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7-05-12 14:40:19本章字数:2162字

    谷维素片渐渐没用了。我又不好意思去开安眠药。我怕看到别人的冷脸。医生的脸一向都是很冷的。望闻问切这些程序又要病人自己完成。我才不干呢。

    为了让我睡着,我经常偷偷哭。一到睡觉时间,我就想办法把自己弄哭。有时候,不用弄自己也哭了。有时候就是没有眼泪,无论如何努力都没有眼泪。高二的时候买了一个小枕头,淡蓝色的,我很喜欢,6块钱一个。那时候只有车费跟饭钱的我觉得有点贵了。不像小子,他一个月有300块生活费,让人羡慕。

    我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我在哭,经常咬着被单。淡蓝的枕头有淡淡的泪痕。

    高三我的成绩大幅度下滑,跌得比垃圾股还惨。幸亏烂船还有三斤钉,又加上山中无老虎猴子当大王,我还是“重点培养对象”。市里有个状元经验交流会,老师叫我和阿柳去。听课的时候,我认识了师兄007。他是个高四生。我觉得他很可爱。有空的时候,我约他出来打打羽毛球。打完球各走各的,去吃饭。中场休息的时候,我跟他聊天。聊痞子蔡的书。聊他的失败的初恋以及初恋女友。聊花心的人和不花心的人的区别。偶尔我也跟他聊聊小子。当然,没有多聊。他说,你要小心点啊,高中的感情不要太认真,上了大学就各奔东西了。

    听了他的话,我笑了笑。打完球,我精神了很多。

    高二时的朋友Morning转到了地理班。课间的时候我会去找他玩。他偶尔也会拿一些他不会做的地理题来问我。后来他用质问的语气问我为什么要拍拖,我就慢慢地疏远他了。我不喜欢被人骂的感觉,从小到现在,我被人骂得够多的了,多他一个嫌多。

    还有一位师兄对我也很好。高二认识的。他是个体育生。有时候跟他喝喝糖水。体育生喜欢集体行动。我只是跟着他们一起玩罢了。他有时候会拿一些题来问我解法,也把一些他不要的复习资料给我。

    一些老师对我也很好。我的英语老师陈洪老师很诚恳地对我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他。当然,他说的话不止这一句。我听进去的只有这句。就这句话,我很感激他。政治老师芳姐对我也很好。她经常跟我聊天。当然,没有聊感情。艺哥对我也不错。就是他喜欢骂我。后来我才知道,他给小子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一定要把感情稳定好。觉得压力很大的不止是我。

    有时候我跟艺哥在级室里聊天。我听到一位女老师跟她班的学生说,不要吵架喔,要好好过呀。她的声音很亲切。很久没感受过这样亲切的声音了。我还找过级长聊天。级长是个中年人,头微秃,态度和蔼。他跟我说,艺哥年轻了点,处事可能不是很好,叫我不要介意。我觉得他对我也很好。

    当然,现在看来,我觉得自己这些行为都很傻。我很孤独。人孤独了会干点傻事,也不奇怪。病急乱投医嘛。何况我是未成年人呢,那时。

    有件事更奇怪,有次我下楼梯的时候,生物老师超哥在我后面。他叫我,韩嫣梦同学。我放慢了脚步。他跟我说,你的红衣服有点老土。他又说,有些事还是很单纯的,还是要珍惜啊。……怎么跟小说一样?

    你可以想像我的压力有多大。高考横在面前,还有未成年的爱情。满世界都在议论我。因为小子认识的人很多?还是因为我曾经的成绩?我自己一个人走的时候,同学的问候语是这样的:你一个人哪?我勉强笑笑。那时,我真希望自己有裘千尺的枣核,把那些不识时务的人杀了,让他们死得不明不白。

    日子一天天过,我们慢慢在长大。我的十八岁到了。小子给我写了一张纸条,祝我生日快乐。他说,不属于你的将离你而去,属于你的将迎面走来。小子的字一笔一画都很有气势,很美。

    十八岁就这样到了。我成年了。成年意味着离梦想更近呢还是承担更多的不好的东西呢?小子送了我一个布娃娃,史努比。我还以为他会送玫瑰什么的。我开玩笑说,它是男的还是女的呀?他说,男的呀。那他叫小小子。我说。我又说,你为什么要送布娃娃给我?小子说,你说过你渴望有一个布娃娃,抱着它睡。

    现在这个布娃娃还在。不过我不怎么抱。收到那只布娃娃的那天晚上,我让他面壁,倒立了一晚。

    人在高三,身不由己。我们最担心的还是成绩。小子一直想考市场营销什么的。他想考江大。我明知天堑变通途是不可能的,可为了让他宽心,还是鼓励他,并设法转移他的注意力。他老拿着一本报考志愿的书在看。我觉得很傻。谁不知道北大清华中科大不错?你的分数够高,能考得上去才行的呀!小子的成绩不是很好,考差了是常事。考差了就去喝酒,喝得半醉。我只好去哄他,骗他说你能行。男人都喜欢人家说他能行。

    我们在一起玩,用他的录音机放歌听。他的录音机质量真好,立体声的,能插两个耳塞。我们一起听歌。放得最多的歌是“星的光点点洒于午夜……”这首歌很亲切,很好听,那是我们的背景音乐。听到这样的音乐,我会安静下来。后来小子把这个录音机给我。我买了一个磁带来听。没有这首歌。

    我希望小子在我的身边呆着,不要到处跑。我在他的身边会很安静,学习效率很高。我说小子是我的镇静剂,比谷维素片什么管用得多。可是小子很爱乱跑。他的朋友特多,活动多得很,生日啊聚会喝酒吃鸭头啊,名目繁多。

    小子有时候比较勤奋,晚上在教室学到熄灯。我陪着他学习,熄了灯之后去吃宵夜。这个我挺喜欢。我就是恨他到处跑,老是去参加别人的生日聚会什么的。这样跑肯定招骂的嘛,树大招风,人多招摇。他去火美人,我也只好跟着去。这些地方我是第一次去,灯光有点暧昧。大家吹牛,唱K,吃东西。我坐在旁边发呆。不知道坐了多久,突然小子拉着我就走。他说,听说砍人呢。我们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还有一次去了桃花源。以前我没去过这些地方,听都很少听人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