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尸潮

    更新时间:2017-05-08 17:12:35本章字数:3907字

    谢苏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老花则走到门边,打算开门进去看看。但想了想,还是在谢苏身边坐下了。

    “她进去干嘛?”他问。

    “她要跟他去那边。”谢苏想了挺久,说。

    花鞘愣神儿,转脸往那边看看:“什么意思?她要去帮忙?”

    谢苏盯着那门看了一会而,又看看花鞘,迟疑着说:“我问你……你知不知道,白小归以前是做什么的。”

    花鞘嗨了一声:“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她不是国安局的么?”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才意识到谢苏脸色的异常:“怎么?你不知道?”

    “我昨晚才知道。”谢苏涩声说,“她要我保密。她说……应决然是‘组织’的人。她的任务就是抓那个人——现在她要去执行任务了。”

    “组织?什么意思?应决然是什么人?”这回,轮到花鞘发愣了。

    谢苏瞪大眼睛:“你不知道?你不是说……我们在以后把那里拿下了么?”

    “没错啊。但是应决然和组织……什么意思?”

    于是谢苏意识到一个相当可怕的可能性。其实这件事情放在末世来说,未必有这样可怕。但问题是他的身边有花鞘——他一直都知道,这个人可以对未来做出某些预测。尽管那些预测未必精确到每一天、每一件事,但他至少清楚自己的未来会如何。例如这一次花鞘又预言到了——他们会同乐天玛特的那些人起冲突。

    但眼下……

    花鞘不知道有关“组织”的事情。

    组织。这次生化危机的幕后黑手,或者说,全人类的敌人、当今世界上绝大多数幸存者的敌人。这意味着从前,直到一两年之后,白小归可能都没有告知谢苏这件事。

    但就眼下的状况来看,谢苏觉得这事儿不大可能——如果在另一个未来当中白小归知道了应决然的存在,她必然做出同样的选择。那么……就是自己隐瞒了这件事。

    隐瞒着花鞘,直到一年多之后。

    可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干?

    是在同应决然接触的时候,发生了另一些未知的事情?

    谢苏这样发愣,直到花鞘又问他“组织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的时候”,才将白小归对他说的话,原原本本向花鞘说了。

    白小归要他保密。但这种时候,他不得不违背自己的承诺。

    听完了他的话花鞘倒吸一口凉气:“还有这么回事儿?”

    紧接着他又用相当复杂的表情看谢苏:“你这人……到底瞒了我多少事儿?”

    谢苏说:“再没了——我都告诉你了。”

    花鞘苦笑着摇头:“我是说以后的那个你!我现在知道的,就已经这两件了——但是我觉得肯定还不止这两件!”

    谢苏一摊手:“不关我的事儿。眼下我可是什么都告诉你了。”

    花鞘摇摇头:“得了我不追究你这个事情了。但是——你以后打算怎么办?真让她自己去?”

    说到这件事谢苏就开始叹气,觉得刚才被震惊稍微冲淡的愁绪又回来了。他边叹气边说:“呵……我有什么办法。她压根儿就——”

    “你是傻了吗?我瞧你情商不是挺高?”花鞘瞪着他,“女人的话——尤其这方面的,能信?你要是说在过去,你在大街上随便找一个姑娘搭了几句话,然后把她带回家你们该干嘛干嘛——这要是待了几个月,她说我不待见了,那事儿有可能。”

    “可是白小归是什么人?你觉得她像是能干出那种事儿的人?你怎么就不想想,是人家怕连累你故意这么说的?你电视剧都看狗肚子里了——韩剧不是整天见儿地男主角或者女主角得了什么要死的病,然后就开始骗傻小子了么?”

    谢苏被他这番话说得发愣。先发愣,然后眨眨眼,意识到自己的确犯了蠢。

    因为他……说是太了解、还是太不了解白小归?

    他一直都知道那是一个挺温柔执拗的姑娘。她虽然有的时候表现得活泼跳脱,但却不是那种喜欢开玩笑的姑娘——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绝大部分都是认真的。

    他没意识到,就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他已经深深地信任她了。信任她从嘴里说出来的每一句话。

    以至于……他就真的蠢到了把她那个时候说出来的话,也当真的程度。

    谢苏这样告诉自己,然后,觉得心情一下子振奋起来了。

    他猛地站起身,很想跑过去打开门,对白小归说些什么。在这种时候,在这样的环境里,如此愉悦的情绪令他暂时将很多因为现实的危机所引发的负面情绪都屏蔽掉了。他觉得这简直是他最近两天来最好的状态,直到……

    一阵如同闷雷一样的嘶吼声陡然传来!

    谢苏与花鞘同时变了脸色,愣了一秒钟之后毫不迟疑地冲到窗前。

    窗外,出现了他们永世难忘的一幕。

    他们看见了一波浪潮——就真的好像是海洋当中的巨浪,从城市的街道当中呼啸而过,浪头足足有三四米高!

    但那不是由流水构成的浪涛,而是,由行尸构成的“浪”!

    在这一刻,街道上的行尸彻底地暴走了。

    尸潮从城市的西南方向涌过来。数千计、万计的行尸奔跑嘶吼着,一股脑儿地沿着向前推进。所到之处一切障碍物——无论是废弃的车辆,还是因为火灾而散落在街道上的建筑物残骸——都被尸潮摧枯拉朽般地挤到两边。可即便如此空间还是太狭小,于是更多的行尸几乎是在边跳边跑——它们一跃就是两三米高!

