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谢将军

    更新时间:2017-05-08 16:50:41本章字数:2938字

    他立即像触了电一样丢开手里的钢筋,一连退出两步远。

    就在这时候他听见走廊里一个男声喊:“动手!”

    门口的大个子猛地睁开眼睛,像一头蛮牛一样直向左侧冲撞过去。之前还在犹豫忐忑的人为他们那一秒钟的耽搁付出代价。钢筋刺进大个儿的身体里。但行尸不是人,它们几乎感受不到疼痛,也不会感受到恐惧。它们只知道——执行。

    它顶着身体当中的钢筋将左边的四个人一股脑地推倒在地,一脚踏碎了其中一个人的脚踝骨。那人立时惨叫起来,声音震荡得楼道嗡嗡作响。

    他身后的四个人本想扑过去将武器刺进他的背后,可就在这时候林鹏终于用发颤的声音喊出了一句——

    “操!行尸!!”

    因为他松开手之后猴子也向他扑了过去。他又将钢筋拔出来想要再插它的眼窝——但伤口里溅出来的血……

    溅到了他的眼睛里。

    视线当中出现一片血影之后林鹏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眼睛开始刺痛起来,惊恐与绝望的情绪几乎在这一瞬间将他击垮。他踉跄着后退几步,就不顾一切地向楼道的另一头狂奔。即便知道这样做无济于事,但心里也会稍稍安稳一些——

    因为不这样做还能怎么办呢?他只想尽可能地离那些行尸远一些!!

    林鹏这一声吼就像咒语一样。本打算扑过去的那四个人身子齐齐一僵,不约而同地转眼去看“猴子”——于是也看到那双惨白的眼睛。

    大个儿将四个人扑倒在地,又回头来寻找新的“猎物”。

    于是他们也看到大个儿的眼。还没等他们想好究竟该怎么办,谢苏与老花已经冲进门里。对付四个吓破胆的家伙,还是突袭,且在体力上占据优势——老花一脚一个踹倒了两人,谢苏横剑搁在另外一位的脖子上,于是剩下的那一个也不敢动了。

    直到这时候谢苏才又说:“看着他们!”

    大个儿从嘴里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低吼,摇摇晃晃地走到剩下的几个人面前,像一尊铁塔一样站定,用一双眼睛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

    “都别动!谁动我弄死谁。”老花瞪着地上的那几个人,挥舞着手里的刀,像一个土匪那样恶狠狠地吼。

    其实用不着他吼。这些人早在谢苏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愣住了。实际上在这世道里幸存下来的普通人应该不会像他们一样——呆若木鸡。

    那些普通人应该先是惊慌失措,然后更加惊慌失措。可如今这些人的反应是因为……他们见到了一个可以役使行尸的人!这些人早已见过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他们的那位“秦将军”,正是可以做到这件事的人!

    因而在确认这一点之后这些的第一个反应的确应该是呆滞。又直到老花再吼叫一声,他们才下意识地压低呻{吟或者惊呼声音,哆哆嗦嗦地挪到墙壁的另一边去。

    但他们的眼睛一直没离开那两具已经规规矩矩、服服帖帖的行尸。

    秦将军说……这些行尸都是被伥鬼附身。如果眼前这男人能指使它们……这男人又是做什么的?!

    “还有一个。”白小归说。她跟在谢苏的身后走进来,手按腰间的枪,脸上的表情有点儿复杂。她看看那两具乖乖听话的行尸,又不易觉察地叹了口气。

    谢苏看见了林鹏。但对方已经跑出太远,他想了想,没追上去。他觉得自己现在最好以逸待劳——他手上,可是有人质的。

    但实际上用不着等多久。林鹏还没有消失在电梯另一侧的安全通道门口,楼上的一伙人就已经冲下来了。

    张燎原听见二楼的声音。起先他以为那是行尸冲了上来,但随后意识到那是活人在打斗的声音——扑通扑通地倒地、跺脚、发力,那声音在四楼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意识到林鹏犯了蠢。那蠢货一定打开了门将那几个人放进来了。而且根据声音判断……留在一楼的那些人没占到便宜。他至少听见四声钢筋落地的声音。

    他来不及去想那么多人怎么会失手,也来不及去想是不是那几个人又恢复了体力,或者之前真的就是在做戏。他只能像发了疯一样带人从楼上几乎是跳着跑下来。

    之后他就一头撞上了林鹏。

    此时林鹏一把抓住张燎原的胳膊、大叫:“行尸!外面有——”

