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7-05-10 14:22:22本章字数:2022字

    小子又说了一遍: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我说这样不好,对学习不好。小子很激动地说道:“我们在一起,更能描绘未来的美好蓝图。”我想,答应吧,将对学习不利。不答应吧,他是我同桌,抬头不见低头见,很难做人。真是骑虎难下啊。奇怪,我只是一个人际关系不好的人,家里很穷,穿着打扮土得掉渣。为什么要我做他的女朋友?

    我犹豫了。小子将我抱得更紧。他说:“你不答应我我就抱你到天亮。”我试图掰开抱住我的手,小子有点得意:“没用的。我的朋友叫我‘肌肉’。”我说:“我不喜欢你。”“说谎!要是你对天发誓,说你不喜欢我。我立刻放开你。”我说:“好吧。”他更加用力地抱着我。“你骗我放开你。我一放手,你就跑了。”沉默。我转过头去看人群。远处有渺茫的歌声。小子慢慢地抓住我的手,轻轻地吻着。我说:“答应你,我不走,行了吧?”说了两遍,小子慢慢松开了手,很温柔地抱着我。我很喜欢被人抱,一直渴望被人抱,小的时候就希望被抱。一个人存在这样的念头,长期有这样的念头,是不是很没出息啊?小子吻了我,他教我应该怎样怎样。我觉得他技术比较熟练,不像我。我还有种感觉,我不是他第一任女友。

    我想,晕,《后来》怎么就那么真实。“十七岁仲夏,你吻我的那个夜晚……”

    我们在草坪上呆了一会,我看到人渐渐减少,就吵着要回去。小子说现在还是很早的,我打死也不信。小子只好叫了一辆摩托车,我们一起回去。回到宿舍我才发现,十点十分。我很慌乱,觉得这样子是不行的,尽管我一直都在想恋爱是怎么回事,还真有点想试试。室友问我去了哪,我乱答一通,还怕她看出来我去了哪里。我很早就上床,不过没睡。我在趴着写信。灯熄了,我用我的蓄电池,开了它的小灯,继续写。我写了我是个怎样的人,我要好好读书,我不想高中就因此毁掉……

    第二天我拿给小子。这一天是放假,小子送我回家。我说,我们的事情不要告诉别人。小子说,好。

    我回校的时候,小子给我一封信。他跟我说我们要好好学习,考上好的大学。

    高二就这样慢慢过了。在担忧中度过。

    高三来了。准确地说,还是高二的暑假。但我们已经进入高三了。偶尔放假回家的时候,我睡不着,爬起来,一个人搬了张小凳子坐在门前,看着乡下清晰得不像话的星空发呆。妈妈起来拉夜尿,看到我夜深了仍不睡觉,知道明天的农活又得少一个帮手,就没好气地说,你干什么你,没事做就早睡早起帮我拔菜去卖。我头也不回地说,观天象,星星多好看啊。她没理我,回去睡了。

    回到学校,我和小子说,我们分开吧。我跟他说了我们必须分开的理由。说完了,小子跟我一起吃饭。我拨弄碗中的南瓜。小子跟我说话。他说,女子经过初恋会成熟,男人也一样。我抬起头来,看见他的眼睛,很圆很亮。

    上了高三,我开始发现老师说话有点古怪。我觉得他老是含沙射影地说些什么。他说:“高二的时候我就强调过,不管有多少好感你都得放下。有些同学有希望上国线的……”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下面开始骚动。我那高中,不过是二三流高中,上国本的人屈指可数。他继续说:“不要浪费时间!”下面他还说了些什么,我听得不是很清楚。

    他上课的时候老是古古怪怪地说一些话。我只能用两个词来形容:含沙射影,指桑骂槐。我的压力很大。他在台上骂骂咧咧的时候,我就想起我小的时候,老爸常为一点小事上纲上线骂我,骂着骂着,一巴掌铺天盖地打下来。“碗又没放好……叫你去电表房就对了,保证烧坏人家的大……大马达!”老爸气急败坏,说话都有点结巴了。

    言犹在耳,我感到害怕。恍惚中,讲台上站的是我的老爸。

    一个星期天,我在教室里,我觉得我的高考会失败。没来由觉得,就像我猜数学题一样。我的高考会考得很差。这种感觉很强烈。我是一个农民的女儿,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如果这次高考失败了,我就没有读书的机会了。熬了多少苦才熬到高三哪!我想上学……我这样想着,眼泪不断往下掉。小子坐在我的隔壁,安慰我说,傻妹,高考怎么会差呢?怎么会呢?他一边说,一边把手指伸到我的眼镜里,为我轻轻擦去眼泪。

    我和小子说好,高三了,我们最好不在一起。小子说好,我听你的,我知道你爱我。

    大家都紧张得读秒,高三嘛。老师说,不睡觉你能精神的话就不睡,不吃能饱的话你就不吃,无论男女,最好留短发,像王晓那样剃光了最好。我一听就嘀咕,恐怖主义。政治老师芳姐说,我们爱好和平,打击恐怖主义。

    实际上是恐怖主义打击我。看到那么多人起得比鸡还早,睡得比狗还晚,我就觉得恐怖。不和小子玩,我总觉得心里不安定。

    有时候我会跑到级室(高三级老师的办公室)里玩,也和班主任艺哥聊天。聊着聊着不免会聊到小子。我说,高三了,我决定不和小子玩了。艺哥微笑着,看着我。他说,好啊,毕竟是多读几本书的,会想,想问题跟别人不一样。

    艺哥将我的位子编到窗口靠墙的位置。也许是让我“面壁思过”吧,我的座位左边是白壁,右边是我的同桌柳如,名字比名妓柳如是少一个字。柳如是一个活泼的女孩。我的人际关系很差。相信艺哥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把一个成绩跟我相当,性格外向的女孩调来跟我一起坐。我的心里充满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