    谢苏不知道为什么行尸数量的增加可以引发它们体力、智力的量变。随着这一大波尸潮的接近,前方的行尸们也越发狂躁起来,它们很快就变得同尸潮当中的行尸一样,暴躁敏捷,然后汇入其中、壮大那股浪潮,并将更多的同类裹挟进去。

    数以十万计的行尸在齐齐嚎叫,那声音比天上的闷雷更加震耳欲聋,就连楼道的地面、窗户的玻璃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谢苏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该用何种言语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过了好半天他才指着远处的街道问花鞘:“尸潮……就是这个样子?!”

    但花鞘没说话。因为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在城市当中出现的尸潮。

    随后两个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被困在街道上的那那辆车上。尸潮距离他们还会有几十米。他和花鞘原以为可以等到中午,或许那些人有希望从困境当中摆脱出来。

    可如今看……

    一种兔死狐悲的凄凉感涌上谢苏的心头。

    在他的悲悯之情刚刚出现几秒钟之后,尸潮撞上了那两辆车。就好比海洋拍击上礁石、激起大片水花一样,这两辆车同样使得数十具行尸都高高跳跃起来、踩着顶棚,继续向前奔去。

    但礁石可以在海浪年复一年的冲刷当中屹立不倒,可它们不是礁石。几乎就在三秒钟之后,那两辆车被掀翻了。

    里面赶来救援张燎原的四十多个幸存者临死前毕竟发出凄厉又畏惧的尖叫,可这声音被行尸的嘶吼声淹没,谢苏不可能听得到。

    分食只发生在一瞬间,四十多个活生生的人血肉仅仅能够拖住数百具行尸一两秒钟。然后,它们又像过境的蝗虫一样、继续向前疯狂推进,沿途摧毁一切可摧毁的东西,吃掉一切可能幸存的人类。也就是在这时候谢苏才意识到这附近的幸存者远比他知道得要多——他甚至看到行尸从一家张燎原的人已经搜刮过的店铺里拖出了两个人!

    “关窗!别站在窗口前面!”谢苏从惊愕当中恢复过来,一把将花鞘拉离窗户。然后他飞奔到关押着张燎原的房间门开,一把拉开门冲进去,发现白小归也站在窗前,像是愣住了。

    他没理会缩在墙角的张燎原,跑过去也把白小归拉开,喝道:“离远点儿,别被它们看见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尸潮刚好掠过这个小区的大门外。

    周围如雷一般的嘶吼声陡然提高了一倍,谢苏和已经听不清白小归在对他说什么了。他只知道他们三个人在三楼,而三楼的楼道门外,还有数百行尸。眼下,他们也一定躁动起来了!

    一旦意识到这件事,他就只来得及朝房间门外吼了一声——但他也不清楚花鞘听不听得到——“老花!赶紧进来!!你俩也给我进来!!”

    或许行尸能够听到普通人类无法辨识的声音。在谢苏喊完之后,大个儿和猴子像两杆标枪一样直挺挺地走进来了。看到它们之后谢苏松了一口气——这两个家伙并未受到影响。

    紧接着花鞘像见了鬼似的也冲进来。谢苏正打算过去问问他看到了什么……

    就也知道他究竟“看到什么”了。

    就在尸潮的前一波掠过小区大门之后的十几秒钟时间里,三楼安全通道之外的那些行尸就已经将门给弄开了。谢苏不清楚它们是无意中拧到了门把手,还是将门被撞破了——他向个房间外看第一眼的时候,入目的便是十几具嘶吼着冲过来的行尸。

    花鞘冲进来之后便去拉门。但实际上用不着他拉——行尸们已经撞到门板上,将门给撞上了。花鞘甚至还被门拍得失掉平衡,倒在地上。

    然后谢苏就看到门板开始剧烈颤动起来——但行尸们撞门的声音被周围更大的嘶吼声给掩盖住了。

    也就是在这一刻谢苏才忽然觉得……

    这才是……真正的生化末世啊!!

    不再是从前那种“悠闲”的生活——尽管他的“悠闲”也仅仅是相对于其他幸存者而言。行尸们也不再是慢慢腾腾、可以被轻易骗过。现在它们变成了真正的噩梦,那种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东西!

    而就在昨天晚上的时候,他还天真地想要将外面的那些行尸们,当做可以获得“经验与金钱”的“怪物”!

    谢苏看了白小归一眼,发现这姑娘也脸色发青——无论她多么坚强镇定,她也首先是一个人而已。一个面对巨大生存危机的人类,不可能不从心里感到惶恐。

    可谢苏又想到一件更加可怕的事情。他同白小归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目光中读到了同样的担忧。

    食物……

    在外面。

    他们没能将食物带进来,就只有随身携带的一些东西。可是身上带着的东西,也在昨晚吃了不少。至于剩下来的……

    五分钟之后,三个人看着地上的东西发愣。

    三小包油炒面。这东西也可以干吃,但是越吃越渴。而这些也只够每个人吃一顿。

    五张面饼。同样是需要大量水分的东西——因为会考虑到是否容易变质的问题。这些也能凑合一顿。

    三包米饭——谢苏晒干的那种方便米饭。这玩意儿……

    谢苏在看到它的时候,就觉得嗓子发干。

    但其实水也是有的。每个人都带了一瓶。昨晚省着喝了,还剩下大半瓶。

    可问题是他们不知道会在这里困多久。因为也的确不知道,这尸潮会持续多久。如果仅仅是三四天,倒能捱得过去。可如果拖得长了……

    要么活活渴死在这里。要么,就冒险——从那些亢奋得几乎要徒手拆下门板的行尸们当中杀出一条血路。

    可是如果真的要选择后者,现在才是最佳时机——非要等到饿得渴得没力气了再出去拼,那就是自寻死路。

    这是一个挺矛盾的抉择。

    不过谢苏的这种矛盾情绪也并没能持续太久。因为张燎原之前站了起来——他站起来看,究竟还有多少补给。当他满怀失望与绝望之情后退两步、又转头向窗外看了一眼之后,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