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战斗宠物

    更新时间:2017-05-08 17:11:29本章字数:2951字

    花鞘转脸看他:“你以为是多长时间的事儿?也就是那么两秒钟。我什么都没想,我就想着把你俩拉上来。要不然,要么我松手,你来都下去,要么我别松手,咱仨都下去。我想都没想,我就那么干了。”

    “我把你拉上来,你回头看了一眼。”花鞘的眼睛微微眯起来,“你回头往坑里看了一眼。刘元春摔下去的时候可能比较倒霉,当时就晕了。那些东西就扑到他身上了。你看的那时候我也在看,那些东西被糊了满脸,一时间还不方便张嘴。”

    “但是咱们三个是普通人的话,肯定没办法——你说怎么救?所以你就没救。你回过来给了我一拳,骂了我一句。我当时没觉得委屈,觉得你打得对。虽然我觉得自己做得也对,但是这个事儿……你要是上升到道德伦理的层面,那我就是个坏蛋。”

    “可是如今我再想起这事儿……呵呵。”花鞘低低的笑一声,眯起眼睛看谢苏,“那时候你应该已经比现在厉害得多了。你现在能使唤俩儿,那时候说不好能使唤几个。其实你不是不能救。但是你没救。你为什么没救?只有你自己知道。可如今我想……是因为你那时候不想暴露这件事情。无论我还是白小归,你都不想。你不想让我们觉得你是个异类?或者其他的原因?”

    “但问题是那事儿……你干出来了。我把他踹下去救了你俩,我干出来了。你看着救过你命的人死,你也干出来了。这就是你。其实那时候你也还是个挺好的人——那种世道里罕见的热心肠了。但问题如今和以后都不是太平年月——你一直拿从前的那一套道德标准去衡量自己,恐怕你自己活不下来,别人你也救不了。”

    谢苏目瞪口呆。他挺想说那绝对不是他。可是……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

    一件不少人,都会经历的事情。

    他小的时候爱党爱国,觉得自己生活的这个会社简直太完美了。哪怕有不足之处,那也一定会被解决掉。

    后来他又长大一些,就开始质疑,就想要否定一切,心里满是愤世嫉俗的劲头。

    当他再大一些,他的思想又变了。他慢慢沉淀,不再那么热情激昂,可以忍受很多事情可以看开很多事情,可以告诉自己或许有不完美但是总要慢慢来。

    到如今,如果这生化末日还没有到来的话,他觉得再过些年自己的思想观念还是会变。但无论变成什么样子,都必然是与自己最初的观点有着天壤之别的。而他在很小的时候,绝不会相信自己会变成后来的样子。

    就好比他现在也不能断然说,那一定不是以后的他。

    “所以这件事儿,白小归说得有道理。”花鞘说,“你是个好人。但是你的心肠太软了。”

    谢苏在黑暗里沉默了很久很久,才幽幽地说:“但这么做是不对的。”

    “嗯。是不对。”花鞘说。

    谢苏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站起身,慢慢走到关着张燎原那间房子的门前,敲了敲门。

    张燎原在里面低低应了声。

    谢苏低着头站了几秒钟,说:“十分钟之后。我们去三楼。给你留着门。”

    张燎原说:“好。”

    担谢苏没有立即走开。他隔了一会儿又问:“不怕我骗你的?我可能把三楼的门堵死。”

    张燎原在门里低沉地笑:“横竖我都是死,不信你怎么办?而且我有好处给你。”

    谢苏嫌恶地皱皱眉,在门上用指节敲敲,转身离开了。

    十分钟之后他们带着收拢的物资上了三楼,将门关上。谢苏让两具行尸守在门口。然后他发现一件事——它们开始变得虚弱了。

    从上楼的时候就能看得出来。就好像是一个人跑完了一万米再爬楼梯一样,磕磕绊绊,险些摔下去。

    但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行尸的体能比人类好太多。如果人类受到如此重创,早就死掉了。

    谢苏有点儿心疼。但不是心疼自家小猫小狗或者人那样子心疼。他就是在心疼一个物件儿。

    现在他知道其实行尸也分三六九等。当然这是他自己心里的想法——行尸又不是游戏里的怪物,会在脑袋上顶一个血条,再标注“Lv1”、“Lv2”什么的。但个体之间的差异的确存在。就好像健康人一样。