    但张燎原先抬头看了谢苏一眼。隔着十几远的走廊,光线昏暗,他就只能看到自己的七八个人都蹲在墙边,像过去的犯罪嫌疑人那样子双手背在脑后。有两个人没有蹲着,只是躺着,没怎么动。想来是受了重伤。

    然后张燎原才看林鹏。

    他一脚将林鹏踹倒在地上,从腰间抽出砍刀对着他,说:“别过来。”

    林鹏瞪大了眼睛想要说些什么,但在看张燎原手上那柄刀之后,就什么言语都没有了。

    队里的每一个人当然都认得这把刀。有人被咬,被感染,就是用这柄刀砍下他的脑袋。

    其实张燎原也说不清……自己现在究竟是愤怒,还是快意。他愤怒与这个林鹏没有听自己的话,守好门。也快意于……

    这个人终于有这一天了。

    他忍他很久很久了。但即便是在这样的世道里、尽管他一次次地试着“宽慰”自己,却也做不出那种事——用个什么法子,将这个人送上绝路。

    然而到了此刻……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你被感染了。”张燎原冷冷地说。

    林鹏惶恐地眨了眨、张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当然知道,“你被感染了”这种事就意味着死亡。

    “转过去。”张燎原说。他身后的人也变得很安静。有人盯着谢苏那边,有人盯着林鹏。

    “我、我……”林鹏终于从嗓子里吐出气来,“我……哥——万一呢?我万一没事儿呢我万一就能好呢你把我先绑起来你看看我……万一我……”

    张燎原垂下了刀,将刀刃向着内侧,用右手斜斜地握着。

    林鹏的眼睛亮起来。他觉得自己的哀求似乎起到了作用。一阵欣喜从心里升腾起来,他赶紧又坐直了些,仰起头看着张燎原说:“张哥!以后你——”

    但张燎原一刀劈了过去。锋利的刀刃斜斜地隔断林鹏气管以及血管。林鹏在那一瞬间瞪圆了眼,难以置信地握住自己的脖子、看了张燎原一会儿,才倒在地上。

    张燎原紧抿着嘴,沉默地走过去将林鹏的尸体踢翻过来、踏在肩膀上。

    他先抬头和谢苏那边的人在昏暗的走廊里对视了一会儿,才扬起刀,一共砍了三下。

    将林鹏的颈椎完全砍断。

    然后他直起腰甩甩刀刃,鲜血在墙壁上拉出长长的一道血迹。

    “在耍狠给咱们看。”花鞘看着他动作,侧过头对谢苏说。

    “嗯。”谢苏点了点头。他又看看身边两具行尸。都受了伤,大个儿还要严重一些。如果是人类的话,被创伤到这种程度已经不活了。但此刻它们两个还直挺挺地站着,就好像木偶一样。

    但谢苏觉得不会没有影响。它们应该也会变得虚弱吧,只不过比人类虚弱得要慢一些。他不知道行尸这种东西,受伤之后会不会自愈。

    然后他看见对面的那个拎着砍刀男人带队走过来了。他身后的十几个人手里持着被磨尖的钢筋——那应该是他们的“制式武器”。

    那男人远远地扬声说:“我叫张燎原。一楼的门你们关好没有?”

    花鞘看了看谢苏。但谢苏没说话,只掂了掂手里的剑。

    张燎原在距离他们三四步的位置停下来,说:“刚才是个误会。我希望你们理智一些。这种时候闹翻了,我们都没有好处。我知道你们不是一般人,但是,我们人多。”

    “我们人多,可是我们不打算……”张燎原摊开手,试着放松语气说,“不打算与你们为敌。我就想要回我们的人——然后,这栋楼十八层,你们下九层,我们上九层,井水不犯河水。”

    花鞘哼了一声:“下面的东西你们也拿得差不多了。”

    “都留给你们。”张燎原说,“都堆在门口了。你们身后的就是。”

    谢苏转身往后面看了看。的确有一堆东西——都临时被千奇百怪的包装袋装好,似乎是为了便于运输。

    白小归在他身边拉拉他的胳膊,轻声说:“别。”

    谢苏看着她的眼睛想了想,转身扬声道:“十几分钟之前我也想这么干。但是之后,你们的人不像你说得那么友好。就这几个人——”

    他伸手指了指:“在开门之后,往它们身上捅了几下子。一句话也没说,也没有警告。所以我觉得今天这事儿大概没什么善了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