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准备工作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5:33本章字数:2816字

    一直到下午的时候,谢苏才对武明明也放了心。那姑娘没什么心眼儿,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她跑来找谢苏,说上午没看清楚,想要再看看。

    谢苏就带她又去那间房里看。

    花鞘不放心,也跟过来。可是路上遇到白小归,她抓住谢苏的胳膊,也将自己拖过去了。

    谢苏觉得这很像四个人去动物园——而他就是园长。

    他让那两具行尸“露了几手”,武明明抓着白小归大呼小叫,像是真的在看马戏表演。

    花鞘走到谢苏身边低声说:“我没想到还有这么个好处——这么看看,以后出门再遇见那些玩意儿,也不会太害怕。”

    他看看武明明,微微一叹:“我真该带她出去见识见识。她都没……一只都没弄死过。一旦以后落单了怎么办。这世道可不好说。”

    谢苏笑笑:“别想那些有的没的。还是想想今天怎么办。眼下一点多,天还长,我们是不是该出去一趟。”

    说到这个问题花鞘正色:“我正想跟你提这茬儿。我们得出去。”

    他放大声音:“我那儿盐不多了。油也不多。地里的东西还没长起来,长起来了也就是个调剂,吃不了多久。外面的店里差不多都被搬空了,那里指望不上。我们得去小区里另外几栋楼瞅瞅,看看能不能找点儿有用的。咱们再不趁早动手,一来尸潮到了围住出不去,二来,那群孙子可能也得把居民楼里的东西搜刮干净了。”

    “尸潮?”白小归问。

    两个女人都不知道花鞘的身份。

    这事儿不大容易被人接受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怎么对武明明说?那姑娘肯定会追问。花鞘不想编瞎话儿骗她,又不想对她说实话。

    可是谢苏也不想骗白小归。所以他就不接话。

    老花只好说:“嗯,有可能是。电影里不都那么演吗。最近几天那些东西不大对劲儿——我这个人鼻子比较灵,闻着下面的味儿越来越臭了。你说会不会是城外面有尸潮过来了?所以咱们最好提前出去弄点东西——一旦呢?”

    “哦。”白小归点头,看看谢苏,“也有道理。咱家那些东西也不多了。”

    谢苏觉得心脏微微一跳。“咱家”这个词儿第一次从白小归的嘴里说出来,他觉得身上泛起一股暖流。挺多小细节都会让他很感动,所以他没有注意白小归眼睛里的另外一些东西。

    “那就下午出去。反正刚吃完饭,身上有力气。”谢苏说,“我俩去隔壁那几栋楼瞅瞅,你俩看家。”

    “明明看家吧。我也跟你们去。”白小归说。

    谢苏瞪她:“我说真的。就在小区里用不着那么多人,再说我俩都在尸堆儿里跑惯了的。”

    “我也说真的啊。”白小归认真地说,“我想出去看看。我也在尸堆儿里跑惯了——你俩还没体验过被一群行尸堵在房间里然后从二楼跳下去吧?你以为我会怕?”

    “小归。”谢苏看着她说,“这次——”

    “我也要去。”白小归说。

    气氛有点儿不大对劲儿。花鞘想。但他不知道两个人之间发生过什么。

    他叹气:“小谢,就这么着吧。你不是要带上那两个么?再说在咱俩都在——不行就撤回来。出去见识见识也好,你又不是老母鸡——”

    这话把武明明逗笑了。她笑出声,气氛就略微缓和过来。可她也没劝白小归——怎么劝呢?她知道这事儿危险,但也知道这事儿是好事——活在这样的世道里,总是需要面对的。

    可是她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她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职员,或许跑得快些身体素质好些,然而实在没勇气。

    她知道的,谢苏也知道。

    但谁愿意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去冒险呢。

    可是白小归的眼神平静却坚定。谢苏知道,她心里那株小草又挺立起来了。

    于是他也就只得叹口气,唉了一声:“好吧。但是你……我能动手的,你就看着。”

    “好呀。”白小归又笑起来。

    东城,2017年8月29日,星期六,14点22分,PM。

    谢苏又带上了他的剑。但这一次他们可能要去室内,于是他没带剑鞘。长剑只在前端开刃,他就用皮腰带做了一个搭扣,将剑插进那搭扣里了。他手中拎着一个空了的大桶色拉油瓶和一个编织袋,一边下楼一边叹气。

