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宅男

    更新时间:2017-05-08 17:11:39本章字数:3858字

    他撕开包装,拿了一片,试着往大个儿的嘴里送。

    但行尸的嘴巴紧闭,任凭他戳来戳去也不张口。谢苏就低喝:“张嘴!”

    这一喝倒是管用——行尸张开嘴,谢苏赶紧把面包塞进去了。

    然后行尸的眼珠子翻了翻,嘴巴微微动了一下——闭紧。它也就闭紧了,再没动弹。

    谢苏试着再命令它:“吞下去!”

    但这一回行尸不听话了。或者说它听不懂。再或者……它压根儿没把嘴里的那东西当成食物。就比如你放了一块石头在猫的面前,它压根儿不会想要去吃。

    谢苏看了看白小归。但白小归也只看着看行尸,看了一会儿,说:“用火腿试试吧。谢苏说得有道理——一会儿也许我们还用的着。”

    她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谢苏心里微微一暖。他觉得她终于肯同自己说话了。但之后他意识到,白小归是在对花鞘说话。他就只好又在心里叹口气,觉得……

    她毕竟是个姑娘。总有使小性儿的时候。如果能平安从这里离开,自己得好好哄哄她,好好跟她谈——那会好很多吧。

    “那就试试吧。”老花说。

    谢苏再一次从善如流。

    他挺心疼地开了火腿,然后切了一块。

    “它想吃。”白小归盯着行尸,说。

    谢苏立即看过去。发现大个儿和猴子不约而同地朝他这边转过了脸,白色的眼珠子一翻一翻。

    他心里稍微松了口气,走过去,像上次一样把手里的东西塞进它嘴里。

    这一次都没用他下命令,大个儿就梗了梗脖子——将嘴里的东西吞进去了。

    “吃了。”谢苏几乎和花鞘不约而同地说。

    行尸可以吃东西!可以吃人类吃的东西!

    谢苏觉得这是一个挺重要的发现——它们终究是某种生物,而不是影视剧里那种类似恶魔的存在。想一想那些作品里的行尸……

    它们只剩下一个头颅还可以活着。它们在干瘪得成了木乃伊之后还可以活着。它们可以对身边的其他活物视而不见,就只追杀人类。

    相比于那种东西来说,现实世界的行尸简直可爱多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有一天将它们喂得足够饱,它们就不再有兴趣吃人了?即便是行尸也是“高等”生物,总不会像金鱼那样,不知道饥饱吧?

    就在谢苏为自己的发现而欣喜的时候,白小归低喝一声:“来了!”

    也就是在这一声过后,整个楼道里忽然沸腾了起来!

    先是听见楼下咣当一声响——似乎是张燎原打开了门。

    然后就是嘶嚎声。数十甚至上百的行尸的嘶嚎声同时响起来,在楼道里回荡。即便他们身处三楼、隔着门,也能觉得那声音震得心脏都跟着加速跳动了起来!

    接着是稀里哗啦的声音——好像是有人推翻了什么。

    谢苏估计那可能也是张燎原干的。他一定会先在楼梯上放点儿什么东西,一开门,就往上跑,将那些东西推倒,把尸流拦一拦,给自己换来逃生的时间。

    花鞘持刀站起身,白小归把枪握在掌心。而谢苏紧紧抓住门把手,聚精会神地听门外的声音。他甚至还在黑暗里瞪大眼睛,仿佛这样子就能看透门板、看见外面到底有没有行尸跟过来似的。

    十几秒钟之后,他听见当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撞在门上了,震得他险些没握住门把手。随即听见张燎原的声音:“开门!开门!!”

    谢苏……犹豫了两秒钟。

    在这种时候,两秒钟已经相当漫长。

    张燎原又叫起来:“快点!一会儿就跟上来了!”

    谢苏终究在心里叹息一声,将门打开了。

    张燎原当即撞了进来,反手关上门。门刚被摔上,立即就有一大波行尸扑过来,将门板撞得咚咚作响。

    宛如丧家之犬一般的张燎原跌坐在走廊地上,半瘫地躺了一会儿,喘息声像一个破旧的风箱。这种事儿可比单纯地被行尸追要“刺激”得多。因为如果他在门前耽误了一会儿谢苏又没开门……

    他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了。

    谢苏没去看张燎原。他依旧盯着那门,屏住呼吸听下面的声音。

    十几秒钟之后……

    终于有人类的惨叫声响起来。这声音令他的心一抽,一疼。然后更是接连不断的惨呼,但很快微弱下去——楼下那么多行尸涌上来,哪怕一“人”一口,那些人也很快就被啃光了。

    而那些人……二十来个人,有一半是因为他死的吧。

    他做出一个决定,然后杀{死了还活着幸存者。他们是他的俘虏。他都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后悔——后悔当初没有和自己这边放手一搏。

    就在这一刻他的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然后不可遏制地放大——

    在以后,我绝不要做那种人。像楼下的那些人。绝不要束手就擒、被动等待,绝不要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其他什么人掌握!

    否则,就会是同样的下场吧?

    这该死的世道!

    “我说话算话……”张燎原歇了一会儿,手脚并用地爬到墙边靠着,歪着头喘息说,“我帮你们解决了。你们也要说话算话——其他的事儿可以以后考虑,但至少得保证别让我死。”

    谢苏筑起眉头,觉得胃里很不舒服。既有对张燎原的,也有对自己的。

    他从花鞘的手里拿过手电筒,粗鲁地照在张燎原的脸上。

    张燎原的脸就被映得惨白。但他只微微侧脸、眯起眼睛没用手去挡,充分表现出一个俘虏的合作姿态。

    于是谢苏就更没有由头去对他做些什么了。他叹口气,说:“你从前到底是什么人?”

