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5:00本章字数:2119字

    东城,2017年8月27日,星期四,12点02分,PM。

    谢苏站在天台上、皱着眉,用望远镜向远处看。

    最近这一两天……他觉得事情不大对劲儿。

    因为那种感觉又来了。心里发慌,胸口发闷。就好像低气压的时候那样子,相当不舒服。这是自末日降临之后他第三次体验到这感觉。

    前两次,他的预感都是正确的。

    但是这一次,却又有些与众不同。

    因为没有之前那样强烈。就只是断断续续哀哀婉婉地那种胸闷感,他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还是因为自己有心事。

    他和花鞘将那两具行尸藏在二楼最西头的那间屋子里了。谢苏起初怕离了自己它们会恢复本性胡乱嘶吼。但事实证明那两个家伙在被他“驯化”以后就乖巧得惊人。它们就像两棵树一样靠墙站着、微微晃动,只在谢苏打开门走进去的时候才有反应。倘若是花鞘独自进去,用他的话说——“就跟两块木头疙瘩似的”。

    两个人都没想好要不要将这事儿告诉两个女人。花鞘可以接受——他“早”跟谢苏混熟了。但是那两位……毕竟还是女人。正常人都不会乐于知道,自己身边的某个人同行尸那种恶心的东西有什么牵连吧?

    尽管这种“牵连”是有益的,然而问题是——毕竟是女人嘛。她们总有自己的想法。

    可是谢苏的心里不大能藏得住事儿。这两天里有好几次,他差点就脱口而出了。

    现在这种淡淡的、难受的在他胸口盘桓,而且持续了这样久。

    谢苏不清楚这是否意味着将会到来的危机更加可怕,还是说他们已经身在危机当中了。

    会是秦乐的那件事儿吗?

    所以他就往乐天玛特那边看。可是那家超市是两层楼,他这里和超市之间隔了一栋“新天地soho”。 那楼比他的这一栋还要高,完完全全地将那边的情况挡住了。

    大概是因为这种感觉,他最近也做梦。

    做的都是乱七八糟的、不好的梦,但也不能说是噩梦。

    他一直都觉得这两天从他躺下,梦境就开始了,一直延续到他醒来。他跟白小归说这事儿,白小归说,每个人都有这种错觉——觉得自己睡着的时候一直在做梦,可其实就只是快要醒来的那段时间。

    但谢苏知道自己不是那种情况。因为他夜里总能被惊醒七八次。每一次再睡下,就又是另一个梦境。

    他在梦里看见很多事情——是那种自天空之上俯视的“上帝视角”。

    他看见这广阔的国土上,满目疮痍。处处都是行尸肆虐,再没有任何一座未沦陷的城市。他甚至还看到了国外——那些他压根儿没去过的城市。然而那景象又真实无比,他觉得自己都能看见路边被踩扁的咖啡杯上印刷着的弯弯曲曲的字母。

    挺多东西在梦里看起来合情合理,然而梦一醒,立即就知道那压根儿不符合逻辑了。但问题在梦醒之后谢苏细细回想的时候,意识到那的确是清晰而真切的文字。绝不会是自己梦中胡编乱造出来的。

    他真希望手边的手机或者电脑能连上网,他可以去问问别人。

    他还在梦里体验到一种巨大的伤感,但说是伤感也不确切——伤感当中伴随着略微的精气感、恐惧感。就仿佛……

    他体验到了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看世界的感觉。

    就是那种无比虚幻缥缈却又无比真实的感觉,令他在梦中一次一次惊醒——他甚至会在梦里觉得自己成了那个巨大视角的一部分。这令他很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精神状态出了什么问题——因为最近压力过大。

    他知道奇幻小说里魔法师操纵傀儡是需要消耗“精神力”的,他想,会不会是因为自己在“驯化”那两具行尸……所以精神力透支了。

    可是他又不会做“蓝瓶儿”。

    他在今天早上问了花鞘。问在他的记忆里,最近会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儿。

    花鞘皱眉想了一阵子,斩钉截铁地说,就只有秦乐那回事儿。

    谢苏就觉得挺郁闷,心里空落落地没底。

    等到刚才白小归来给他送水的时候,他将梦里的一个细节拿出来问。他在梦里看到一个一个摩天轮,很大很大。令他印象深刻的是,那个摩天轮建在海边。夕阳从侧面照射过来,海面上波光粼粼,白色的摩天轮被镀成金黄色。

    也许是因为那里的人口比较少,谢苏没在那个摩天轮附近看到有行尸游荡,一派美好恬静的景象。

    他就问白小归,知不知道哪儿有这样的摩天轮。

    他没指望得到答案,却没料到白小归“呀”了一声,说:“那是西雅图的滨海摩天轮呀。以前我在那里转机的时候,还抽空儿去看过,很好看的。”

    谢苏愣了很久,才将自己的失态掩饰过去。

    他当然知道西雅图这个城市。但他也就仅仅知道哪一个名字而已——他更不晓得有什么摩天轮!

    他究竟是从哪里梦见那东西的??

    谢苏叹口气,放下望远镜,不再去看楼下那些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烦心事儿非得攒到一起来,最近他发现楼下的行尸们也有点儿异常。

    它们有些略略的躁动。

    在平时它们都挺安静地待在原地,或者“慢慢散步”。除非有什么特殊的味道或者声响,才会打起精神。这大概就跟野生动物一样——平时节省体力,留到捕猎的时候再用。

    可也是在这一辆天,谢苏发现偶尔会有行尸——十个当中的那个两三个——忽然就没理由地躁动起来。它们奔跑、嘶嚎,仿佛在某处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吸引或者呼唤它们。

    这一切的细枝末节,都让谢苏觉得,是要有“大事”发生了。

    然而他就像是行走在荒野上的旅人,抬头看见头顶铅云低垂,侧耳听见身边烈风呼啸,知道狂风暴雨降至。

    可是他身处茫茫旷野,手上则空空如也,找不到遮风避雨之地。

    从末日降临之后,第一次,他觉得如此焦虑不安。

    头顶铅灰色的天空当中,隐隐炸响一个闷雷。雷声由远及近,仿佛一条巨龙自苍穹之上掠过。

    谢苏抬眼看了看天,伸手接下雨滴。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他默默地想。

    (第一卷,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