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枪

    更新时间:2017-05-08 16:50:52本章字数:2890字

    张燎原就往谢苏身边那两位的身上看了看。然后他发现,那一高一矮的两个“人”,衣服上的确有血迹。其实本来就不干净,但此刻又被血染红了一片,颜色有点儿发黑。

    可出血并不多。他试着往前走了一步看,发现其中一个的胃部,的确有一个被捅出来的洞。

    这事儿让他发愣。

    没什么人能在胃部被人用钢筋捅了一下子之后,依旧这么直挺挺地站着!

    他忽然想到林鹏之前说的……丧尸。

    就在这个念头涌进脑海的一瞬间,他触了电似的往后退了两步,瞪大眼睛举起刀指着谢苏:“你……你是——”

    那是两具行尸!!

    张燎原反应过来了——这三个活人里面必然有一个……能控制那东西!

    就跟秦乐一样!!

    但谢苏也踏前一步,紧盯着他问:“我是什么?!”

    对于张燎原的反应,他一样感到诧异!观察力敏锐的普通人的确可以发现大个儿和猴子都是行尸——哪怕走廊里光线昏暗,也大概可以从它们的站姿、衣服、伤口当中推断出来。但令他诧异的不是对方发现了这件事儿,而是发现这件事儿之后说的话!

    他似乎见过,和自己类似的人!

    但张燎原已经又退了一步,似乎在犹豫挺久之后说:“算了——人留给你们,我们走!”

    后面的三个字,他是对自己身的人说的。但问题在于他见过谢苏一行人从尸群里杀进来的样子,身后的人没见过。

    他看清楚了那两个是行尸,可他身后的人没看清楚。

    这么多的人,对上四个人,在他们看起来的确没有就此作罢的可能。因而张燎原转身要走掉的时候,他身后的那十几个人没转身。而是紧紧地咬着牙,盯着张燎原、盯着走廊另一边的五个人。

    愤怒和不满的原因?与之前那几位差不多。只不过眼下他们又感觉自己被轻视了——区区五个人而已……

    张燎原皱眉喝了一声:“都跟我走!”

    沉默了一会儿,有一个人说:“要走你自己走——我们去把他们弄了!”

    这话就像点燃了火药桶,没等张燎原说出第二句话来,这十几个人已经吼出声来,往谢苏那边冲过去。

    地面被踩得咣咣作响,还有“激励”士气的国骂声。这些声音在走廊之中回荡,十几个人竟然冲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一大片身影被从楼道窗户里透射进来的光线照得如同群魔乱舞,带着骇人的气势压过来!

    但问题是这些人只跑出了两三步……就统统收住脚步了。

    不但收住脚步,还下意识地将脑袋往后仰,仿佛对面的谢苏忽然变成吃人的怪兽。

    可其实不是谢苏的问题。

    白小归一言不发地拔出了枪、上膛、稳稳地对准那些冲过来的人。

    金属撞{击的声音在此刻变得尤其明显——这是一把真家伙。

    这玩意儿,此刻被握在一个细细高高的女人手中的玩意儿……就真的将这么一群男人镇住了。

    白小归平静地说:“退回去。”

    带头的人梗着脖子、瞪着眼睛盯着枪口和白小归看了一会儿,得出的是和谢苏第一次见到这女人时一样的结论。

    她的手,很稳。

    她擅长使用这东西,她似乎也并不介意使用这东西。

    但那男人还是说:“我们十几个人……你能打死几个?”

    “打死几个,算几个。”白小归用左手托住了持枪的右手,踏前半步,冷冷地说,“问题是,你们有没有商量好,谁来死。”

    就在这一瞬间,谢苏从她的声音里听到了凌厉杀伐的味道。其实她的声音很平静。但就是这样平静的声音里透着瘆人的寒意,好像十二月的冰。

    于是谢苏也意识到,她,是真的会杀人。

    这些人显然没有商量好,谁来死——谁会想死?

    所以没人动。

    白小归说:“退回去。”

    她扣在扳机上的手指略微勾了勾——有极轻微的弹簧压缩声响起来。

    这声音击垮那些男人最后一道心防,他们相互看了看、盯着白小归的枪口,慢慢后退。

    直到这时候张燎原才又有机会说:“……我们走!上楼!”

