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三更

    更新时间:2017-05-08 16:51:07本章字数:3037字

    张燎原的人把“搜刮”来的食物单独码在一个包裹里。打开的时候倒是给了三个人一个惊喜——有十几盒豆豉鱼罐头,还有四盒午餐肉,以及几袋必然过了期的切片面包。这些东西从前应该属于一个死宅——那种一个星期才出门的一次的那种。谢苏又上三楼和四楼看了看,发现还有几箱方便面。

    在这种时候这些东西无疑是美味,可惜条件不好,没法儿煮一大锅面。他们就开了三盒鱼罐头,把自己带出来的饼给吃掉了。

    吃了东西之后干活——加固一楼的门。然后从另一户口人家里拖出来几张沙发摆在走廊,就坐在“囚禁”着张燎原那十几个人的门边。

    忙活到这时候,太阳已经西斜了,走廊里的光线渐渐暗淡下来。

    气氛不大好。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被困在这儿了。如果是四个人一同出门落到如今这个境况还不用太愁。这个时节常常下雨,他们可以接雨水、省着喝。再在这栋楼里找点吃的,捱上十天半个月,慢慢想办法。可问题是武明明自己留在那边,他们三个人被困在这边。现在,不知道她会有多着急。

    老花歇了一会儿,一拍沙发扶手:“我上去。我去天台顶上守着,她要是也上天台了,我告诉她咱们没事儿。让她好好待着。”

    谢苏说:“也行。但是你最好时不时下来一趟。”

    他看看那扇门,压低声音:“我最担心里面的人……要是被鼓动起来,咱们不讨好。”

    花鞘本来站起身要上楼,听到这句话之后重新坐了下来。他皱眉想了想,说:“这是个问题。”

    然后他看看白小归,又看看谢苏:“二十来个人……做好准备一窝蜂冲过来,你说咱们能扛得住么?”

    谢苏摆摆手:“又不是网游打怪,抗什么抗。谁出点儿事我都受不了。我在想……到底怎么办呢?”

    说完这话他又低声重复了一遍——“到底怎么办呢?”

    他们被困在这栋楼里,而屋子里的人又不是什么善茬儿。又找不到钥匙,没法儿将他们反锁进去。其实哪怕用什么法子把门弄严实了,里面的人也总会找到办法出来——只要他们想。

    三个人都明白这一点。

    感化、讲和之类的念头早绝了。多蠢的人才会有那样“善良”的想法。

    其实……

    “其实……”老花说,“有一个法子。”

    他说完之后舔舔嘴唇,看了一眼白小归腰间的枪。

    谢苏沉默着, 没说话。他知道老花说的法子是什么。

    三个人应该都在心里生出过这个念头吧。那就是……

    杀了他们。

    有一把枪在,将人分批骗出来,然后杀{死。这法子可行,而且成功率极高。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怪异。白小归转头看谢苏,而谢苏就用两根手指在剑脊上来回摩挲,低着头。

    这么过了十几秒钟,谢苏抬头说:“不行。”

    剩下的两个人几乎都下意识地在心里松了口气。但这口气松得不彻底,因为问题仍然没有被解决。

    “不能这么干。”谢苏皱眉说,“这是……屠{杀。那都是人,现在都投降了。搁在战争年代这就是战俘。这种事情……”

    “哪怕是战俘吧。也是搁在战争年代,我方兵力不足的话,最好的办法也是杀了。”老花沉声说道。

    谢苏看着他:“那么你来杀?我让你干的话——你下得去手?”

    老花咬了咬牙,很想说,那就我来。可惜这话在胸腔里打了好几个转儿,还是没能说出口。到最后他就只好长叹一声:“吗的。我们还都成了圣人了。早晚得倒霉。那怎么办?除了这个法子还能怎么办?咱们还不知道得跟他们待在一起多久。”

    “现在他们是一时半会儿被吓破胆了,才进去了。等一两天回过劲儿来,可就不好对付了。你说那个时候要是打起来,你杀不杀人?”

    “那是那个时候的事情。”谢苏低声说,“我知道我这么着,你俩觉得我可能有点蠢。可是咱们……咱们这样的人,不就是这样的人么。这种事情我都能做得出来,我就不知道我以后还能干出来什么事儿——你们以后能放心跟我待在一起么?”

