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大宗师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5:23本章字数:2926字

    于是那两具行尸就毫不迟疑地站了起来。姿势流畅灵活,仿佛两个训练有素的战士,而非街道上那些毫无理智的怪物。

    谢苏又说:“过来。”

    两具行尸迈开步子、稳稳地走过来了。

    就停在谢苏面前一步远,胸膛微微起伏,用两双发白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

    “我把他们当猎狗而已。你说是牧羊犬也行。”谢苏转头对花鞘认真地说,“就是带一条狗出门,你得把它们打理打理。”

    花旗疑惑地看了谢苏一会儿,退开两步说:“好吧。但愿是我多心了。你要给我看什么?两条狗?”

    “不只是狗那么简单的,老花。”谢苏微叹一口气,“你知道有关什么人类潜力那种事情吧?比如情急之下徒手掀翻汽车那种事情。”

    “你再想一想刚开始那几天,这些东西走路还费劲儿,但就是可以一直追着我们跑。去手机店那天我们两个健康人跑得多快?但是它们就一直跟着,直到闻不着才停下来。那天我们两个都跑得气喘吁吁——这些东西呢?你得知道那时候它们还被感染着,很严重的。”

    “病毒就在它们身里体繁殖,但是没吃饭没喝水就在外面晒着,一天到晚不停晃来晃去。搁在健康人身上这人早垮了、没力气了。但是它们就是能坚持下来——你说……这算不算我之前提到的那种情况?人体潜能?”

    花鞘眯起眼睛想了想。他还有很多疑惑和担忧,但谢苏的这个问题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隔了一会儿他抬头:“你说得对。我以前被十几个追出去上万米,我差点把自己跑死,但是那些东西都不知道累。要不是最后我往水沟里一钻,我就活不到今天了。”

    “那么这两个就是那些东西。可是这个,更强壮。”他指了指那个大个儿,“我就叫他大个儿。”

    “这一个你看他瘦,可是……”谢苏摇了摇头,“我就叫他猴子。”

    “这么两个,都是我说的情况——它们几乎都能把自己的身体潜力发挥到登峰造极的状态。我这些天一直在试什么呢?我在试,看看它们和外面那些到底有什么不同。外面的那些东西虽然说耐力好,但也就只是耐力好——我感染过,我知道感染的时候会发烧。我怀疑那些东西的脑子都已经烧坏了,所以它们就只剩下本能。”

    “而这两个……它们能听懂我的话。能去做我要它们做的事情——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花鞘的眼睛渐渐亮起来。他又不傻!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

    “我[操……”他喃喃自语,“你这么一说我才想明白——”

    “都他吗是武林高手。”谢苏用难以置信地目光看着眼前的两具行尸,又像是在看自己亲手创造出来的作品,“放在以前,就是大宗师。”

    “给我见识见识。”花鞘说。这一次,他的声音是认真的,而且里面有那么一丝热切。

    谢苏便随手向“大个儿”一指:“揍它。”

    他指的是墙边的下水管。虽然细,但毕竟是金属的,两条管子并在一起,寻常人卯足了力气也只会将自己打得手疼。因为那东西不是被牢牢固定在墙壁上,它是有韧性的。

    大个儿向那水管走过去。它生前是一个魁梧的人,穿一条已经脏得看不出颜色的牛仔裤,一件被染成黄褐色的短袖衬衣。

    花鞘看着它的背影和走路姿势,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那就是一个人。但他肯快强迫自己放弃这样的念头。

    行尸走到水管前停下,没有任何地迟疑地就向它挥出一拳。

    花鞘瞪大眼睛——他听到了破空声。

    货真价实的、因为手臂高速运动排开空气而发出的破空声。下一刻,一声巨大的嗡鸣响了起来——两根并在一起的水管,因为这一拳而变了形,微微弯曲起来。而后一阵咣当当的声响,它们在顶棚上的接口被这一记重击轰开了。两根管子歪歪斜斜地掉落在地上。

    电影里比这更加震撼的场面多得多,可是没一个镜头像这样带给花鞘切实的震撼感。因为这事儿是实实在在发生在眼前的。

    打破一张被双手抻平的厚纸容易,打破一张飘飘荡荡的厚纸可不容易——那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事情。

    他忍不住看看自己的双手。他自己也做不到这一点。

    他又忍不住看谢苏,更不知道他如何能操纵那行尸。

    李文华啊……花鞘再一次想起那天早上谢苏提到的名字。他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都和那个男人有关。

    敲门声响起来。还有武明明在门外的声音:“怎么了?你们俩?”