    长期坐办公室的肯定打不过长期练健美的。这里面或许还会有技击技巧一类的东西——这些技巧有可能令一个瘦弱的男子战胜一个健硕的壮汉。但对于行尸来说这玩意儿不存在。它们就是拼体格和灵活度的。

    谢苏在某些时候——在心情挺放松的时候——会觉得自己在玩有一个游戏。

    以这个可怕而真实的世界为背景的,一个生存游戏。

    而他能使唤的行尸就是就是他的战斗宠物。眼下他得到两只战斗宠物。要说最低级的是白色品质的宠物的话,那么他觉得自己的大个儿就是绿色的。猴子也应该是绿色的。

    那么……第一次去救白小归那天晚上,遇到的那位“宝马大哥”行尸,应该是蓝色品质吧。毕竟那时候行尸还没有大规模进化,它已经那么难缠了。

    谢苏觉得这样想自己心里会舒服点儿……

    嗯。自己不是在控制行尸,它们只是战斗宠物。那么……自己也就不是异类。只是得到了一个技能而已。

    他甚至还可以继续挑。比如哪天看到一个更壮实更敏捷的行尸,就把它给弄过来,算是将自己的战斗宠物升级换代了。这么想的话,他觉得外面的那些尸群也稍微“可爱”了些。

    就好比游戏里看到成片的怪物——在玩家眼里那不是怪物,那是经验和金钱。

    他很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这么想。

    但目前来说……好歹这两位还是“绿色品质”。他又没有五金。所以他也一时找不到更好的来替换。更何况这两位在之前立下了“汗马功劳”——猴子的双臂断了被捅了一个窟窿,大个儿身上的窟窿更多。

    虽说是行尸,但毕竟有个人样儿。一个物件儿人用久了还会产生感情,何况眼下的情况。

    谢苏就心疼了。但他没法儿给这两位包扎,也没法儿给它们吃药。

    他就想。

    行尸也是活着的生物。它们肯定也有新陈代谢之类的生理现象——不然被刺伤了不可能有血液流出来。真是完完全全的“死尸”的话,血液早就干涸了吧。所以它们应该像人类一样……可以通过进食的方式回复体力。

    如果真的像他想象得那么强大神奇……或许伤口可以自愈。就像人手被割了一个小口子,可以自愈一样。

    于是关上门之后,他就转身去堆在门边的那一堆补给当中划拉吃的。花鞘打开手电筒给他照明:“……你饿了?”

    “给它们找点吃的。”谢苏说。

    花鞘愣了一下:“给谁?下面那帮?”

    “门口那俩儿。”

    老花还是愣,拿手电筒照照木呆呆的行尸,又照谢苏:“给它们吃?”

    “我看看它们吃了东西能不能自愈。”谢苏说。抬头看看花鞘惊愕的神色,为自己辩解,“还用得着它们。谁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谁知道张燎原那边的人过来了,能不能出事儿。再说也当是试验吧……我们看看这些东西能不能吃咱们的粮食,还是说就只能吃人……”

    但他的这些话都白说了。因为花鞘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你说的对啊。我之前也发愁呢,这俩儿可能撑不了太久。你这个办法行的就,好可就真好。”

    谢苏松了一口气。其实他挺担心花鞘或者白小归觉得他对行尸产生了感情……会觉得他是个变态。但如今他意识到,老花似乎也将这东西当“物件儿”——毕竟他经历过很久的末日时间。

    而白小归……

    他微微侧脸去看白小归。

    她就靠在墙壁上,看着谢苏的手,但没看他的脸。

    谢苏知道自己在楼下的那些话给她带来的伤害还未完全散去。但她也并没有表现出异常的情绪。也许因为她习惯把情绪隐藏在心里?

    她毕竟还拥有另一个很特殊的身份。在和平年代听到那样的身份,每个人都会觉得神秘莫测吧。

    就只有我是普通人啊。谢苏在心里叹了口气,想。

    他最终翻到了封装的火腿。其实还有要过期的切片面包,但他觉得火腿里面肉总多些吧——多吃点肉,总是有助于伤口恢复。

    老花看出了他的心思,说:“给面包一样。那东西,都是淀粉,能有多点儿肉。刚才吃的时候那面包一股霉味儿,你不如给它们试试。”

    把人都舍不得吃的东西给行尸吃谢苏也有点儿难为情。他就从善如流地换了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