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演员

    更新时间:2017-05-08 16:50:09本章字数:3105字

    谢苏翻进门里,顿时感受到一股凉意。一楼大厅总是很凉爽,和外面艳阳高照的环境对比之后尤其如此。

    这种凉意令他觉得身上舒爽无比,很想要躺在地上歇一会儿、喘口气、再睡上一觉。

    但这种念头一生出来,他就知道事情不大妙。

    因为他觉得自己可以理智思考了,他甚至生出了那样的“闲情逸致”。这意味着,他慢慢地在从那种“狂暴状态”当中解脱。解脱之后就会虚弱无力。虽然时间并不长——只要几十分钟就能过去,但对于眼下的状况而言,那是无比致命的。

    因为行尸紧随其后,也在向大厅里攀爬!

    搁在两个月之前它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但如今它们已经更加灵活的生物了——楼梯都没法儿阻挡它们的脚步。

    他最后一个翻进来,一落地就被花鞘拎起,并且听到老花急吼吼的声音:“快走,上楼!”

    谢苏只来得及看一眼白小归——她没什么大碍,也用另一只手抓住谢苏的胳膊,同花鞘一起搀扶着他。

    谢苏深吸一口气好不让自己的精神因为极度疲惫而涣散,对大个儿和猴子下达命令:“跟上来!”

    其实倒可以让那两个留在门口阻拦行尸。但谢苏舍不得大个儿——再挺难找到像它那么强壮的家伙了。甚至老花也没它壮。

    另一方面他知道门口出现那辆铁皮车意味着车里的人就在这栋大楼当中。

    二十多个人,手法娴熟,配合有序。

    他也曾亲眼见过带队的那个人斩杀队伍里的被感染者。尽管他知道那样做是最恰当的选择,可那一幕仍在他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因为那个人太镇定了。

    甚至没有一丝犹豫。这点,现在的他还做不到。

    所以他对那些人抱有本能的戒心。与其让它们两个留在门口,不如一共跟上来。倘若和人类发生冲突——自从末降临一来第一次真正的和人类发生冲突——它们也是很强大的力量。

    甚至还可以具有威慑性。

    三个人冲到一楼的铁质楼道门前,老花抓住门把手,将它打开,闪身冲进去。等两具行尸也走进来,老花嘭的一声关上门。

    巨大声响在楼道里回荡,但很快就被更激烈的声音掩盖了。行尸们扑到门上,将门拍打得嗵嗵作响。

    谢苏只来得及喘一口气,将白小归拉到身边好不让她碰到大个儿胳膊上的行尸血液,便听见楼上也传来关门声。他有时候会听见老花在二楼关门,因此这一次他也很容易分辨出……

    那同样是二楼的门。

    紧接着第二声——三楼的门。

    第三声——四楼的门。

    声音越来越弱,可都听得真切。谢苏意识到,是那群人干的。

    他们看见了自己一行人冲进来,他们怕行尸突破一楼的通道但是来不及关上一楼的门,便采取了这种做法。

    花鞘同样意识到这一点。

    他脸色一变,就要往楼上冲。但谢苏靠在楼梯扶手上拉住他:“没用。你跑不了那么快。”

    老花愣了愣,明白谢苏是什么意思了。

    对方不是一个人在关门。对方足有二十几个人,而这栋楼一共也就只有十八层。他们可以分出每一个人去关一层楼的门,然后在门后用什么东西将门锁住。哪怕他们还没有清理完整个楼层的行尸,也大可以走安全通道。这里面行尸稀少,训练有素的两个人可以轻松解决掉那东西,然后再回到大楼里去。

    换句话说,他们现在给这五个人留下的就只是一条安全通道而已。

    彼此都在提防。对方的做法没什么明显恶意,但只怕之后出有更不好的事情发生。

    因为毕竟他们将对方的车皮砸坏,冲进来了。眼下这楼里的二十几个人,都被行尸困住。

    “让我歇会儿。”谢苏靠着扶手慢慢坐下。

    其实这一次的“狂暴状态”没有上一次持久。但谢苏给自己找到一个答案——他的脑力消耗过度了。虽然他不大相信这种玄妙的说法,可也只能这么理解。

    他觉得一定是病毒使得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可以通过某种物质与行尸们形成互动。或许那种“互动”——比如他大吼的一声“滚”——也会消耗自己的体力。而且更加迅速。

    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法师。

    不对。是双修的魔武士。

    白小归带着满身的酒精味儿扶住他的脑袋、坐在他上一级的楼梯上,让他靠着自己的腿。她一边喘息一边揉谢苏的双肩,问他:“这样会好点吗?”