    他一直挺好奇这个问题。第一次见张燎原带队进那家会馆的时候,他看见这人全副武装,就好像从前就从事这种暴力职业——是一个士兵,或者警察。

    但之前与他接触,却又觉得他的气质不像。他其实更接近一个平民。无论言谈举止,都没有军人或者警察的那种味道——和白小归比起来也差得很多。而且这个人太邪性了……夸张一点说……

    他简直就是人魔。

    所以谢苏闹不清楚,这个看起来白净斯文、像是一个宅男的家伙……以前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听到他的问话,张燎原笑起来。他恢复了一些力气,便撑着地让自己坐正了。

    然后他摊摊手:“我?我想想啊。我以前……其实是个宅男啊。”

    不但谢苏愣了,就连白小归和花鞘也愣了。

    张燎原大笑,笑声和门外行尸的嘶吼声混在一处配上他惨白的人,听起来有点儿瘆人。

    “我说真的啊。我就是个宅嘛——没工作的那种,靠几套房的房租过日子。上网找妹子聊天,饿了就叫外卖,看些乱七八糟的书,逛逛军事论坛——对了我在那里的军衔还是中将呢。”

    张燎原笑:“怎么样,宅男拯救世界,没错儿吧?”

    “你……”谢苏皱眉,无论如何也没法儿将这个人同他描述的那个从前的人联系起来。

    “奇怪吗?”张燎原不笑了,“你以为我干嘛不乐意出门要宅在家里。因为外面傻{逼多啊——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傻{逼。”

    “我去银行取个钱,就能看见一个加塞的。还能看见不站在一米黄线外的——你说黄线就画在那儿,你他吗瞎吗?看不到吗?非要往前凑?凑到前面就能把人家赶走了?还能看见一直抻着脖子盯着人家取款机界面看的——你妈没教过你尊重人家隐私吗?你看鸡毛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死里逃生的经历太过惊险,还是某些事情刺激了他的心境,他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话像冲锋枪里的子弹似的一句一句往外蹦。

    “我好不容易去吃个饭,结果也能遇见傻{逼。就他吗坐我对面西里呼噜吃面,吃到一半停下来擤鼻涕——声音要多大有多大,完事儿就丢桌子上,就在我对面——这人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不会想想别人恶不恶心?”

    “我走在大街上刚刚下过雨,也能遇见傻{逼开车——经过积水不减速,哗啦啦就浇你一身。也瞎吗?看不见路人有人吗?赶着送终呢?这么一会儿都不能减速?”

    他仰脸瞪着谢苏:“你说说我说得有没有错?以前是不是一群傻{逼满大街走?我干嘛要出门看见那些傻{逼?本来这个社会就有道德准则,还有法律——你好好的遵守着就成,大家都安心。但是总有那么多傻{逼不按规则办事儿,然后告诉你这就是社会现实,你得适应,不然你就什么都干不成——哈哈哈哈。所以说……”

    “我有多喜欢如今这个世道!因为那些傻{逼都死得差不多了!他们死光了,我耳边眼前就清净了啊——我就可以做挺多我想做的事情了啊?所以你看,是不是一个我重建秩序的好机会?”

    “我弄一个聚居点,慢慢的人越来越多,我就从这时候起教他们好好遵守规则。大家都遵守规则,这就是一个完美社会,每个人都过得很开心。所以……为了我的这个理想,他们死得一点都不冤枉。他们那不叫死!”张燎原加重语气、拖长声音,“那叫牺牲!纵做鬼,也幸福!”

    “你有病?”谢苏问。

    这话不是骂人。他真觉得这人有点儿病。因为他现在的样子和之前的样子截然不同、判若两人。之前的张燎原是一个沉稳镇定的人,而现在这个张燎原却暴躁癫狂。

    张燎原愣了愣,又笑:“对啊,我有病啊,精神病啊,躁狂症啊。看出来了吧。”

    面对这样一个人……

    谢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张燎原呵呵笑:“还没后悔,我就要给他们打电话了——就说我们被那些东西堵门儿了。等他们来了我就说我手机也弄坏了——就像原先说的那样,你留着。然后我回去了,再跟你联系。”

    谢苏看了白小归一眼。

    这一次她没有避开他的目光,只面无表情地看他。

    谢苏就忽然想起了自己刚才的那个决定——不要,把自己的命运交在别人的手里。

    就比如老花告诉他总得跟那边那些人发生一些事情。他之前想要逃避,但如今没等他逃避,就已经被纠缠上了。这样的状况,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就此别过”么?

    谢苏深吸一口气,沉声说:“好。但是别跟我玩儿花样。”

    “你可以听着啊。”张燎原说。

    然后他从怀里摸出了那部Q7。他打开手机看了看,自言自语:“还真的这时候打了。再过一会儿手机没电,白天太阳能充电又得充半天。”

    他边说边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就像从前的人讲电话那样子,将手机贴在耳边。

    电话几乎是立即被接通,谢苏从扬声器里听到那边的声音。而张燎原的声音,也完全变了个样儿——就是那种大劫之后的幸存者的惊恐、畏惧,却又庆幸的声音。他花一分钟说清楚了这边的事情,然后收线。

    又隔二十多分钟——沉默无声的二十多分钟,电话响起来了。

    张燎原朝谢苏晃晃电话,当着他的面接通。

    于是四个人都知道张燎原的“计谋”奏效了。如果明天天气好,会有来营救张燎原。

    张燎原挂断电话,抛给了谢苏:“你拿着吧,你放心。不过有电话进来,可记得让我接。”

    谢苏看了看那电话,将它收进衣兜里。

    然后问:“为什么,他们会来救你?在就只剩下你一个人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