    白小归就静静地跟在他身后,穿着跟他同款的皮衣,头发盘了起来。她给自己弄了个枪套,也是取材于皮带。虽然样子看来不大好,然而挺方便。她穿得干净利落,腰间又挂一柄枪,看起来很像是一个女特工。

    谢苏把从花鞘那里弄来的砍刀塞到她手中,觉得哪怕她砍不动,也能挡一挡。

    可是这些都没能令他放下心来。

    这么从十四楼下到四楼,白小归说:“你别叹气了。苏,有件事情你快忘了吧。”

    谢苏转脸去看她:“什么事儿?”

    白小归轻轻拍了拍腰间的那柄枪:“唉。我是军人啊。你呢……算是武装平民吧。”

    她说这话的时候让自己微微带了些笑意,像是调侃:“所以哪怕从道义上讲,我也是应该出去的呀。而且我真挺好奇会遇见什么事儿——我都想要看一看。”

    谢苏勉强笑了笑:“好吧。我都理解。但是你千万要小心。”

    说话的时候下到二楼,花鞘在那里等他们。武明明在他身上拍了拍去,看哪里还没裹严实——就像是一个送丈夫出征的妻子。可惜这儿没有如血残阳,也没有汗血宝马。

    花鞘向谢苏苦笑着摇摇头。

    谢苏也能理解武明明的感觉。就跟他自己一样。

    这是自从行尸彻底转化之后他们第一次这么大张旗鼓地出门。更何况因为尸潮的临近,行尸们更加兴奋了。

    他们在二楼花鞘家门前商量了十几分钟对策,终于下到一楼。

    两具行尸已经等在那里了。

    为了防止发生什么不可测的意外导致它们暴走,两个家伙的脸上都戴了武明明用厚窗帘缝起来的“口罩”。被紧绑在脑后,将后脑勺的头皮勒了几道印子来。

    花鞘将两小瓶酒精分给谢苏和白小归——这玩意儿也是他从前囤积的物资之中的一样。

    他们像干掉壮行酒那样子,将酒精洒在自己的身上,又把脸和头发上也抹匀了。刺鼻的酒精味散发出来,谢苏和花鞘彼此闻闻,确定没什么其他怪异的味道。

    谢苏便让那两具行尸走到门前。他开了门。

    门开的时候发出一点声音,这声音吸引了外面来回奔走的行尸。嘶吼声涌进门内,还有行尸们身上的恶臭味儿。三个人都戴了口罩,口罩上也洒酒精,略略将那味道冲淡了,不至于无法忍受。

    一高一矮两具被“驯化”了的行尸走出门去。

    谢苏从门口看到,那些注意到它们的家伙,身体似乎微微绷紧了。就好像野兽一样。它们显得有些疑惑。

    谢苏不清楚这疑惑是不是由于它们身上的味道比较淡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两具行尸就停在门口不远处,而渐渐聚拢过来的那些家伙围绕它们两个、瞪着一双白色瞎眼、嗅个不停。

    四个人的心都在跳——因为这是挺重要的一环。

    这两具行尸将是排头兵、尖刀,也将是路障、盾牌。甚至在必要的时候也是可以舍弃的。一旦它们出门就被分食,战斗力一下子就减少了百分之四十,甚至更多。

    他们怀着忐忑的心情看了三四分钟。

    三四分钟之后,那些聚拢过来的行尸似乎对那两位失掉兴趣。它们远远地走开了——谢苏注意到,它们比之前离得更远。

    就好像兽群里混进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异类,虽然野兽们知道那东西没什么攻击性,然而却也会排斥它们——两具行尸附近出现了一小块空地。

    行尸们依旧在不安地来回奔走,可没人愿意再靠近它们。

    “我先出去。”谢苏说。

    花鞘没反对。长期生活在末世的人最终都会变得挺理性。他知道现在谢苏的力气和速度都比自己要强一些,唯一缺少的也仅仅是经验。

    白小归将手枪抽出来:“去吧,我掩护你。”

    这下花鞘微微笑起来,走过去站在白小归身前堵住门:“还没到那份儿上,你先收起来。枪一响更麻烦。”

    谢苏向白小归点点头,就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