苏的心中生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这念头甚至令他激动得双手微微有些颤抖。可他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抬起手腕看看时间。

    现在是晚上20点55分,他还有充足的时间。

    他深吸一口气,单手端起剑,走到第一具行尸的面前。然后他将那剑刺进了女人的眼窝,搅了搅。就如同他杀{死过的那些行尸一样,这一具扑通一声倒下。

    就随着这“扑通”的一声响,剩下的两位一下子安静下来。它们不约而同地收敛声息,重新站定,就好像两具标本,脑袋极度一致地随着谢苏的方向转动。

    谢苏握着剑走到大个儿面前,将剑对准它的眼窝儿作势要刺。是人的话,肯定要情不自禁地后仰。可行尸不会害怕——它没有躲闪。

    谢苏绕着这两位走了一圈儿,重新回到安全通道门边站起来,同它们对视。十几分钟之后,谢苏低声说:“跟我来。”

    说完之后,他犹豫好一会儿,才迈出第一步。第一步、第二步,他一边迈步,一边回头往身后看。到了第三步的时候,两具行尸动了。

    它们……就好像最恭顺的奴仆。默默无声地、跟在谢苏的身后。

    无比澎湃的情绪终于在谢苏心中爆炸了!

    他停下来、张大嘴、瞪圆眼睛,死死盯着面前这两具行尸。

    他竟然可以……让它们变成这样子!!

    他觉得整个世界都不真实起来了——甚至知道花鞘是穿越者这回事的时候感到更加难以置信。因为,那毕竟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可如今呢?

    如今他成了“传奇故事”当中的主角!

    他觉得口腔发干,甚至不敢再继续走下去——很怕再走一步发现那两位根本没跟上来,一切都只是巧合或者幻觉。所以他就站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才说:“回去!”

    行尸微微晃了晃脑袋。似乎听见了这话,但是很疑惑。

    谢苏看着它们的眼睛,又压低声音,用缓慢地语调说:“回去!”

    先是大个儿犹豫了一下子,随后慢慢转身,往回走。接着,小个子跟上了。谢苏觉得自己的身体被巨大的喜悦感以及惶恐感攫住,他就站在那里看它们往回走——一直走到大厅的另一面墙壁前,还用头抵着墙壁,原地踏步!

    原本只是他的一个猜想而已。一个完全不着边际、不切实际的猜想。只是这个猜想让他睡不着,于是他想要走下来,验证一下子。起初他就只是想……试一试。一定不会成功的。试验出了结果,就继续回去睡觉。

    可是他没有料到他那种最狂野的幻想竟然成了真……

    他可以……控制它们!

    三具,是他的极限,会很不稳定。但两具,就是他的两条忠犬!

    虽然他现在还不清楚到底可以要它们为自己做什么,可是,他能控制它们!!

    在地下,只有一具行尸。所以那东西呆呆地看着他,一直不做声。后来它凶性大发扑上来……是在什么情况下?

    谢苏想了想。是在他一转头看见对方的脸,被吓得魂飞魄散的时候。就在那么一瞬,那行尸变成了“普通行尸”——它想要吃人肉。可等他再次镇定下来,它又变得“温顺”了。

    谢苏狠狠抹了一把脸。手上残留的酒精杀得他眼睛生疼。但他顾不上这么一点儿痛楚,走到两具行尸身后,说:“停下来,转过来。”

    他的语调不快,于是两个家伙都听懂了。它们停止、转身,又发起呆。

    “我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谢苏喃喃自语,“这不成了赶尸了?”

    想到“赶尸”这回事儿,很多片段划破他的脑海。但最终他印象最清楚的,就只有两个画面。

    一个画面是,在办公室里,老董捻着一支烟走到他旁边对他说:“小谢你听说没?咱国家湘西那边那个赶尸,要申请世界文化遗产了。”

    另一个画面是,他和三叔站在小区楼下。三叔把一张《环球日报》拍在小卡的后斗上。他一低头,看见一行字——湘西“赶尸”申遗发起人李文华离奇遇害。

    在当时,他开了一下子脑洞。一个念头划过他的脑海——呵呵……要是真有赶尸这回事儿,说不定是恐怖组织了解了秘密内情、杀人灭口呢——他们要引发生化危机!

    可当时他没有细想。

    因为三叔可不会看什么《行尸走肉》、《生化危机》,跟他说了,他也不会懂,就只能笑笑而已。反倒让人觉得他像个孩子没正形儿。

    谢苏有些发愣。

    他真的不清楚……自己当初的那个念头到底是否仅仅是一个很“荒唐”的念头。

    他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