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五

    更新时间:2017-05-16 09:46:24本章字数:2004字

    我们班有一个女生要落单。老师找到我,跟我说,你不介意跟男生坐吧?我说,不介意。心里却觉得奇怪,他怎么会找我?我就这样跟花花坐到一起。

    花花是我的新同桌。他真名叫李如佳。上课的时候老师说起儒家思想,全班的目光都望向他,他很想抱拳拱手对同学们说:“承让,承让。”知道他跟我同桌,我很高兴,因为他的成绩很好。

    在我的读书生涯中,我一直都跟成绩比自己差的人坐。老师认为,强强联合是一种浪费,还不如锄强扶弱。换位那天是八月十五。我将自己的桌子椅子书都搬了过去。花花在他的位子上。哦,当时他还不叫花花。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我,好像有点不高兴,我怎么跟一个女的坐?我主动跟他说话,我说,佳哥,多多关照。他抬了抬隐性基因控制的单眼皮,很不情愿地说,多多关照。我又逗他,你是不是有姐姐妹妹叫如花如玉的?他笑了笑。我见他不说话,我也不说,收拾了东西回家。

    也许是高四,大家带着失败来到这里,都忙于学习,彼此不是很熟的人混不了很熟。这样的日子一天一天过着。刚刚踏进一中,有点“要是三年前就来这里读,我早就上国线了”的感觉,现在也渐渐灭了。不是我的,终究不是我的。我只是上课下课,然后面无表情地走下一步。

    教师节到了。我打了一个电话给钟艺。说实话,如果不是他,我的高三不会过得那么糟糕。我打这个电话,并不是说我多喜欢他,非得说节日快乐什么的,而是做一个姿态,表示我不恨他。经历了高考失败,咀嚼了痛苦,拒绝了欢乐,我居然有了悲天悯人的心态。我不想他因为我的失败,或者说,因为处理不好这件事引发的大面积失败(我班无人上本科线,全军覆没)而受到上级的批评,从而影响他现在带的班级。我不希望他用对我的方式来对待师弟师妹。我更不希望师弟师妹因为他的凶神恶煞什么的而失败。

    所以我打了这个电话。我只是表面上做了一种姿态,实际上我仍然恨得要命。打完电话,我的心情很复杂很沉重,是那种影响了我整个高四的复杂和沉重。谁在乎,我的心里有多苦?谁在乎,我的明天去何处?

    我的成绩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进步了。或者我本来就是这个水平吧。花花成了我的同桌之后,虽说不怎么熟,还是愿意给我讲讲数学题英语题。我经常听了第二步就忘了第一步,花花很有耐心地从头给我讲起。看到他给我讲题的认真劲儿,我就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笑。我一笑,又把好不容易听明白的题忘了。花花又得讲一遍。我很笨,他还得给我讲解某个公式是怎么得来的。有时候我会走神,我想,我认识的人当中,很少有他这么耐心的。老爸爱铁不成钢,我某处不懂,他的巴掌就铺天盖地下来了。钟艺恨铁不成钢,某道题他讲着讲着不会了,就说,嘿,我不会,一甩手走了。

    也正因为花花人好,又有耐心,很多人找他讲题,有时候排了不短的队。他经常和另外一个同桌走五子棋,我偶尔隔岸观火。有时候,花花唱歌,唱洗刷刷什么的自娱自乐。他也会唱一些比较婉转的歌,如“情还是你终身抱负,但记得别太在乎……”。我总是自作多情地认为,那歌是唱给我听的,听得我恍恍惚惚。

    恍惚的时候,日子就过去了。早读的时候,我依然像高三那样,不读政治,语文也不怎么读。我一拿起书,精气神立刻泄了。我双眼无神的时候,高一高二的学生正在操场上做着广播体操。那样的生机勃勃,就像七八点钟的太阳,初升的太阳。这个比喻土得掉渣,可很贴切。我某天走过,看到他们在做操,精神抖擞,我为我的样子感到惭愧。惭愧的心情消失了以后,我还是老样子。

    炳哥不是很喜欢我复读。我复读的话,打乱了计划。我跟弟弟相差四岁,读书也相差四个年级。按这样算,今年我上了大学的话,大四毕业了,弟弟就读大一,我可以支持他。我家可以慢慢脱贫。炳哥是这样想的。他不愿意支持弟弟。他属鼠,我属虎,子与寅合,支持我读书的话,对他的运程有好的影响。弟弟属马,子午冲,万万不可支持。风水其实是一种民间的智慧,听起来迷信。但我认为存在了那么久的东西,总有它的道理,尽管它鱼龙混杂,夹带了不少糟粕。要不也不会被古人使用了几千年。再说,炳哥也有他的难处,支持一个大学生,容易么?报纸上不是说,一个农民家庭不吃不喝要多少年才能支持一个大学生吗?

    他是一位乡村中学老师,家境不差。在乡下当老师而家境不差,他肯定要发展点副业。他在家里养金钱龟,也养别的龟,养了卖钱。金钱龟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养这种龟要领证的。这种龟比较难养,所以物以稀为贵。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他也不是一拍脑袋就说支持我的。

    老爸跟我说过,别人问他借钱,他基本不借。他的岁数跟我爸差不多。他俩是一起长大的玩伴。他们读小学一年级的某天,经过村里的一张池塘,他失足掉了下去。塘水很深,墨绿色,更显得深不可测。炳哥在水中挣扎。一起上学的其他孩子都走光了。我爸在池塘边看着,扯了一根竹竿,伸到池塘里让炳哥拉着爬上来。炳哥念着爸爸的救命之恩,常常对人说,我爸是他的恩人,幸亏我爸伸了一根竹竿,一失足才没造成千古恨,如果没有我爸伸的那根竹竿,就没有他的今天。我是恩人的女儿,因为这样,他支持我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