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帮忙

    更新时间:2017-05-08 16:51:13本章字数:3207字

    十几秒钟之后,张燎原走出来了。谢苏只和他对视一眼,就意识到自己的推断完完全全是真的了。因为张燎原抿着嘴、摆摆手,示意他赶紧将门关上。

    谢苏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推上了门。

    郑燎原往门边走出几步,然后转身,将手伸进怀里。

    白小归立即抬起枪口,轻声喝道:“你干什么?!”

    张燎原咧了咧嘴,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极镇定。他说:“我可没有枪。我只是……拿手机。也许你们还不知道,就在刚才那段时间里,我本来可以向我们那边儿求助的。求助了——我们的人趁夜神不知鬼不觉地开过来,你们几个都得没命。”

    谢苏心里一跳,和白小归对视了一眼。

    他皱眉看着张燎原:“你能和你们那边联系得上?”

    张燎原已经慢慢将手从怀里抽出来,将手掌里的一部手机晃了晃:“对。就用这东西。”

    谢苏立即想到了一件事——他和老花曾经想要做的那件事。去手机店拿手机。

    但当时出了意外,他们一部都没能取回来。依照老花的说话,这种Q7手机可以利用自身发出的讯号构建云网,在这种基站不灵了的情况下,还可以当成对讲机来用,但功能更加强大。

    张燎原手里拿的,就是这东西吧?

    乐天玛特超市距离那家手机店也不算远……他们的确有条件弄得到。

    “这是Q7。”谢苏说。

    张燎原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笑笑:“你说得对。这是Q7,好东西。太阳能充电。我们的人在五百多米外有一个值班节点——一个人带着吃的喝的住在某栋楼里,通过他我就能联系得到我们总部。”

    “那为什么不这么干?”谢苏沉声问。

    张燎原想了想,脸上的笑意慢慢褪去。他将手机重新收入怀中,又向后退出几步去。谢苏知道,他担心屋子里的人或许能听见他们的对话。他就看了白小归一眼,也跟过去。白小归站到他身后,盯着屋门。

    张燎原站定,看着谢苏,用严肃又认真地语气问:“你……能控制丧尸?”

    谢苏想了想,没做声。

    张燎原又补充:“这一点很重要,你要正面回答我。这决定了我们能不能接着谈下去。”

    “接着谈下去——谈什么?”谢苏说。

    张燎原脸上的表情从认真严肃变成了凝重。他看着谢苏的眼睛,说:“就谈——你打算怎处置我们这些人。”

    “你我都应该知道,最理智的办法是什么。你该趁着现在那些人吓破胆的时候,杀{死我们。一旦你真的这么干,虽然你不一定能将我们统统杀{死……但你一定想要先杀{死我。”

    “如果你不这么做,我们也不会一直待在那间屋子里。我的人会慢慢冷静下来,然后算计着怎么杀{死你们。无论哪一种状况出现,都不是什么好事。我能在这个世道里活下来不容易,如果不是为了活命,我不想再冒险。”

    “所以,我可以帮你们。”

    谢苏皱眉:“给我一个帮我的理由。”

    “所以你得回答我的问题——你能控制它们?”张燎原说。

    谢苏垂眼想了想,抬起头:“是。但我不能告诉你怎么做。”

    “已经足够了。”张燎原似乎安了心。又好像有一个大大的心结被解开了。他沉默一会儿,将手伸进衣兜、取出手机。按了几下子,一扬手抛给谢苏。

    谢苏没想到这人会突然做这种事,赶紧接住了。

    “什么意思?”他问。

    “这东西我们那里也不多,而且是保密的东西。我的人知道我有手机,但是只以为是可以用太阳能充电的新奇玩意儿,觉得我当手表用。”张燎原说,“每个小队长配了一部,就连副队长都不知道是做什么的。现在我把它给你。”

    “你先不要急,你听我说。”

    “你可能不知道我们那里是个什么状况。”张燎原想了一会儿,说道,“我们那里有不少人。男女老幼都有。我们今天对你们做了不大好的事儿,但是你要理解——是你们先砸坏了我们的车,把行尸放进来了。我们这一队就只是出来找东西,不会杀人、不会抢劫,也不会做什么出格儿的。”

    “总体来说我那边情况还算乐观,也算井井有条吧。我们那边负责的……是一个叫秦乐的。”张燎原看着谢苏,“那个人,能做到和你一样的事情。”

    谢苏瞪大了眼睛。

    张燎原点点头:“不骗你。你没想到吧?我看见你,我也没想到。所以我问你,你能控制那两个东西……是有什么神神叨叨的东西在里面?还是说,你……你被什么附身了?”

