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更新时间:2017-05-12 14:45:09本章字数:2055字

    艺哥对大家要求十分严格。早上6:45上早读,他要求我们6:30到教室,开始早读。除了绰号“拉登”的同学等几个恐怖分子,做到的人不多。有一次我来迟了,和其他“迟到”的同学一起,被拦在教室外面。我站在走廊上,有点不服气。别的班都是6:45上早读的嘛。我们也不懒,早到教室就意味着更早起床。早起太难受了。争取那十几分钟的早读时间肯定要牺牲一些睡眠,牺牲的这些睡眠意义重大。少睡一点,上课的时候要睡一节课,甚至更多!我对此体会很深。他是学数学的,怎么就没算过这笔帐呢?

    可是知道有什么用。我还是要站走廊上。读政治。

    政治是需要读的。我很努力地读。我有早读的习惯。早上读语文或者英语或者政治。读的时候,我很注意停顿,尽量把文章读得有感情。我想把自己的声音练得美一些。也正因为这样,一些课本里没有的诗歌我能背出来。读语文肯定是有用的,当然,读英语读政治也是。以前我的政治是一百来分,读着读着,都快一百一了。

    有天早上,我们正在读书,艺哥突然把我们喊停。琅琅书声霎时熄灭,鸦雀无声。别说针了,头发掉地上都听得见。他开始训话,我照例左耳进右耳出。但人总会百密一疏。有一尾鱼漏网了。“……,你们读书啊,读读读都不知读什么。……”

    我只听到了这一句。就这一句,把我多年来的早读习惯灭了。

    后来我拿起书本,读着读着就泄了气,怎么读都读不出当初的感情了。朗读的激情一去不复返。早读的时候,我在座位上坐着,双眼无神。我只好写,抄写政治书上的一些话。艺哥偶尔在教室里巡逻。他走过我座位的时候,侧过头来看我,看我抄写了什么。我还是神情淡漠。

    政治下滑,语文枯萎,英语告急!

    我真恨我没有失聪!

    天渐渐地冷了。我的衣服很单薄。说真的,我有点发愁。父母筹钱给我伙食和车费已经相当不易了。我还敢开口要其他的吗?小子看到我这个样子,他说,我叫我姐买一件给你。我说,别,我不要。小子说,已经叫她了。我大惊,啊?接着我问他,你的家人知道了?

    我妈知道。怎么知道的?我们经常去吃饭的店的阿姨认识我妈,她说的。你妈怎么说?她知道你成绩很好,没说什么。

    我沉默。小子问我要什么颜色的衣服。我说,灰的或黑的吧。爸爸一直都不让我穿黑衣,这回我倒想试试。他说,你是火命人,黑色属水。你要穿红的,或者青的都行。黄的不要穿喔,火黄了也不行。我想起这些话的时候,小子已经跟她的姐姐说好,我要灰的或黑的。

    衣服寄来了。一件黑的一件灰的,都是女装。小子抱怨道,说好一人一件的嘛。我得意地笑。衣服做工很好,穿在身上很暖。我从来没有穿过那么好的衣服。

    穿暖和了,意味着年底就要到了,新年就要到了。我担心我的期末考试。我是直升生,没有参加中考,免试读高中。初中的时候,我的成绩排在全级28名。按照学校的规定,前40名的学生可以免试读高中,且享受免学费免住宿费的照顾。每个学期,只要交书本费174元就可以了。即使是这样的钱,有时候我也交不起,要 拖延一些时日。

    当然,也是有条件的,期中期末要考到多少名之内。我的朋友妍妍有一次掉到警戒线以外,相应地多交了一些钱。她家也很穷,心疼死了。交完学费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在自责。

    我担心我的期末考试。考差了我怎么办?我第一次担心起我的考试来。成绩出来之前,我吓得要命。要是我的成绩排名不在全级10%以内,我就要多交几百块。钱是一个问题。还有,成绩下滑得那么厉害,多没面子呀。

    幸亏有惊无险地过了。上天保佑啊。

    钟日复一日地走着,钟艺也日复一日地走着。这个闹钟是小子送给我的。小子写了一条纸条,要努力学习,珍惜剩下的时间之类的。他还说,你再迟到艺哥会骂的。

    事实上不迟到他也照骂不误。我实在受不了。我写了一封信,叫小子拿给他。在小子拿给他之前,我跟小子吵了一架。小子一气之下,把那信揉成了一团,还用打火机烧了一个角。拿给艺哥的时候,他哇地惊叫了一声。他跟小子说,其实没什么的,就怕影响全班的士气而已。

    我很气愤。我们好好地呆在教室,又没干嘛,你发了疯一样骂我,给全班制造高压恐怖气氛,你就不影响全班的士气?

    事实上,我们班的成绩跟跳水一样。他在班会上曾经说过,不管你们这些鸟人喜欢我也好,恨我也好,这一年咱们就在一起了,高三是我管了。你只能怪你命不好。我在心里暗骂,你这鸟人,这是负责任的态度吗?这是一个老师该说的吗?你为刀俎,我们是鱼肉?

    鱼肉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唯有把自己的爱与恨收敛起来,仅供五脏六腑交流。日记可以看作我五脏六腑的延伸。我偶尔在上面写写一些不讨人喜欢也不讨自己喜欢的文字。

    《天问》。我心情不好时写的。

    今日的美好不敌对往昔的怀恋?

    明天又会深深深深地

    怀恋并不完美的今天?

    99朵后来居上的玫瑰啊,

    不如当初的那朵,刻骨铭心?

    是不是相交的圆会相离?

    平行的直线会相交?

    活着的绚烂都会归于平淡?

    或者寂灭?

    会不会春到芳菲春将淡,

    情到深处情转薄?

    然后承受微雨燕双飞,

    落花人独立?

    走进凄迷的落寞意境?

    最后被紧紧紧紧地套牢?

    若水晶心摔成玻璃碎,

    会不会后悔当初毫无顾忌的付出?

    同时深深地自责,咬牙切齿地爱恨交加?

    然后像张爱玲一样:深深的庭院,

    曲折的流年。

    可是我大喊:我回不去了!

    谁知道呢?

    天知道吗?

    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