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要死的五个人

    更新时间:2017-05-08 16:45:58本章字数:2568字

    张燎原透过窗户向楼下看。

    他看见了那五个人。四个男人,一个女人。从他们所在这栋楼对面的那一栋之后跑出来,又试着去开另一栋的楼道门。

    他发现行尸们和他们之间有一段若有若无的距离,就好像在畏惧着什么。

    他就抬起胳膊闻闻自己的味道。其实鼻子对身上的这股恶臭早就有点儿麻木了。可如今几乎是贴上去闻,也还是会觉得恶心。

    类似的、或者一样的东西?他在心里想。

    “张队,这层差不多了——哎?那是人?”林鹏走进房间里,同他一样注意到了那个五个人。

    “应该是小区里的。”张燎原看着谢苏他们五个人说,“可能家里没吃的捱不住 ,想出来找点东西。可惜进不去。”

    林鹏盯着看了一会儿,笑起来:“这几个傻{逼,就这么出来了?我看他们周围越聚越多,再不回去肯定完蛋。”

    他又摸了摸自己因为很久没刮而杂草丛生的下巴:“不对。这会儿也够呛能回去——咱们去五楼?”

    张燎原沉默了一会儿,说:“行吧。”

    然后他打算转身,离开窗前。但下一刻他和林鹏都看到,那五个人在再一次破门未果之后,又往自己这边跑过来了!

    “卧槽,疯了啊?”林鹏叫起来。

    张燎原皱眉,将额头抵在玻璃上,似乎这样就能看得更清楚些。

    “他们想来这儿试。这几个人不要命了?咱们的车还堵在门口?”张燎原问。

    “嗯。外头少说也有一百来个。那几个傻{逼死定了。哈哈。”林鹏眯着眼睛笑起来,拿拿手指点点窗户,“不过一会儿咱们出去就麻烦了。外头得有三百来只,这五个人一死,还得引来一群,得费好大劲儿才能走出去。”

    张燎原看看他,轻轻地出了一口气,皱起眉头。他将自己心里的话压下去了。

    其实他很不喜欢眼前的这个人。

    这人以前是迪厅的保安,被分来他这里。据他说自己从前磕点药——当然是用那种略带自豪的口吻说——搞得身体不大好。但这两个月他当然没得嗑,整个人就慢慢精神起来了。

    但那是一种不大正常的精神——他显得有些神经质。神经质,且心黑。

    张燎原不喜欢这样的世界。尽管他从前过得不好也会幻想如果有一天世界末日如何如何,然而他并不希望它真的到来。可是他现在知道有一种人真的很享受这样的世道了。

    眼前的林鹏就算一个。

    他得到了从前无法掌握的东西,而那种东西与生存,或者说生死有关。

    他不止一次制止过这个人打骂车队成员,但对方似乎毫不在意,最多嬉笑着对他摆摆手说“得了得了,都这时候了”。

    其实张燎原也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到底意味着什么。这里有幸存者,那是一定的。他们搜刮了附近街道店铺里的生存资源,然后又将手伸到居民区。

    但他也在用另一种理念说服自己——自己现在在做的事情,是为了建立一个更大的安全定居点。一旦建立起来他们可以收容更多人,有更多力量,去做更好的事情。

    在这样的大前提下,某些小部分的牺牲是可以被原谅的吧?

    毕竟……都这时候了。

    可即便如此他还觉得自己与林鹏是完全不同的人——虽然都在努力做同一件事。林鹏很享受,从不关心他所在意的那些问题。林鹏所想要的只是每次满载而归之后给自己的奖励品而已。

    据说他还用那些“奖励品”,做了不少令张燎原想要皱眉的事情。

    林鹏也轻视生命。就像刚才那样子。

    张燎原很想斥责他。可是他又想斥责了之后呢?他当然不可能让人把门口的大车挪开放那五个人进来!

    那进来的就不是五个人,而是数百行尸了!

