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反人

    更新时间:2017-05-08 17:11:06本章字数:2611字

    {类这样的情绪让谢苏的语气发生了变化。他硬邦邦地说:“听起来你有不少秘密。”

    白小归轻叹一口气,在黑暗里垂下眼帘说:“是。我想要慢慢同你说,但是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子。”

    “比如呢?”谢苏问,“比如今天的事情?”

    “我最近的情绪不大好。我想你看出来了吧。”白小归抬起头,“这是因为你身上发生的事情——你能……使唤它们。”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可以——”谢苏皱起眉说。

    “不是我喜不喜欢的问题。”白小归笑了笑,“其实一开始我就对你隐瞒了点事情。或者说我撒谎了——我不是902所的人。”

    谢苏的心疼了一下。但那种浮光掠影般的疼痛却让他变得理智镇定起来。其实他早就想好了最坏的结果,如今也无非是稍稍证实了一下而已。他就低沉地“嗯”一声说:“如果你想告诉我,你就说吧。我都听着。”

    “其实某些细节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白小归稍稍犹豫,“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再谈也没有意义。我就只说,和我们有关的那一部分。”

    但谢苏发出一声低沉的笑声。他看着黑暗里白小归的轮廓,但看不清她的脸。这让他觉得好受一些——他不知道如果自己可以看到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的话,还会不会说出后面的那些话来。

    “但问题在于……我并不介意你以前是什么人。”谢苏慢慢说,“如果就仅仅是今天的事情,你当然可以就事论事。可是如果我对你的从前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从你的只言片语里——但你又总不同我说清楚……你觉得我会不会也总是胡思乱想。”

    “我得承认我胡思乱想或许没道理。但你要知道,你自然了解你从前的经历,或许你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可以放下,但我不了解。我在意你,我会好奇,我就会去猜想就会产生很多误会——这样子我很痛苦。”

    白小归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没料到谢苏会说出这样子的话来——好像这些东西已经在他心里藏了挺久。

    然后她肃声说:“好。我知道了。我没想到你会想这么多。”

    谢苏说出了那些话,觉得胸腔当中的一口气统统发泄出去了。但发泄之后就是空虚感……他又觉得,自己表现得太软弱了。

    就好像是一个怨妇。

    他就说:“其实是因为今天……”

    “我不是902所的人。我在国家安全局工作。”白小归打断他的话,用陈述的语气,平静地说,“两个多月之前发生的事情,其实我们更早之前就略微察觉一点了。但那时候没想到这么严重。那个时候……”

    她顿了顿:“我把这些告诉你。但你要答应我,不能跟第三个人说。花鞘也不行。”

    谢苏张了张嘴,听想说如果你不放心不告诉我也可以。但好奇心与忐忑感让他没能说出那句话。他就犹豫一会儿,嗯了一声。

    但他已经放了心。至少……她从前不是什么坏人。

    听了他的话,白小归毫不迟疑地继续说下去:“那个时候是一年前。不知道那时候你有没有看到新闻,一个叫李文华的人申遗。是有关赶尸的。”

    谢苏当然知道!

    不但知道,他还认真地想过这个问题,觉得事情的起因或许就出在李文华的身上!

    “我知道。”谢苏说。一阵寒风拂过脖颈似的战栗感传遍他的全身,他觉得自己可能要知道一些真相了——有关这场生化末日的部分真相。他也知道“真相”这东西总有大白的一天,可没想到这么快,会是在这种时候。

    “对。就是和那个新闻有关。”白小归平静地说,“有两个人,自称联合国的工作人员,去了李文华那里。两个人走之后不久李文华就被人杀{死。这件事情本来没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但是很不巧我的一个同事发现,出入境记录里没有那两个人。”

    “换句话说,那两个人的身份是伪造的——骗过了当地的县政府。后来我们开始查——这种事情的确归我们管,但是那边的同事在查。然后发现那两个人是某个极端组织的成员。那个组织就叫组织——organization,组织。”

    “恐怖组织?”谢苏问。他在听她说。她说得越多,他就越心安。他并不畏惧知道些什么,但很畏惧不知道些什么。

    “一个环保组织。极端主义环保组织。”白小归微叹一口气,说,“这个组织是在03注册的,注册资本十一万美元。起初的确是一个小型环保组织,公益性质。但之后开始做商品销售,可是业绩惨淡。但是从2010年起,他们换了一个CEO——到两个月前为止,我们都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就从那时候开始,这个组织的结构开始变化。到13年底,已经变成了一个组织方式极其严密的、类似军队性质的……组织。到那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同一些恐怖组织接触。但是他们不在境内,我们不可能了解这些事情。这一些资料,还是在末日临近之前的那几天才得到的。”

    “然后就是那件事儿。李文华被杀。”说到这几句话的时候,白小归加重语气。

    而这正是谢苏想要知道的问题。

    “有什么联系?”谢苏在越发黑暗的走廊里抬起手臂划了一个圈,“李文华那个人和这件事儿有什么联系?”

    “李文华是赶尸人。我们从前一直对认为‘赶尸’这件事是迷信,是胡编乱造的。但实际上,这事儿是真的——这也是我们那时候得出来的结论。”白小归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但是我们知道得太晚。组织里的两个人,入境、伪造身份,找到李文华。他们杀{死了李文华,取走某些东西。就是那些东西……引发了这场灾难。”

    “什么东西?”

    “菌种。”白小归说,“赶尸这东西确有其事。但不是那种怪力乱神之类的力量,而是通过某种生物的作用。赶尸人保存的菌种令尸体重新恢复机能,然后它们可以活动——就跟现在的行尸类似。但只是类似,却又不完全类似。组织的人得到菌种样本,毁掉原始菌株,于是那东西就只存在于他们的秘密实验室里。他们用那些东西……造出了生化病毒。”

    “你是说你们一开始就知道?”谢苏紧皱起眉头。但他马上换了一个说法,“我的意思是,他们——你们的领导之类的人,一开始就知道?”

    “这些是我的推断。”白小归说,“所以我要说到,我究竟打算做什么——我原本究竟打算做什么。”

    “三个月之前。几乎就是在生化病毒爆发之前的一个多星期我们得到消息,可能有组织的人再一次入境。我们也知道他们不想干好事儿。我说过那是一个极端的环保主义组织。苏,你知道什么是极端的环保主义组织吗?”

    谢苏想了一会儿:“那种……嗯……会闹出人命的?”

    “对。会闹出人命。但远不止于闹出人命。遗憾的是从前我们和你想的一样。组织认为人类是地球上的‘癌症’。其实从理性的角度上来说他们说的没错儿——我们繁衍发展开发,地球上的的资源被我们利用,大量物种灭绝,我们的确是地球上的癌症。但问题是能够思考这种问题的,本身就是人类——正是人类这样的发展方式才给了他们生命、才令他们受到教育。他们本身就是人类的一员,不是其他物种,也不是这一整个星球。”

    “我懂。反人{类。”谢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