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7-05-09 08:31:42本章字数:2183字

    上高二之前,我孤独忧郁。家在我眼中是一客栈。很小的时候,我渴望逃离,考到离家比较远的学校就是我逃离的第一步。到校,从不念家。累了没钱了想回去是另一回事。

    别人逆反心理最重的中学时代,我却很乖。上课时我好好上课,很勤快地做笔记。下课了,一有空我就溜出去看闲书。看完了累了就瞎逛。逛一会儿,我不累了再看。

    高二分班之前,我的忧郁达到峰值。在一堆同学当中上课,我的头痛得想爆炸。倒不是上课内容比较难懂。当然,数学除外。下课铃声一响,我走出教室,远离人群,就觉得轻松了。那时候要写周记,每周一篇,周日交上去给老师浮光掠影地检查。老师说可以抄,但我坚持写。我说我很孤独很忧郁。那篇文章我现在都保存着。老师看了以后写了几个字“有所为有所不为”,把老子的东西改头换面了。

    可那几个虚幻的字对我毫无用处。我照样孤独忧郁。

    后来老师也许觉得,找个男生跟我同坐,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会变好一点吧。老师找了一个男生做我同桌。我偷看了名单,然后抗议。抗议了几回,老师知道我不想跟那人坐,答应还我以前的同桌。以前的同桌是个女的。我也不见得有多喜欢她,只觉得她比他要好。那同桌平时对我视而不见,解题不通的时候找我。高二上学期就这样过了,无疾而终。

    分班。

    人超多呀。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老师编的座位令人忍不住想起这名句。女生人数是单数。老师编我跟男生坐。他问我,没意见吧?我说没。一说话,我就意识到些什么东西。他肯定找我以前的老师聊过。在山中(山翔中学)这种二流中学里,我的成绩还算靠前,老师没理由不关注我。想了想也没什么,觉得这挺好。

    小子就这样成了我的同桌。

    我的同桌其实是两个,我坐边上。小子坐中间,另一个坐他旁边。小子擅长吹牛,喜欢给人起花名。我也给他起了一条,小子。至于为什么这样叫,无从考证。我忘了我为什么要叫他小子,他忘了他为什么被我叫小子。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弄清楚他的真名。我一直以为他是另外一位同桌。就这样慢慢混熟。小子的数学物理比我好,我的语文比他好,互相教。这家伙为了督促自己好好学习,说好了期中跟我打赌。我们赌冰淇淋。一科一条,具体科目由他决定。输赌的科目包括数学,共赌五科。结果是我赢了五根冰淇淋。

    我的数学一向半死不活。非正式考试的时候,我就在分数栏里写:忽略不计。非正式考试从没及格过。正式考数学的时候,例如期中考试,说也奇怪,我的第六感特别好,我能猜题。期中期末都能猜两道选择题一道填空题,共14分。那题我不会算的,我看完题目跟选项,再瞄一遍答案,觉得哪个最像就填哪个。老师也觉得惊奇。他笑着跟我说,考试靠猜怎么行呢?事实上我就是猜的,而且每次都能靠猜混个及格。

    虽然跟我打赌打输了,小子还是有很大进步。他进步了好几百名。我进了前三。后来要编位置。我跟老师说,按兵不动行不?老师答应了。

    补充一句,高二上阙是语文老师当班主任,下阙是数学老师当班主任。

    日子一天天过,我们慢慢在长大。和我稍微熟点的人都跟我说,我分班之后快乐多了。那时候,我跟小子说,梦界有两层天空,一层是蓝莹莹的,一层是粉红的,我可以在两层天之前走动。我坐在云朵上,飘呢。我还说,我最想造一屋子,在空中飘着,它也可定在某一位置。我住在里面。我还能跑到花心上,欣赏蜜蜂嘟起小嘴品尝花心的甘甜。那时候,我在下雨后走在草地上,看到青草上的小蘑菇,就想到那是公主殿。我看到一个童话般的世界。抬头看见蓝天,我看见的也是童话的世界。就是说天不止我看见的那样蓝。现在我只能写,只能想象,但是看不到了,永远也看不到。而且现在的想象会很苍白,不自然。现在的野蘑菇呀,有毒。

    我觉得那时候的想象真的很惊奇。匪夷所思。我17岁了,不小了吧。

    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句子,时光曾在指尖上骄傲地流转。我忍不住击掌。原来青春还可以这样表达。

    以上的这些文字基本上是按时间顺序写的。也按空间顺序写点东西吧。教室坐北向南,头朝东,前后门都是南门。我觉得我们的座位也有意思。先是坐北边的位子,然后移到中间,再南移,坐靠窗的位子。这移动有点像太阳由北向南移。位子移到南边的时候,夏天来了,高二接近尾声。

    总觉得有点不妙。高二我的成绩已经达到顶峰。月盈则亏,水满则溢,盛极必衰,我觉得。心里有点隐忧。

    那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在走下坡路了。成绩没退,自己却有气数已尽的感觉。

    我跟小子玩得越来越熟。他最喜欢上完自修去吃宵夜。有时我也跟着。当然目的不是为了蹭饭。我肚子不饿。路边有一些老大妈小姑娘在摆摊。烧烤呀,烫菜呀,水果呀,都有。说出来人家会笑话,我没吃过那些摆摊的东西,水果除外。我没钱。那时候我的生活费一个月一百五不到。有时候,我回了家,爸爸还得到处奔走,求爷爷告奶奶借了点钱打发我走。小子说他的生活费是三百一个月,我羡慕至极。我跟他说,我有那么多钱就好了。小子笑笑。

    有一天他对我说,我请你吃麻辣烫。我说好呀,虽然无功不受禄。我很不自然地坐在那,看着面前的东西。小子说,点呀。我说,点什么。随便。我不瞧碗里了,我看着锅里。有韭菜,有草菇,有豆腐炸,有很多很多。我看见有一种东西,柱状,外表皮是白的,有一扭一扭的花纹。还有一种东西跟它一模一样,有一扭一扭的花纹,黑的。我想要。我看看白的,又看看黑的。二者选一,我应该选谁呢? 小子看看我,说,都要吧。我第一次吃这些东西,感觉很新鲜。我要了黑的白的,还点了香菇和豆腐炸。结账的时候,他和老板在数那些棍子。我看他,他就对我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