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七进七出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5:44本章字数:3240字

    阳光这时候正照在门前,他一脚踏进夏末午后的阳光里,便感受到汹涌的热意。他甚至还觉得自己身上的酒精因为这阳光的直射而快速蒸发。

    行尸们注意到了他。与之前那两位出门不同,这一次行尸们几乎是“猛地”转过了头,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

    已经不是一个月前了——用酒精或者醋酸就可以蒙混过关。眼下这些东西的鼻子更灵,对一些异常的味道和声音也更加敏{感。

    它们几乎算是“快步”接近。

    花鞘在门后地喝:“不妙,快回来!”

    但谢苏站了一会儿,竟又向前走了一步。

    他抽出剑,身后便是楼道门,面对着十几具靠拢过来的行尸,摆出一个低位起手式。他相信情况一旦不妙自己有把握逃回去。但他更相信自己心里所想的另一件事没有错——

    他集中精神,瞪圆双眼看着那群行尸,在它们距离自己只有一米多远的时候,在心中喝了一声:“滚!”

    他当然没有喊出口。然而!

    行尸们来势汹汹的脚步一滞!仿佛忽然撞上了一堵看不见的透明墙壁。这一次停滞之后它们变得有些茫然,但几秒钟之后,还是有几具打算试着再向谢苏靠拢。

    谢苏低低说道:“过来。”

    站在不远处的“大个儿”和“猴子”毫不迟疑地转身、走到谢苏面前。

    于是唯一蠢蠢欲动的那几个,也在略微犹豫之后转身走开了。

    “操……”花鞘在门口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这他吗神了。”他叹道。

    白小归松开握着腰间枪柄的手,将掌心的汗水在裤子上抹了抹,看看谢苏,发出一声微微的叹息。

    “都过来。”谢苏对他们两个说,“咱们快点走过去。”

    三个人在中间,两具行尸走在两侧,就好像两个保镖。他们几乎都在一路小跑——行尸会注意到它们,然后开始觉得疑惑,继而略微犹豫,接下来,就会慢慢靠拢好搞明白这五个家伙到底是不是可供食用的新鲜血肉。

    可是在它们跟上来之前,五个人就已经小跑到它们前方了。于是后面的行尸便犹豫不决地追赶起来,慢慢汇集到一处。这情景可比去手机店的时候刺激得多——那时候谢苏和花鞘都清楚,只要跑,那些东西就追不上。

    但眼下他们不清楚身边那两具行尸的“威慑力”何时就会失效。而一旦失效了,身后又汇聚着将近六十多个行尸,他们大概就真的九死无生了。

    从他们那一栋到另外一栋,也就只有短短三四十米的距离,小跑要花一两分钟。可这一两分钟在如今看来却是多么漫长!

    他们身边全是那样恐怖的面孔,就仿佛走在一堆毒蛇的老巢里。

    他们最终抵达那栋楼的楼下。花鞘试着去开门。但门牢牢锁住了,上撬棍的话,得话不少时间,而且声音太大。

    这是预料之中的情况。于是三个人果断放弃这栋楼,再上路。

    第二栋,门依然打不开。

    第三栋,同样如此。

    身上的酒精在艳阳的照射下挥发,身后已经聚集了将近二百具行尸。每当他们开门的时候那些家伙就将他们围在门口,等他们要走出来的时候,再犹豫不决地略略让开一条路。

    可如今行尸越来越多,他们身上的味道也越来越淡。

    谢苏在心里吼了无数句“滚蛋”,但效果已经大不如前。

    他一边按着剑、提着东西小跑一边看看白小归——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睫毛在微风里颤。她看起来很平静,甚至还对谢苏勉强笑了一下子要他安心。但是她握着那柄刀的指节发白。

    谢苏就一边向紧靠小区门口的第四栋楼跑去,一边低声对花鞘说:“那个不行就撤。再多不好办了。”

    花鞘不甘心地骂了一句:“操,今晚还想吃蛋炒饭呢。”

    这话让谢苏的情绪略略舒缓,他笑,也是想让白小归安心:“哪怕有鸡蛋这时候也臭了。”

    “我乐意。”花鞘说。

    第四栋楼他和花鞘很熟悉。第一天晚上营救白小归的时候,他们在那栋楼下遭遇一具身形庞大的行尸,又见到有一个女人从那楼里跳下来。

    实际上这第四栋也是他们希望最大的一栋。这里面住户比较多,在从前到了晚上的时候,称得上灯光璀璨。

    但这一栋是后身对着小区们门口,他们转过去,才看得见楼道门。

    他们就转了过去,然后心里一凉、再一惊。

    前几天看见的那辆铁皮车,就停在这栋楼的门口!

    车身将楼道门完全挡住了,只留下一丝缝隙。而最令谢苏心惊的是……那车身周围至少有上百行尸在游荡!

    算上他们身上的将近两百具——他们陷入三百具行尸的包围当中了。

    三百具是一个什么概念?

