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尸王

    更新时间:2017-05-08 17:12:42本章字数:2699字

    “那是什么?!”张燎原叫起来。但房间里没人能听得见他说话。于是张燎原下意识地迈步往窗边走过去,浑然忘记了谢苏之前的警告。

    谢苏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这一幕。他皱起大步走过去,想要拉住张燎原。

    可是他见到窗外那一幕的时候,也愣住了。

    第一波尸潮已经过去,之后行尸虽然也数量庞大,但不像最前头那样躁动不安——或者说,是最躁动不安、身强力壮的行尸冲到了最前面,留下来的都是一群相对较弱的。

    但,或许也有例外。

    就比如现在。

    谢苏看到这波“浪潮”的中心,有一片奇特的平静区域。大概有将近一百来个行尸,护着一个人。

    那人就在尸群的正中心,是一个圆点。他周围的行尸距离他一两步远,牢牢地将其护住,不令他受到其他行尸的冲击。当然也会有躁动的行尸冲进这片区域里……但随机就变得如同其他行尸一样平静、乖乖地充当起护卫的角色。

    这一幕,带给谢苏无与伦比的冲击感与震撼感。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有这种能力!

    可他眼下最多就只能操控两具行尸,而这个人……

    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已经近乎神迹了吧?!

    谢苏倒吸一口凉气——他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人在操纵着这一波尸潮!

    就在他发愣、且白小归与花鞘也一起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这个人与他的“护卫”经过了这栋楼下。谢苏眯起眼睛想看清这人是什么模样——因为这个人还在微微仰起头,往街道两旁看,就好像在寻找这附近还有没有活人。他们在三楼,那人在街道中心,距离并不远。

    而谢苏的视力一向是很好的。于是他就看到……

    这不像是人!!

    那个“人”,拥有与其他行尸毫无二致的外貌特征——一样惨白的皮肤,脸上有血迹或者脓液结成的痂。他的衣服破烂肮脏,走起路来,也与人类略有差别。

    如果不是谢苏的身边有大个儿和猴子他不会注意到这一点——行尸走路的时候,肢体动作幅度比人类要大些。似乎是因为生化病毒对于人体的掌控还没有变得尽善尽美。它们也会像野兽那样,身体略略前倾,好像随时都打算扑击出去猎食些什么。

    而眼前那个“人”,便是这样的走路姿势。唯一的不同之处,就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似乎没有被白色霉斑覆满,看起来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当那奇特的行尸再一次转头要看向他们这扇窗的时候,谢苏拉住白小归与张燎原,赶紧后退了几步。

    白小归、花鞘、张燎原这三个人几乎都将视线转移到了谢苏的身上——他们想到的是同样的事情。

    那样子的能力……谢苏也有。

    就这么四双眼睛对视着,直到尸潮完全掠过小区门前的那片街道、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变得弱了些,张燎原才喃喃道:“他和你一样!”

    谢苏咬了咬牙:“那是行尸,不是人!”

    他指了指自己的脸:“我看见他的脸了,你们也看见他的衣服了——那怎么会是人?那‘人’就好像是从坟里挖出来的一样!”

    他又走开几步走到大个儿面前指着这温顺的行尸,大声说:“这个——听我话的时候像不像人?外面的那些行尸,从前和今天比,是不是更灵活更像人?你说它们会进化,也未尝不可!”

