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秦将军”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2:51本章字数:3125字

    东城,2017年8月25日,星期二,14点21分,PM。

    八纬路,乐天玛特超市。

    二楼。

    秦乐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走到床边、坐下。脱掉鞋、将鞋底床沿磕了磕,上床。

    周围的人——足有四五十个人,都凝神屏息地看着他,不敢发出一丝多余的声响。

    这里是乐天玛特超市的二楼,面积极大。倘若在两个月前来看,这里还是人山人海。可如今广阔的空间空空荡荡,原本在货架之上的东西都已经被收进仓库里。剩下放不下的,就远远地堆在西北角。

    然而仅仅是那一角多余出来的东西——例如薯片、面包、糖果、牛奶之类的东西,也足够如今这些人吃上一个星期了。

    唯独原来家居用品这一块没怎么动。这里原本卖床,也卖床上用品。之前被布置成一个温馨的房间模样,有卧室、客厅,甚至还有塑料花盆。里面放着的都是高档货色,在以前绝对是要禁止客人上去“躺一躺”的。

    然而如今这里变得……有些与众不同了。

    并非因为聚集了这么多的人,而是因为这里变得有点儿不伦不类。

    在原本卧室那张极大极软的床头,摆了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桌子。桌子上铺着一块红布,红布之上,摆着一炉香。香已经点燃了,三根线香升起袅袅腾腾的青烟,一股子檀木香气。

    在香炉之前供奉着果盘。

    苹果、提子、橘子,是三样水果。

    真空装的北京烤鸭、里脊肉、鸡翅膀,是三样荤食。

    还有用来替代馒头的面包——看起来不伦不类,但勉强也像那么回事儿。

    一群人就站在这香案前,去看床上的秦乐。

    其实和谢苏想象得不一样,秦乐不是那种“社会大哥”的长相。他其实长得颇为单薄,皮肤有些白。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但没秃顶也没有小肚腩。如果再给他加上一副眼镜儿,活脱脱就是个书生。

    此刻他上床,慢条斯理地挪到床中间、盘腿坐起来,塌着腰,就像是一个在自家炕上歇歇的北方汉子。

    他沉默无声地闭了一会儿眼,又睁开,将眼睛瞪得极大。

    于是香案前的那群人就好像被惊吓到了似的,脑袋都微微往后一仰,似乎惧怕他的威严。

    秦乐板着脸扫视他们,用有些发虚的声音开腔:“请——秦将军——出马坐堂——”

    说完了这一声儿,他就好像断了线的木偶似的,头像一下子垂下去,还颤了颤。

    众人屏息凝视。

    几秒钟之后,秦乐的脑袋忽然弹起来。连带着他的脊梁骨,都刹时挺立,就好像一柄长枪杆子突然绷直了。

    他整个人坐得挺拔,而那脸上——双目微睁、嘴角下压、双唇紧闭……

    凭白就多了三分的威严。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和原来不一样了。

    而后他这么肃容正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线香的味道被他吸进肺里,他又扫视一眼床头的香案,微微点头。

    他这么一点头,原本那些屏息凝视的人就齐齐出一口气,好像一堆气球漏了气儿。

    秦乐伸手,并拢两根手指,朝人群点了点:“本将军秦叔宝在此,护法何在!”

    “在、在、小的在!”两个壮汉赶紧从人群里快步走出来,跑到香案前便扑通一声跪下,纳头便拜。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之后,床上的秦乐拿手捋了捋下颚——好像原本那里有一缕长髯似的。

    他压低声音,再肃声道:“还不将伥鬼带上!”

    那两个“护法”,赶紧站起身,从人们让开的通道里蹬蹬蹬地跑远了。

    剩下的人不敢拿正眼儿去看床上的“秦琼秦叔宝将军”,只好用余光瞅。

    而秦乐板着脸,坐在床上纹丝不动。

    等了一分多钟以后,人们听见嘶吼声。

    熟悉、令人恐惧的嘶吼声。那是行尸的声音。两位“护法”推来了一具行尸。这行尸被绑在超市的手推车上,但双手是被解放的。它一下子闻到这么多“人味儿”,当即兴奋兴奋起来。距离人群越近,它就吼得越大声。

    人群里有几个人受不了。他们想要溜。

    但他们身边的几位一把将其拉住,用严厉的口吻低声斥责:“秦将军坐堂,你怕什么!”

    其中便有人带着哭腔说:“你他吗傻啦?这玩意儿要是挣脱了,谁能跑啊?老子来又不是看你们搞这些——说好了来给打工,给吃的啊!”

    周围的人还想再劝几句,可行尸越推越近,那人就撒起泼来。他索性滚到地上扭来扭去,大声呼喊:“有病、有病、都他吗有病!老子不干了还不行吗!”

    这声音……惊动了大床上的“秦将军”。

    只见他面沉似水,抬眼冷冷看看那人。忽然开口,一声断喝:“大胆伥鬼!”

