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四

    更新时间:2017-05-15 11:04:52本章字数:2237字

    我想去一中复读。选择一中的理由是交通方便。不像电中,还得转一次车。一中按照分数来交学费,分数高的人学费交得少。按照我的分数,到一中的话我要交五百块钱。我没有钱。

    在胜利者逍遥快活的时候,我在想哪里能借到钱,谁能借点钱让我先交了学费再说。我很没出息地打电话给钟艺,向他借钱。他打了一通哈哈,说两个月的工资没发云云。我又打电话给刘副校长,他对我说,你去读一中,我没有挽留你,你还向我借钱。说得我不好意思。我是山中的直升生,山中出钱留着我,就是希望我高考考好,为自己也为它增光添彩。我的高考考砸了,不是等于给它抹黑么,还好意思借钱?

    幸亏炳哥对我好,给了我一千块。说他是我的堂哥,其实跟我没什么血缘关系。严格说来,他只是族兄。他肯支持我,恩重如山哪!我非常感激他。要不是他,就不会有今天的我。

    高四就像高三那样无声无息地开始了,换汤不换药。尘埃落定,我无奈地接受了自己要复读的事实。是不是我中考不用考试,所以高考要多考一次呢?人吃的苦,享的福,大概是有定数的吧。这边用多了,那边就要补回来。

    一中按成绩把人分为三六九等来收学费。我交了500,还有360的住宿费。交了钱之后,我有点不是滋味儿。高中三年我没交过学费。每个学期我交174元的书费就行。哎,一次性交了三年的钱。真是败家。

    天气很热。考得好的家伙此刻在大树下乘凉,高谈阔论。我郁闷地坐在闷热的教室里,闷头做题,不敢高声语,夹起尾巴做人。头顶上的风扇嘎吱嘎吱响着,跟老师上课一样单调无聊。因为我的语文成绩还可以,班主任让我当学习委员。我说好吧。正在发愁晓琳不肯当的班主任眉开眼笑。这苦差终于有人肯当了。

    我在的这个复读班有一百人吧,人才“挤挤”。具体有多少人我不知道。每天都有人满怀希望来,每天都有人满怀失望走。我在教室里就这样看着人来来往往。座位的编排又是三人行必有我师的真实写照。坐中间的人肯定特别郁闷。被两个人夹着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并非“左右逢源”。我有一段时间坐在中间,生不如死。天气太热,两个人的热浪逼到我一个人身上来。有时候心情不好,自己哭,哭也不敢哭出声来。我只好用两只手撑着两边额头,不让人发现我的狼狈。后来调位子的时候,我坚决要求老师把我编到过道边上。

    我在黑压压的人群里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在不经意间掠过的时候。我想起了。初中同学。她高中的时候据说去了电中。我跟她同住过。她是客家人,学习非常勤奋,也沦落至此?我看了看她,她也看了看我。彼此都没有打招呼。她现在打扮得很时尚,和当年的朴素模样判若两人。这让我不由得感叹,时光啊时光……

    高四的伙食好了一些。饭堂的伙食不错,学校还允许我们出外买饭。这让我受宠若惊。小子叫我去买牛奶喝。喝了牛奶,我的身体好了很多。我跟小子都很懊恼,如果高三懂得喝多点牛奶……高四一个寝室住16人,有两厕所。每天晚上17:30下课,19:00晚自习。这段时间内要吃饭,洗澡,洗衣服,时间很紧。

    回家的时候,我心情也不好。我住的房间在北边,只有两米高。“高人”进来,顶天立地。有一次爸爸不知道因什么事说了我,我在房间里哭。房间有门,能关上,塞上栓。有一次,爸爸骂我,我赌气不吃饭。砰的一声,门重重地关上,把饭菜的香味拒之门外。我在房间里抹眼泪,他们在外边谈笑、吃饭。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已经上了高中的弟弟用一个宽碟子端了一碟蛋花汤给我,汤里面有饭。他说,你想太多谁都救不了你,说完就出去了。看着他高大的身影,我心一动,随即恢复平静,继续发呆。

    后来爸爸把房间的门闩弄坏,谁也别想在房间里躲着。

    小子很想复读,他想陪着我。他知道他陪着我,我的心情会好很多。我说,你老是喜欢去玩,你能静下心来坐着读书吗?他忙不迭地说我能我能。我想,我不会让他陪着我复读,就算要复读,两个人要在不同的学校,免得他老是要去玩,看着心烦。

    他对他的家人说要复读,他妈妈说什么也不让,说家里没钱,不让读。

    我的脾气很坏,时不时像小子抱怨这抱怨那,说得最多的话就是,要不是你,高考会考差吗?小子就像一条做错了事,夹着尾巴的狗,唯唯诺诺地应着,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影响我复读。

    那时候我没钱买电话卡,小子时不时给我寄了一点钱,买电话卡,买牛奶。我的心情很坏,就给小子打电话。他一下课就赶回宿舍,哪儿也不敢去。他知道我会打电话过来。我向他抱怨道,要不是你高三经常跑出去玩,我现在还用复读吗?我无限后悔地说,要是当初将专科以下的志愿填满,跟你报一样的学校,我不就上了?我还说,我不读书了,打工算了,我去你那边打工。偶尔说着说着我就哭了。

    关于这段历史,小子在日记里是这样写的,“……高考失败了,梦梦怪我吗?”他后来在旁边补充了小字,“梦梦怪我的。”我说我愿意到他所在的城市打工,这让他非常感动。一感动就大力支持我读书,寄点钱让我花,他自己宁愿吃泡面。

    高四的同学如果对我还有点印象,肯定知道我过得不好。我基本上不笑,表情很难看,心事重重,不合群,经常一个人神色匆匆地走掉,无精打采,贪睡,一有时间就迫不及待地睡觉。话是这样说,我希望高四的任何同学都不要对我有印象,想不起我是谁最好。

    班主任姓佘,一个比较少见的姓。和有些老师喜欢让成绩好的学生占据好位置相比,佘老师喜欢民主,轮流坐庄最好。具体做法就是换位置,一三组、二四组对调,每隔两个星期,就往前挪一个位子。佘老师花了一节课让大家排队,根据身高编位子。女生往往较矮,编出来的位子就是女生在前,男生在后,泾渭分明。这样显然不利于教学。佘老师在班上说,位子要重新编,男生跟女生要插一下。众人先是一愣,继而哄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