    “谁都别想走。”这一次是白小归回应了他。

    谢苏有些惊讶地看了白小归一眼,发现她脸上现在的表情平静得可怕。

    “你想……”他轻声问。

    “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白小归也轻声说。

    谢苏明白了。他也知道这一点——让他们走掉,你不知道他们又会在什么时候,试着偷袭自己。

    现在这个女人比他的表现坚强得多。无论她从前是什么背景什么身份,但是在这种时候,身为一个男人,他不能再不做声了。

    谢苏长出一口气、将身子挺得更直,说:“你们都得留下来。”

    “什么意思?”张燎原分开身前的人,走到距离谢苏两步远的位置,皱眉问。

    “没什么意思。我不放心。”谢苏说。

    张燎原身后的人又有些躁动起来。但谢苏就只挥挥左手,对大个儿说:“打一下。”

    很多人没听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大个儿听明白了——出于某种谢苏还不清楚的原因,这两具行尸就如同自己的手臂一般,对他的任何一句话都心领神会。

    大个儿立即举起手,往墙壁上捶了一拳。

    站在地上的人都能感觉到微微颤动——墙面的瓷砖被大个儿这一拳,打出了蛛网般的裂纹。他们还听见了另外一种声音——骨裂声。

    于是他们就去看。看它的手——指骨、碎裂的指骨、穿透表皮露出来了。

    这不像是……人类能够忍受的痛苦。

    所以他们继续仔细看大个儿的脸,然后发现——

    这是一具行尸。

    躁动在一瞬间就平息下来,甚至几个人的脸上露出极度惊恐的神色。倘若谢苏更了解一点乐天玛特那边的情况,还得感谢秦乐和应决然平时给这些人洗{脑的功劳。

    在某些人的心里,能役使行尸的秦乐,就真的是“秦将军”附体!

    而今他们又见到一位了。

    事情比谢苏所能想到的最好结果还要顺利。即便张燎原本人对“秦将军”这种事情心存一疑虑,他也不得不意识到,大势已去。

    何况对方还有一把枪。

    张燎原只能在心里叹一口气,然后说:“那你说怎么办。”

    他没法儿再指望身后的那些人了。一窝蜂拥上去他们当然可以在付出死掉一半人的代价之后将这五个“人”制伏——或许。但其他人的勇气已经才刚在被消耗殆尽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他们就连“再”都做到。毕竟……只是一群在末日求生的武装平民而已。

    至于怎么办这个问题?

    谢苏想了想,然后看看身边的一扇门。

    第一次在天台见到这群人的时候他就知道里面有一位会开锁。所以他试着拉了一下那扇门,结果拉开了。这门果然是虚掩着的——之前已经被那人打开了。

    他就将门拉开,对张燎原说:“你和的人进去待着。”

    张燎原没动,又问:“然后呢?”

    “然后,看着办。”谢苏说。

    张燎原和谢苏对视了一会儿,试图弄清楚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他注定徒劳无功。他又不是读心术大师,更无法超能感应。而且如今这个世道……你也的确没法儿想象一个看似平常的人,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开门骗你们进来那事儿,是刚才死的那位干的。”张燎原说完这一句话,就慢慢地走进门里,然后转身看着谢苏。

    他带了头,其他人也就都走进去了。或者哆哆嗦嗦、或者忐忐忑忑、或者愤懑不平。但哪怕有人过来将地上几位走不了拖进去,他们也没对谢苏再做什么,或者表现出更加强烈的敌意。

    实际上很是有几位,压根儿不敢再去接触谢苏的眼神。

    等最后一个人也走进门里,谢苏直视着张燎原的眼睛,将门关上了。

    但就在关门之后,谢苏听见张燎原在里面骂道:“你他吗就像只猴子!”

    骂完这一句话之后,张燎原又在门内、当当当地敲了三下。

    谢苏看了白小归一眼,又看了花鞘一眼。三个人都觉得挺奇怪。尽管就只接触了短短几分钟,但他们已经大致可以知道张燎原是什么人了——反正绝对不会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起先服服帖帖地走进去,然后又孩子气似地骂一句?

    “这人什么意思?”白小归说。

    “这人有病。”花鞘露出一个冷笑来。

    谢苏皱眉看了看这扇门,过一会儿摆摆手:“看好。”

    这话是对两具行尸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