    “以后再说吧。”白小归出声。她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扶着腰间的枪走到门对面、靠着墙壁,“要上去就上去吧,不差这一会儿。我先来看着。办法慢慢想,总会有的。”

    她向谢苏投来温柔的一瞥,谢苏觉得心里涌起一股暖流。他觉得这就叫做一切尽在不言中——他知道她会支持自己的决定。

    “办法慢慢想,总会有的”——这是她很爱说的一句话。

    谢苏向她笑了笑,又看老花。花鞘挥挥手也站起来低声说:“嗨。跟没说一样。不过就这么着吧。这种事儿……唉,没几个人干得出来。”

    说完之后他就打开门走进了安全通道。

    走廊里更加阴沉起来。白小归盯着门,或者说盯着门边的两具行尸看,似乎若有所思。而谢苏就盯着她看——他觉得白小归这几天,有些反常。

    正因为她这几天的这种反常情绪,谢苏才会因为她刚才那一瞥而感动。因为她挺久没那样看过自己了。她好像有什么心事却又不肯说,只藏在心底。她会时不时地避开自己的目光,但谢苏有时候又能感觉到她在背后看自己。

    他想要试着问,然而怕问不出结果,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尴尬。

    毕竟他们只是名义上住在一起——看起来像是情侣或者夫妻,但其实还没到这个份儿上。谢苏挺在意一些形式主义的东西。他总觉得如果没有找个时间对她说我们在一起吧那么就总是隔着一层纱。可在这几天里他就开不了口。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儿做得不大对劲,或者白小归从前就已经有了什么爱恋的人如今因为某件事触景生情,又想起那个人来了。

    他带着这样的心思去看白小归,很想问她——最近怎么不开心?

    但就在他要开口的时候,忽然一个念头突兀地跳进他的脑海。

    他看着白小归又看看门,想起了之前张燎原骂他的那一句话、敲的三声。

    他想起了什么?

    他想起了西游记!

    西游记里孙悟空不就是被敲了三下后脑勺,三更去学艺了吗?

    虽然随便敲三下东西未必就是表示这个意思……但是再想到张燎原骂他的那一句“猴子”——谢苏几乎就可以肯定那男人那样做必有深意了!

    他是……有什么话,不方便说?他有些要瞒着他的队友的话?

    张燎原未必就是要仿效孙悟空的师傅菩提祖师、要自己三更去找他……他应当就是想通过这么一个最通俗易懂的方式告诉自己,他有话要说!

    谢苏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抓住某个真相了。他立即站起身走到白小归身边,将自己的推测告诉了她。

    白小归听完之后认真地想了想,才说:“是的。我也是这样想。”

    “你之前想到了?”谢苏惊讶地问。

    “嗯。”白小归说,“但是我不确定,没有告诉你。”

    “那我觉得现在我们确定了。”谢苏搓搓手,压低声音,“我们……把他带出来问问?也许会有好事儿——也许能解决那个问题。”

    白小归轻叹一口气:“我没指望他能说服所有人。不过……嗯,试试吧。”

    三分钟之后,谢苏“气势汹汹”地拉开门。而白小归握着枪,就跟在他身后。

    谢苏将门拉开一条只容一人出入的小缝,看见那二十来个人都在靠在窗口的位置——似乎也在提防自己这边搞什么突然袭击。但好在那些人的神色仍未镇定下来,不像是打算同自己来拼个鱼死网破。

    张燎原听见开门声,就站了起来。

    谢苏板着脸,伸手指指他:“你,出来。”

    他气势不善,门口这边光线又暗。这令他看起来好像凶狠又霸道,仿佛随时都会凶性大发,做出一些很不友好的事情来。

    张燎原皱着眉,没挪步,问:“找我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

    谢苏佯怒:“现在你敢跟我谈条件?”

    这样的语气,令几个人的脖子缩了缩,但也有几个人的脖子梗了梗。他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担心不是杞人忧天——有不少人不服气。等他们缓过了神儿,就真的不会乖乖待在这屋子里了。

    张燎原表现得很为难。他看看身后的人又看看谢苏,叹口气说:“好,我跟你出去。但是别为难他们。”

    他说了这句话,身后的人群就微微躁动起来。

    于是张燎原又喝:“老实点,我回来之前,都别捣乱。”

    然后他抬眼看谢苏。

    谢苏觉得,如果这位目前的这种样子真是装出来的……那么这个人倒真是可怕。

    他竟可以做得这样自然。要知道他本是打算跟自己说一些……不能让他的同伴听到的事情的。

    谢苏就冷哼一声:“看你表现。”

    然后他闪身走到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