    这一嗓子将闹的人和劝的人都惊住了,一时间没人吭声儿。几秒钟之后,那躺在地上的人才意识到……

    行尸的嘶吼声没了。

    他大着胆子撑起身子往那边瞧了瞧——

    发现那行尸……呆住了。行尸的双臂服帖地垂在身边,有些茫然无措地摇晃脑袋,似乎挺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人群当中一片寂静。

    秦乐又肃声道:“放开它。”

    两位“护法”便去解那行尸下半身的绳子。他们大大咧咧地弯腰、低头,毫不在意地将自己的脖颈裸露在行尸身{下。

    这样大胆的举动那刚才被吓破胆的几个“新人”给看呆了。直到那行尸被彻底解放、在地上踉跄几步之后,他们才晓得往人群之后缩了缩,然后用敬畏的目光去看床上的秦乐。

    只见,好一个“秦将军”!

    他又将双指并拢,遥遥指点那行尸,脸上生起一团勃发的怒意,舌绽春雷:“大胆伥鬼!本将军在此,还不跪下!”

    这中气十足的声音震得人们的耳膜嗡嗡作响。再去看那行尸——

    竟然真的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下了!

    它不但跪下,还将身子伏得极低,脑袋贴在地面上,好像害怕极了!

    人群当中响起一片齐齐的吸气声。就连起先要跑掉的那几人都抻长脖子、越过人们的头顶去看——他们当然第一次见到行尸……会听让人的话!

    不,也不是听人的话——是听“秦琼秦将军”的话!

    秦乐又喝道:“你本是十八层地狱的伥鬼小卒。今年,十殿阎罗触犯天条,私开地府大门,已然在斩仙台上伏诛!”

    “尔等,来到此处,祸乱人间,已是犯下魂飞魄散地大罪!本神乃是门神秦琼秦叔宝,专司行走人间,惩治你们这些牛鬼蛇神!”

    “我念尔等懵懵懂懂、不经人事,就给你再投胎转世地机会!如今本神请出张天师地诛仙宝剑,斩下你地头颅!你要好自为之,回那地府反省!再来阳间作乱,本身定然打你个魂飞魄散!”

    “你懂也不懂?!”

    他喝完了这一长段话,那地上的行尸,然后缓慢、却艰难地磕起头来了!

    行尸磕了三个头,然后直起腰,就那么一动不动。

    “秦将军”喝道:“此时不斩,更待何时!休误了时辰!”

    行尸身后的一个“护法”就赶紧从腰后抽出一把西瓜刀。他双手握住那刀,举到肩膀上,做一个要劈斩的姿势。

    秦乐用手指沾了口水,凭空画了几道,口中嘟囔一会儿,便喝:“张天师,本将军借你宝剑一用!”

    而后他向那柄西瓜刀上一指,那“护法”就用力地斩了下去。

    行尸的脑袋像西瓜一样咕噜噜滚落到地上。随后无头的尸体也扑倒在地。

    人群当中一片静默。几秒钟之后,先前那几个要走掉的人{大叫着扑到香案前,闷声儿磕起头来。他们一带头,余下的人也一窝蜂跪下,将整个大厅的地面磕得咚咚作响。

    秦乐微微皱眉,摆摆手,道:“罢了,罢了……本神便教你们吧。”

    “这秦乐,乃是本神的第一百二十三代子孙,应劫而生。你们既然追随了他,那便是有莫大的福缘,是你们上一世修来的福气。你们要敬他爱他,切记不可怠慢于他。否则——”秦乐双眉一竖,“本将军定斩不饶!”

    人群当中立即响起一片唯唯诺诺的声音。

    秦乐便垂下眼帘。几秒钟之后,他的脑袋忽然低垂下去,脊梁骨重新弓了起来。而后他睁开眼,脸上露出惊诧的神色:“你们这是干什么?别拜我、别拜我!逾越、逾越!”

    他赶紧从床上要下来。但是盘腿坐得久了,小腿发麻,就跌了一个踉跄。

    这下子地上的人赶紧爬起来,一窝蜂地将他扶住,七嘴八舌道——

    “您得保重身体啊!”

    “……秦将军跟俺们说了你是他的一百二十三代子孙啊!”

    “……说您是天上下来应劫的啊……”

    秦乐赶紧歪着头摆手:“别别别,让我去歇一会儿,我累!”

    于是人群人就又七手八脚地簇拥着他,一直将他送到大厅东边的一间屋子门口。

    门上的牌子已经被起掉了。但实际上这从前是经理办公室。

    秦乐转身、摆手:“行了行了,让我歇会儿,我睡一会儿,再出来跟你们讲!别吵了!”

    于是这几十个人就真的不吵了。他们恭恭敬敬地看着秦乐打开门、走进去、关上门,才慢慢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