    谢苏仰脸向她笑笑,说:“好。”

    然后他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切,感受她腿上柔软的触感。但这个时候他倒是一点也不想“享乐”——虽然实际上他的确在这样做。他只想让自己尽快恢复过来,好有体力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也许那些人很快就会做出反应,他都不知道他们是敌是友。

    老花将什么东西塞进谢苏的嘴里,低声说:“吃!”

    谢苏抿了抿,然后愣住了,看着花鞘。

    这味道……他已经两个月没有尝过了。软软黏黏的,甜得人心里有些感动。一咬下去,里面坚果的芳香就爆开来。

    “你怎么有这玩意儿?士力架?”

    花鞘阴沉着脸:“废话,我能不囤点必需品吗?我那还有两箱呢。”

    “你妹。”谢苏边嚼边含糊不清地低声说,“前两天小归就想要吃点甜的,你藏着不告诉我。”

    “我才不想吃。”白小归使劲儿在他肩膀上捏了几下。

    老花当然知道他在开玩笑。这东西他都没给武明明吃。如果没有乐天玛特那一群人,他们当然也可以从路边的商店里弄来更多的好东西。在这种时候零食的作用不仅仅是填充胃部,更可以令人变得心情愉悦。

    可以想起从前的太平日子——那时候只需要在路边花费小小代价就享受到那些东西。而不是像现在一样,需要冒着死亡的危险来做这件事。

    但花鞘囤积这种东西必然不是为了“解馋”这种理由。他正是为了应付眼前这样的情况。

    口腔里的食物仿佛有着令人不可抗拒的魔力。谢苏很想“再来一块”。但他没好意思再给老花要。食物进入胃里,立即被疯狂吸收并且转化为能量。谢苏觉得自己的四肢变得有些力气了。

    他就从白小归的腿上起身、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也许是因为女性的观察力天生就比男人要敏锐一些。白小归这时候微微皱眉,说:“苏,那个有点不对劲儿。”

    她身手,指向两步之外的“猴子”。

    它们两个都站在门后,垂着双臂肃立。谢苏就去看猴子。这么一看,他发现的确有点不对劲儿。

    “猴子”叫“猴子”是因为它体型较小,动作比较敏捷。可生前它还是个人,不会真的像猴子一样……

    双臂特别长。

    但眼下猴子的双臂都快垂到膝盖旁边了。它的两个肩膀塌下去,就好像每一边都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

    谢苏略一迟疑,对它说:“猴子,胳膊抬起来。”

    行尸听到了命令,有了动作。

    但它只是肩头耸动,双臂却无论如何都没法儿抬起来。

    谢苏想起了猴子第一次将两具行尸凌空抛起时候,他听到的“咔嚓”脆响。现在他意识到,那似乎是骨骼被折断的声音。

    潜能终究是潜能……不可超越物理规律的范畴。抛出那样的两具行尸,它的骨骼因为承受的力量太大折断了。

    “这个废了。”花鞘说。

    但谢苏想的是,倘若这家伙在第一次用力的时候就已经双臂折断、伸直连肩胛骨也断裂,那么之后的事情它又是怎样做到的?

    就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了——肌肉的力量。充满极端力量的肌肉变得极度坚硬,伸直发挥了类似骨骼一样的作用,令它完成了之后的一切。

    但眼下它又没法儿活动双臂了。就好像……“大个儿”一样。

    在二楼的时候它一拳拆下了墙壁上的水管。但在门口的时候它几拳就砸瘪了公交的铁壳——那是铁壳,可不是铝壳!

    那同样是忽然爆发出来的、与在二楼的时候相比相差悬殊的力量!

    谢苏意识到一件事。

    当他处于“狂暴状态”的时候,它们也会。

    他深吸一口气,因为这个发现发感到诧异惊喜。

    我的身上……到底还发生了什么?还有多少秘密?

    但眼下并不是深究这些的好时机。他站起来略微活动了腿脚,觉得自己眼下只比正常人稍稍虚弱一点——就好像刚刚全力以赴跑完百米冲刺。然后他低声对白小归和花鞘说:“我们得试试他们。”

    “怎么试?”白小归已经将腰间的枪抽出来、握在掌心,一边说一边检查了弹夹,动作干净利落,仿佛做这个动作已经成了身体的本能的一般。

    “他们可能看见我们是怎么进来的了。我是说大个儿——它砸瘪了车。”谢苏边说边盯着二楼的楼道门,“他们应该觉得咱们不好惹,也会提防咱们。这种时候要他们开门不大现实。所以……我们演一演。”

    “演?”花鞘愣了愣,摆手,“我擅长那个。”

    “又没让你演戏!”谢苏说,“我说的是另外一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