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六

    更新时间:2017-05-16 09:48:52本章字数:2025字

    他的老婆却旗帜鲜明地反对。一次我没钱了,坐车到他家要钱。大嫂也在家。我一进门,大嫂就絮絮叨叨地说,炳父亲的坟山要修葺,房贷还没还清,现在的生意不好做,说着说着就哭起来了。炳哥将她骂了一顿。他拉着雇工阿文和一位邻居,很无奈地说:“客人来了就这样,人家还敢来吗?她是我的堂妹,来向我要点伙食费。”我坐在屋里,看到炳哥在外跟邻居比划着解释,突然间觉得这个世界很无奈。夕阳无限,好近黄昏。大嫂抹了一把眼泪,对我说,你的伙食费,该给。我对她笑了笑,想了想她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你的成绩不是很好……

    我拿了三百块,逃也似的出了门。

    回家后,我把这事跟我妈说了。妈妈说,你以后就别去他家了,开个账号,叫他把钱寄过来就行。不管怎么样,我有点钱花了,手头没那么紧了,我能给自己买两件衣服了。穿上新衣服的时候,我想,如果以前也有多一点衣服穿,该多好哇,人也会自信很多。人一自信了,一切事情不就顺利很多了吗?还用得着复读。

    后来我看到小子的某本日记,小子写道,梦梦不够自信,要把她打扮得漂亮一点,可是我没有钱。

    高三之前的日子是很窘的,用捉襟见肘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高三之前,饭堂没有改革之前,我的生活费每个月一百三不到。有时候,我看上了某本两块钱的杂志,得把自己的伙食省下一些,才能买到。缩食这事我干过不少,节衣却没做过。因为无衣可节。我根本没有买衣服的钱。我跟妈妈说,给我买衣服吧,妈妈只会白我一眼,把手一伸。几次无功而返之后,我连问都不问了。两三套衣服换来换去,一换就是好多年。爸爸曾经为了我一百块的伙食费借了很多地方,把钱给我的时候,一脸愤慨。

    高三夏天,我只有两件短袖的衣服。有时候,衣服不干,换洗的都没有,我只好穿上我的长袖衬衣。小子老爱出去玩,有时候我只能穿着我的长袖衬衣出去。我自己都觉得丢人。

    是啊,没钱,谈什么呢?谈什么不是白谈?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复读不容易。特别是我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上了大学的人正开始他新的征程。而我,走一条旧路。旧路也不容易走。走旧路的机会差点也没有。记得我说我要复读的时候,爸爸沉吟了一下,说,不怕,明年靓,明年对你有利。也许是我命不该绝吧。我有了这样的一个机会。

    有了一个机会的我还是很郁闷。毕竟,复读啊。穿上新鞋走一条旧路,谁会喜欢呢?复读班的人严重两极分化。勤奋的异常勤奋,懒的特懒。有的人干脆破罐子破摔,过一天是一天。我在勤奋和混日子之间挣扎,比勤奋的同学和懒惰的同学都要累。我老是想,为什么,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我为什么会沦落到复读?

    班上有个叫美云的。遇到她,跟遇到霉运差不多。她不叫我的名字,叫我代表。我是语文科代表。冰冷的声音听起来很讽刺。以前我不认识她。我知道她曾是小子的同学。也许他们的关系并不好,连带着不喜欢我。我也冷冷地盯着这个资质平平,姿色也平平的女人。

    你说我能不恨复读吗?

    我没有录取通知书。小子帮我在网上补录,拿了一张,是女子职业技术学院的。不知道这所学校有没有男生。我拿来玩而已,不会真的去。全是女人,多烦哪!我偶尔抱怨,说不复读了,去上学算了。小子说好啊好啊,不如你去读。我没有去。我向很多人抱怨过要退学,但不包括我的家人,还有炳哥。

    有些话,就算死了也不能说,说出来礼崩乐坏,覆水难收。

    我19岁了。还差几天就到生日的时候,学校有献血车过来。我很想去献血。小子说,别,千万别,你身体那么差,你去献血我不管你啦。我眼巴巴看着它开过来,又看着它开走。我很想献一筒热血作为纪念。其实那时我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也许高四的环境比高三好了一点吧,成绩好的学生多了,也没有谁用恨铁不成钢的眼光看着我这种只能成为鸡首牛后的家伙,我的精神压力卸下来了。“恨”字有遗憾的意思,用在我身上的意思是怨恨,恨不得把你往死里打的那种恨。

    有一次我进了老师的办公室,一份文件四仰八叉地摊在桌面上。我趁私下无人,偷偷翻看这份文件。它写的是老师们的“目标”,就是某个学生的高考分数要是达到某个档次,老师就完成任务了,就有奖金拿了,或许还能平步青云。我的名字旁边写着,省本。我看了,居然有如释重负之感。一中果然是一中,大气,包容,估计准确。

    我在山翔中学读的时候,老师把我看作是国本的种子,害死我,也害死他们。我做不到,老师就想打死我,那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别人高估自己比自己一味地高估自己更痛苦。后者像打了鸡血一样,不管成不成功,精神状态始终是积极向上的。前者呢,自己明明是心明眼亮的,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本该心静如水,却被别人用鼓风机吹出不应存在的波澜。高三的我明白,我的成绩上不了国线,无论我怎么努力。我的数学是一个很窄的瓶颈。150分的数学,正式考试时我从没拿过80分。能拿一半的分,我就该杀鸡还神谢天谢地了。高三我瘦了,为伊消得人憔悴,清减了小腰围。就算这样,也通不过那个瓶颈。

    一中有很多紫色的公用电话。我在上面耗掉了很多时间,精力,还有金钱。我经常打电话,抱怨我的郁闷。我知道小子也知道,闷在心里更难受,还不如絮絮叨叨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