    就是谢苏转头往身后看,发现身后密密麻麻的一片尸墙,将退路堵得严严实实。再往前看,倒是可以从尸群的头顶上看见那车壳,可几乎也是密不透风!

    他们的声音惊动了那些家伙,于是前方的几十具行尸同时转过头来,向着他们踉跄奔走。

    谢苏瞪圆了眼睛,下意识地心里大吼起来:“滚滚滚!”

    然而彻底失效了。或者说,收效甚微。

    只是前方的十几具微微停顿,但很快又被之后的推搡着前进!

    “操[他吗!”花鞘努力压抑自己的声音,骂起来,“这帮龟孙子,搜刮到这儿来了!怎么办!”

    谢苏一把拉住白小归的手,咬牙道:“别停,跟我来!”

    然后他和身边的两具行尸就往前方的尸群里冲了过去。

    回不去了——因为身后更多!路更长!他们又不能兜圈子绕回去!

    两具被“驯化”的行尸,这时候所发挥的“威慑力”已经微乎其微。甚至有一两个“大胆”的已经贴上了它们身边,试着伸手去抓里面的三个人。

    谢苏将手中的空瓶和编织袋丢在地上,一手抓着白小归一手抽出重剑来,毫不迟疑地抡剑向前一砸——

    厚重的剑身在空气里发出“呜”的一声响,登时将前方的行尸砸得向后一仰。

    然后他低声道:“干了它们!”

    这话,是对两具行尸说的。

    大个儿第一次发威了。

    起先谢苏很怕它杀起自己的同类来会刺激到那些行尸。可如今就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再保守还是得被按在地上。

    高度紧张的情绪令他的心中泛起一种陌生却又熟悉的冲动,他死死盯着前方的那些白眼珠,甚至没听清白小归在他身后说了些什么。

    他看见大个儿抡起了胳膊。

    和他刚才抡剑时一样的、但更大的“呜呜”声音响了起来。它一头大猩猩那样举起胳膊再狠狠往下一砸——顿时响起一片清脆的“咔嚓”声。当头二来的四具行尸脑袋被开了瓢,登时倒在地上。

    但大个儿没什么情感,当然更不怕脏、不怕感染。它就像一具重型机械人那样重复着那个动作——举起、砸下、举起、砸下!

    仿佛一辆推土机一般,瞬间开出一条血路来。

    着来自“同类”的杀戮似乎令行尸们微微一愣——又或者是由于其他的什么原因。

    趁这档口“猴子”已经冲进那条“血路”里去,一手拎起一具行尸的胳膊,转身就甩了出去。它的动作看起来轻巧得很,但谢苏分明听见了清脆的“咔嚓”声。他不知道那是声音属于“猴子”还是那两具行尸。

    通路的左边就是大楼的外墙,在那里还有十几具。但猴子以极快的速度把它们统统丢了出去,就好像炮弹一样每丢一次就砸倒一片。

    谢苏从来没想到这两个家伙会有如此巨大的威力。他对花鞘说它们两个是武林高手是“大宗师”,但那时候他也有一丝夸张的意味。

    可如今他真的明白什么叫大宗师了——身体的潜能被开发到极致,就如眼前这样,万军丛中战个七进七出!

    他因为这情景而变得更加亢奋起来——那种视觉又出现了。

    他的眼中就只有通道另一侧要填补上来的行尸。

    而他的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把那些鬼东西统统赶出去,把身边的两个人给送到门后面!!

    他用力把白小归往前一扯,将他从进那条地面血肉模糊的“通道”当中。然后他吼道:“给我弄开!”

    回应他的是“铛”的一声巨响!

    大个儿已经杀到了那铁皮车前,双臂一砸,将那车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凹陷!

    谢苏豪勇地紧随白小归之后冲进去。

    女孩的一切在他眼中都成了慢动作——他看见白小归举起刀,瞪大眼睛、微微张开嘴,打算挡开一具向她扑过来的行尸。她的一缕发丝散落到嘴角,但随即被汗水浸湿贴在了脸蛋上。

    可在此之前谢苏已经横剑拍了过去——行尸的双手还没碰到白小归的刀刃,就被谢苏的重剑轰碎胸骨。它的上身一瘪,倒推两步撞上身后那一个。

    接着刀光闪过,头颅冲天而起——老花跟上来了。

    谢苏感觉到三四双手攀上自己的肩头。身后的“追兵”杀到,试图将他拉扯过去、咬上他的脖子。在这种时候、在这种状态下,他就仿佛一头暴怒的恐龙。

    他觉得烦躁愤怒胸膛里堆积了一股抑郁之气想要发泄!

    于是他第一次开口大吼了一声:“滚!”

    仿佛无形的冲击波以他为中心炸裂开来,这振聋发聩的声音奇迹般地令这二百多具行尸齐齐一顿!

    而这个时候大个儿已经蛮横地将铁皮车身砸瘪——露出了可以容纳一个人通过的出口来。

    “你进去!”谢苏大步奔跑,一把抱起白小归,粗鲁将她甩进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