    街道上震天的嘶吼逐渐远去,太阳升得更高了。这一波尸潮实际上也带来了有限的“好处”——绝大部分行尸都随着尸潮狂奔向更远方了,街道上只留下稀稀拉拉的几具。看起来……不像是国内,倒像是某个人口稀少的发达国家小镇上尸变之后的情景。

    但门外的撞{击声还未停歇。也许是楼道里特殊的环境阻住了那些滞留于此的行尸的道路,它们一心只想着弄开这门,吃掉里面的新鲜血食。

    谢苏的脸色就在这样的声响里变得发青。

    这样的情绪早出现了——从他第一天得知自己有这样的能力开始。

    他一直一直很担心自己会被视为异类。操纵行尸这件事儿也令他对自己有些厌恶感。因为他都不知道,大个儿和猴子,在之前有没有吃过人。

    到了如今这情绪终于被街道上看到的那个“人”引发出来……那“人”和行尸混在一块儿。如果要分一个阵营的话,那“人”毫无疑问是绝对的邪{恶阵营。

    谢苏打心眼儿里感到恐惧,他可不想变成那样的人!

    这个时候,他听到一句话。

    “没什么好怕的。”这声音很温柔,软软糯糯。它出自白小归的口中。

    这女孩看着谢苏的眼睛,走上前一步说:“嗯,那是行尸,不是人。但你是人。武器没有正义和邪{恶的分别,但是人有。你是一个好人。”

    这句话,让谢苏一下子就镇定下来了。也是直到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在大口大口地喘息,好像随时都会勃然大怒。他就去看了看张燎原,结果那个家伙竟然意外地缩了缩脖子……似乎畏惧他此刻的气势。

    不过那眼神更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谢苏又看白小归,从她的眼眸里看到了熟悉的关切。他又喘了几口气,平复自己的呼吸,说:“嗯。”

    然后他又看看仍然在砰砰作响的门,皱眉说:“那些东西还没走。”

    “慢慢想办法。”白小归走过来拉住他的手,温柔地说,“你先冷静下来。”

    谢苏让自己咧嘴笑了笑。

    一个小时候之后,砸门的声音停了下来。但那些行尸还没有离去。谢苏从门镜里往外看,可以看到它们都拥在门前神经质地转着脑袋——只要他弄出了稍大些的声音,它们就猛地扑到门上,好像想要把门抓破。

    暂时出不去了。如果外面是一群失掉理智的暴徒,他倒不怕——最多拼着受伤,他们可以试着冲出去。但白小归是个普通人,只要被行尸咬到了一下,她就有可能尸变。

    他也可以试试像之前那样子——进入狂暴状态,朝它们怒吼、令他们退散,然后把食物抢进去。

    可问题他至今都不知道怎么令自己进入那种状态。之前体验的两次都是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但那种情绪可不是自己能够下意识地培养出来的。

    得想别的办法。

    大波行尸如雷一般的嘶吼已经远去了,那是向着乐天玛特的方向而去。眼下街道上上的行尸寥寥无几,如果没有门外的那些,他们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突出重围,回到他们的“大本营”。

    可惜世事不能尽如人意。

    “倒是有个办法……”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张燎原说。

    “你讲。”谢苏从门前转过身。

    “让一个人去窗外面——窗底下不是有一道梁子么。就踩着那道梁子、把窗户打破,进其他的房间去。最好是走廊另一头的房间。然后弄点声音把它们都引走,咱们就能出去了。”张燎原看看谢苏,又看看花鞘,“你们两个都是高手……做这事儿不难吧?”

    谢苏在心里苦笑。昨天自己在楼下给张燎原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如果说行尸们的体能算得上江湖上所谓的“三流高手”,那自己在当时的确已经达到那种程度了。但现在……

    谢苏往窗外看了看。但现在最可行的办法似乎的确是这样子。他的力量比别人强,这意味着在攀援方面,他也有优势。

    “我可以试试。”谢苏说。

    “先弄清楚,下面还有多少。”但花鞘摇头,“别忘了二楼那些人——那种血腥味儿,可能引来一大批,现在也在楼道里也还有不少也说不准。”

    白小归看看谢苏与花鞘,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她说:“问题是……你们干嘛不想着直接去街上,从那里回到咱们那儿?现在街上可比以前清净多了。”

    这话让花鞘和谢苏都愣了愣,然后意识到自己真的犯了蠢。

    她说得对极了——外面的确已经清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