    谢苏想了一会儿才弄明白他的意思,摇头:“附身?没这回事。我就是一个人。正常人。”

    张燎原如释重负地叹一口气,想了想,说:“你说的应该是真的。可能是因为……什么激素信息之类的东西在起作用。但是我们那边,唉……”

    “秦乐他自称秦将军。说自己是秦琼的多少代子孙,说外面这些行尸都是伥鬼附体,说是鬼门打开了,所以伥鬼都跑出来——”他看着谢苏的脸上渐渐露出复杂的神色,便摇摇头,“很逗是不是?骗傻子的那一套。但是还真有人信。而且信的人还不少。”

    “你到底要说什么?”谢苏觉得这人说的这些事儿,跟他之前的行为没什么关联。

    张燎原摆摆手:“你听我说。我能在这个世道活下来,我感激上天。所以我想要更好地活下去。如果可能的话,我也还希望救出来更多的人,甚至一点点把丧尸都杀了,然后建起来围墙,咱们种粮种菜,重新像以前那么过。”

    “我倒没看出来你是这种胸怀大志的人。”谢苏说。

    张燎原没在意他话里微嘲的意味:“但我的确是这样想的。可是如果秦乐一直在,早晚会搞砸。他那个人,能力不够。他可以装神弄鬼,但这事儿现在管用,以后早晚得穿帮。慢慢的大家都知道那些行尸是怎么回事儿,他就不可能服众了。然后,我们那边就得乱起来。”

    “所以我觉得,他不能再继续那样下去了。他不适合做负责人,他根本承担不了这个责任。我们那边需要的是一个有理想有担当、真正想要把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人。”

    谢苏愣了一会儿,摇头:“我不可能去你们那边。”

    “哈。”张燎原咧咧嘴,“我说的不是你。那个人不是你。那个人,应该是我。”

    谢苏看看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个人……好奇葩。

    张燎原笑笑:“随你怎么想。但我觉得我就是那个人。也许你不知道其实秦乐只是一个傀儡——另外一个人一直在背后支持他。而到目前为止,那个人也很欣赏我。我想如果我打算做些什么,幕后那位也能做出正确选择。到那个时候……”

    “什么人?”白小归忽然打断了他的话。

    谢苏和张燎原都略略诧异,但白小归已经转过了头,眉头微蹙:“你说的那个人——秦乐背后的那个人,叫什么?是什么样的人?”

    张燎原看看谢苏。谢苏不清楚白小归为什么对这个问题感兴趣。但他还是对张燎原说:“这也是我的问题。”

    张燎原狐疑地看了他们一会儿,还是开了口:“一个男人。叫应决然。很有能力,很传奇。一开始就是他救了秦乐,然后说了很多在这种世道里生存下去的常识——就好像他经历过这事儿一样。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谢苏看看白小归,无声地询问她是否满意这个答复。却正看到白小归抿了抿嘴——本来就薄薄的嘴唇被抿成一条线,好像一柄锋利的小刀。

    谢苏的心微微一跳。他知道,这种反应意味着白小归的此刻的情绪比较激烈。他的心里忽然生出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因为他想起了自己之前的那个猜测——

    那个叫应决然的男人……是她从前认识的?

    和她……有什么牵连吗?

    “我问完了。”白小归侧脸看了谢苏一眼,点点头。

    谢苏试着从她的目光中读出些什么,但徒劳无功。

    他的心情就变得有些烦躁。他对张燎原说:“那么,别说废话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回去,干掉秦乐。”张燎原说,“所以我不能死在这儿。我自己可能做不到,所以我可能需要你帮忙。”

    “你打算夺{权?”谢苏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这种时候……那种地方,你做这事有什么意义?你现在不是过得还不算坏?”

    “当然有意义。”张燎原严肃地说,“我说过,秦乐不能将我们带上光明大道,我们需要一个有责任心、能为所有人考虑的人。而我就是那个人。我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更多人拥有更好的生活。”

    谢苏,再一次认真地打量他。

    他意识到自己低估了这个人了。或者说……自己将这个人看得太“正常”了。

    他以为这人或者是一个拥有极强正义感的人,或者是那种将身边的人看得很重却对陌生人的生死不闻不问的家伙。再或者,甚至是那种心狠手辣的狂徒。

    可无论他之前如何猜测,都没料到……

    这家伙似乎是个极端的理想主义者——且没什么道德洁癖。

    他可以将杀人夺{权这种事情说得无比正义,而且似乎心里真的是在那样想!

    这人……谢苏看了他好一会儿,才问:“你需要我帮忙?怎么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