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7-05-10 14:25:00本章字数:2131字

    上语文课的时候,柳如狡黠地说:“如果她有点什么的滋润的话,会活得更好。”她说的其他话我都忘了,就这话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我们私下叫语文老师晓姐。晓姐应该有三十多了吧,依旧待字闺中。她的脸色很暗淡,皮肤黑黄黑黄,毛孔粗大。历史老师是她的姐姐(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孤陋寡闻啊),脸色红润,皮肤光滑。不说的话,还真的看不出历史老师是她姐姐呢。

    有时候,我跟柳如聊天。她看的书比较多。那时候,一些以名妓为题的电视剧正在热播。她喜欢跟我讨论那些美貌绝伦,多才多艺,死了还有那么多人念念不忘的女子。她悄悄地说:“我希望我是她们。真的。” 我笑笑。下了课,我跟柳如和她的朋友李兰白芷一起疯。这让我觉得高三好歹有点快乐。

    有天晚自习,我忍不住狂哭。柳如给我递纸巾,把我拖到外面聊天。我从前门出来的时候,小子也从后门出来。他穿着一件红衣服,是红领巾那种红色。这件衣服我觉得很可爱。它没有袖子,宽宽大大的。穿起来有点野性,这显得小子更加健壮。

    我们在走廊的时候,艺哥刚好上楼梯。我们的教室在六楼,楼梯口。

    桌面上书本叠着书本,试卷压着试卷。日子从书本的缝隙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教师节不能避免地到来了。本人认为教师节设在9月是不太合理的。刚进门,连老师的芳名都没来得及记住,但舆论氛围却逼着学生对新老师说:“师恩真难忘啊真难忘。”这不是大张旗鼓叫人造假么?

    我也喜欢造假,造假避祸几乎是人的本能。教师节我们得凑钱给老师送礼。班主任我们当然要送。为了体现公平,每个班还负责给一位科任老师送礼。我们班负责的是历史老师。礼品中夹带着一张卡片。给班主任艺哥的卡片和历史老师的卡片由我来写。历史老师的,我好像写了一些“历史是时代的车轮,历史老师您教会我们如何驾驭”之类的话。轮到艺哥,我给他戴高帽,逢场作戏地写些好文字。我是这么写的:“您钟情教坛,艺德双馨……”我把他老人家的名镶进去了,自认为浑然天成。我想,我给您老戴戴高帽,您可得放过我呀。 后来看到一句话,才知道我的努力是徒劳的。这句话是这样的:“人就是把灵魂出卖了,也不一定能保护住自己的肉体。”

    算了吧,每个人都很傻很天真。至少,曾经很傻很天真。

    某个星期五,放假。柳如跟我一起坐在科学楼前的草坪上聊天。我们的教室所在的那栋楼叫科学楼,虽说没什么科学在里面。很多人在里面出来,回家,或是去饭堂。我坐在草坪上,扯了一根草把玩。科学楼前面是一条校道。校道前面是篮球场。我将草结成环,偶尔看看校道上赶着回家的人们。还有远处打球的男孩子。他们似乎不知疲惫,一下课就占据了整个球场,生龙活虎的劲儿令人羡慕。

    我跟柳如聊起小子。当然,不会聊太多的事情,漫无目的的闲聊而已。柳如大叹可惜,说小子是个不错的人。柳如不停地说他怎么不错不错。我很茫然地听着。

    一片空茫……

    这个秋天真是多事,跟我在书店里看的小说一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阿玲疯了。她是隔壁宿舍的。据她的舍友说,她老说班上某男要追她,她不想答应。她还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事实上,某男一心只读教科书,不知道有这事。可怜她的舍友们,要轮流陪着她,陪她聊天。家长来接她的时候,她的舍友们都累倒了。

    阿玲消失了一段时间。一个月后,回来了。她变得动作迟缓,没有笑容。人胖了一圈。也许是服用了激素药物的缘故吧。和她打招呼,通常没有反应。也许是药物的副作用,也许是她觉得自己丢人,少说少笑吧。如果非要二选一,我希望她属于后者。以前的她爱说爱笑,老远老远就能听见她的笑声,一边跟你打招呼一边朝你走来……

    看着她矮胖的背影,我有点恍惚。

    时间依旧流逝。高三依旧单调无聊。正因为单调无聊,倒也使人觉得日子过得很快。八月十五就要到了。我听到小子的前桌在跟他讨论怎样过生日的问题。好像搞生日Party吧,他们。小子是八月十五出生的,这小子真会挑日子。我想,到了那天,我和小子一起走走,聊聊天,多好啊。月亮很大很圆,世界一片静谧。

    八月十五到了。那时候,中秋还不是法定假日。幸好是星期天,也就相当于放假了。去年的今天,我忧郁得要命,头很痛,一下课就赶回了家。第二天一大早赶回学校,还迟到了。今年我也觉得很孤独,但我不回家了。我在教室,写永远写不完的作业,做永远做不完的练习。

    写累了,我靠着走廊的栏杆站着。教室里似乎有很少的人。远处的一棵树真美。高三毕业了,我脱离了苦海……

    “你一个人啊?分了?八月十五哦……”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吓了我一跳。不知什么时候,陈月娥在我身边。我很奇怪,她是隔壁班的,我跟她并不熟的呀。

    我没理她,转身走了。我很想把她提起来,像扔废纸一样往楼下一扔。可是我没有!说好听是顾全大局,说难听是我很懦弱!我甚至没有语言上的还击!谁把我塑造成这个样子的?我很懊恼。柳如走过来跟我说:“今天小子搞Party,你不去?”我说:“去什么呀?人家又没叫我。”一扭身走了。月亮很圆很美。我倚着阳台,又想起了去年今日,也想想明年今日。

    月亮渐渐升高了,很圆很美。它的光亮圣洁柔和。看到它,我觉得震撼。我对自己说,月亮真美呀。它的美是无私的,不仅属于善于呼朋唤友的人。我就这样站了一会。月亮似乎又高升了。仿佛要离人间而去似的。我进了教室。柳如又走了过来:“小子搞Party,叫我陪你去喔。”我说:“我不去。”柳如劝我:“你干吗不去呢?人家请你喔。”在柳如的软磨硬泡下,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