    这里是二楼。花鞘才意识到,刚才发出的巨大声响将武明明惊动了。他转头看谢苏,发现谢苏向他歪歪头:“开门吧。早晚都得知道。”

    “你确定?”

    “总不能瞒一辈子。”谢苏说。

    花鞘就开了门。

    武明明和白小归都在门外。这两个女人挺喜欢凑在一块儿。其实她们在一起也是一道令人赏心悦目的风景——在这样的末世里有两个漂亮姑娘的笑声,总会令人忘记很多烦恼。

    然后她们就发现,这屋子里竟然有四个男人。

    白小归下意识地一愣,就打算去问谢苏那是谁。但下一刻她意识到……不对劲儿。

    那不像人,像行尸!

    武明明“啊”了一声,往后退。而白小归下意识地就把手往腰间伸。

    但谢苏忙道:“别怕。它们和外面那些不一样。”

    白小归皱眉看看谢苏,迟疑着将手放下去了。谢苏脸上的表情令她安心,可是……

    “那是什么?”她问,“你们怎么把这个弄回来了?”

    谢苏发现她的脸上出现少见的严肃凝重的神情,而她看自己的眼神……他不知道该怎样形容。他本以为经过这样久的相处、即便都没有突破最后那一层,然而两人已经算得上亲密无间了。

    可如今他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一丝忌惮和警惕的意味——尽管转瞬即逝。

    就这么一瞬间,他有点儿后悔了。他觉得自己还应该多等等……等他觉得完完全全地了解这个女人了,再将今天的事情和盘托出。

    他重新冷静下来——从因为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巨大秘密”而产生的异样亢奋的情绪当中冷静下来。

    他向前走了一步,柔声说:“你们别怕,听我慢慢说。这两个东西,是驯化了的。”

    他花了十几分钟来讲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解释的时间比他预料得要长一些。因为他忍不住将自己某时某刻的心情和念头也一并说出来,好让她们知道自己并没有像花鞘之前担心的那样子,产生了心理问题。

    白小归脸上的神情慢慢平静下来。花鞘看了俩们两个一会儿,出门将一直惊讶地张着嘴的武明明拉走了。这魁梧的男人胆大,心却细。

    他知道谢苏和白小归之间似乎出了点儿问题——他们还需要自己的空间。

    “就是这样子。”谢苏说。他走过去将双手放在白小归的肩上,微微低头看着她,“你不高兴了?”

    但白小归笑了笑:“我没不高兴。”

    她的目光越过谢苏的肩膀落在那两具“温顺”的行尸身上,又收回来看着谢苏:“苏,你以前对我说的都是真的吗?”

    谢苏一愣:“说的什么?”

    “你的工作,你以前的经历,那些事情。”

    谢苏摇摇头,笑:“是真的啊。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朝九晚五那种——你要问我这是为什么,我实在不知道。可能是就是因为上次感染的事儿——”

    白小归轻轻地出口气:“嗯。”

    她再没多说什么。这的确是她的风格。

    她就是这样子的人吧……谢苏看着她的眼睛想,总是这样子。她会把一些事情藏在里心慢慢消化掉,然后让她自己重新开心起来——至少看起来是那样子。

    很多时候她就像是那种最普通最可爱的女孩子,但偶尔的,她会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一面——她的心里有一颗小草。那草应该是嫩绿色,很柔韧。你挺难彻底压垮它,也挺难真正触摸到它。

    他就又说:“其实一开始我是怕吓到你——你知道这事儿挺诡异的……”

    “我知道啦。”白小归笑起来,摸摸谢苏的脸,“你一定有你的想法的。”

    谢苏看了她一会儿,觉得这笑应该不是伪装。便如释重负地出一口气,将白小归拥在怀里摸摸她的头发:“以后有事儿肯定先跟你汇报。”

    白小归又笑起来。

    她的下巴搁在谢苏的肩膀上。所以谢苏也看不到她一直盯着那两具行尸看。

    一边笑,一边微微皱起眉。

    “我喜欢你。”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