    其实也还是都在做同样的事情而已——他也是间接杀人者。而且大概已经杀过了。

    张燎原的嘴唇动了动,从阳光中走出来,说:“让他们听天由命吧。上五楼。”

    他走出门去,看到他们搜集到的东西已经在四楼的安全通道门口了。

    他们有二十四个人,将这一整层楼的门都撬开,把能拿的统统拿出来。这四层一共有二十三家住户,但全部尸变。他们有惊无险地将其全部杀{死,没一个人受伤。

    张燎原希望往上的十四层也可以这么顺利——他不想再做砍头之类的事情了。

    这么想着,他在走到楼道窗户旁的时候忍不住又往下看了一眼。

    他不想看见那五个人被分尸的样子,但也挺想看见他们可以脱险——尽管他清楚地知道即便那几个人活下来了,剩下的日子也捱不了多久。

    而这个时候,楼下的五个人刚刚发现迎面而来的尸群。

    白小归的手背谢苏握在掌中,她身子向前一晃……

    张燎原便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觉得自己的目光都集中到白小归的腰间了。

    那里……有一把枪!

    他赶紧揉揉眼,让自己看得更加清楚些。他如愿了——那是在阳光下反射着金属光芒的真家伙!那个女人不止一次地想要用手去摸枪柄!

    他很想得到的东西,竟然在这种时候出现了。

    林鹏跟在他身后发现他短暂的失态,于是也往下看:“怎么了啊?”

    张燎原盯着白小归的身影,沉默了一会说:“那女人有把枪。”

    林鹏瞪大眼睛:“你看清楚了?卧槽……”

    他搓搓手,笑起来:“这群傻{逼是给咱们送枪来的啊!这下正好!以后那些东西把他们弄死,我们咱们出去就能捡着——张队你说是不是?”

    他挤挤眼睛,捅了捅张燎原的胳膊。

    张燎原知道这家伙这什么意思。他已经不止一次听见他在私底下评价自己——屁事儿多、磨磨唧唧像个娘们儿。

    他挺乐意看到自己矛盾纠结。实际上他乐意看到任何人不好过。但张燎原不想和这种小人计较。他就什么都没说、又看了一会儿,打算上楼去。

    因为那五个人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他转身要从窗口走开。可就像是刚刚在房间里一样,那五个人再一次给了他震撼!

    无与伦比的震撼!

    他看到当先的一个壮汉高高抬起双手,像一具压路机那样开出了一条血路!

    随后的一个瘦子随手就能将两具行尸高高扬起,然后像炮弹一样丢出去!

    拿剑的那个男人,一剑拍碎了一具行尸的胸骨!

    而另一个,手起刀落斩掉行尸的头颅就如砍瓜切菜一般!

    他几乎是和林鹏同时倒吸了一口气凉气,怀疑自己还在梦中没有醒过来!

    这……还是人吗?!

    这样的震惊一直持续到当先的那个“壮汉”冲到他们的大车前。两个人听见持剑的男子吼了一声,随后看见那壮汉高高抬起双臂、往下一砸!

    他们的车瘪了!

    林鹏一跺脚,大叫:“操{他吗的!咱们的车!”

    但壮汉已经从压路车变成了夯土机——四五次之后,他们的车头就已经彻底瘪了下去……门露出来了!

    最后是一声他们在四楼都听得清清楚楚的怒吼——“滚”!

    两个人已经没法儿再看下去了。所以他们就没有看到那一声之后更加震撼莫名的景象。张燎原和林鹏一同在走廊里狂奔,一边狂奔一边大喊:“所有人集合!冲进来了!”

    “老子非弄死他们!”林鹏补充了一句。

    这同样是张燎原很想说的话。他当然可以在自己高枕无忧的时候心生同情,可是如今的状况……他也快要发狂了!

    但他知道,林鹏是真的想要那么做,并且很可能付诸行动。

    然而那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