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审问

    更新时间:2017-05-10 06:00:31本章字数:2182字

    鲁楠听到外面的喧哗掀开帘子走出来,他见十几位警察冲进店里开始疏散顾客,不禁眉头一皱。

    “喂!干什么呢!”

    这一嗓子将警察们的目光吸引过来,为首的高个子男警察走上前问道:“请问孟忠游先生在这里吗?”

    鲁楠抱着肩膀,魁梧的身躯挡住了身后的帘子:“你们找孟哥有事吗?”

    “是的,确实有事,麻烦你带我们去见他。”

    说话的功夫,其余的警察们也都围了过来,鲁楠面不改色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些警察,咧嘴一笑。

    “我要是不呢?”

    高个子男警察从怀中摸出搜捕令举到鲁楠面前:“我们是在履行公务,如果你执意阻拦我们,你将受到治安行政责任的追究,别怪我们把你一起带走,懂吗?”

    鲁楠活动了一下脖颈,浑身的肌肉绷紧,他虎视眈眈的环顾一众警察,毫无退缩之意。

    “不懂。”

    为首的高个子警察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对着身边的同事一摆手,大家便一起上前,因为他看出来了,眼前这个浓眉大眼的壮汉并不打算妥协。

    正当剑拔弩张的时候,鲁楠身后的帘子被掀开,一个高个子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男人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衬衫领带没有一丝褶皱,他的皮肤白皙,脸庞棱角分明,头发朝斜上方梳得一丝不苟,斜飞的剑眉下,一双潭水般的眸子深邃而锐利,高挺的鼻、削薄轻抿的唇,再加上他修长高大的身材,整个人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英俊却又盛气凌人。

    “阿楠,怎么回事?”

    那磁性的嗓音仿佛具有穿透力一样,即便声音很小,却让整间屋子的人都能听见。

    没等鲁楠开口,为首的警察严肃道:“你是孟忠游吗?”

    “对,你是?”

    “我是帝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刑侦大队的秦峰,局里怀疑你涉嫌一起命案,请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说完,秦峰将搜捕令举到了孟忠游面前。

    “好。”

    孟忠游看都没看搜捕令,十分淡定的跟着秦峰朝外走。

    “孟哥!”

    鲁楠正欲上前,孟忠游却头也不回的阻止他:“好好看店,明天我就回来。”

    围观群众看着孟忠游被一众警察带上了警车,大家纷纷表示吃惊和疑惑,他们没想到这家店铺的老板如此英俊帅气,同样更猜不到他究竟做了什么,竟让警方如此大动干戈。

    见秦峰带目标人物上了车,守在店铺出入口的两名特警也跟着收队,三辆警车呼啸着朝东城分局的方向驶去。

    ……

    东城分局,审讯室内。

    孟忠游被拷在椅子上,他对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位警察,女警察戴着眼镜,身旁放着录音设备,手里拿着纸笔准备随时记录着什么,她身边的那位男警察正是刚刚将孟忠游带回来的秦峰。

    秦峰见孟忠游一脸平静的坐在对面,好像丝毫不关心自己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他起身背着手在孟忠游面前反复踱步,十几分钟之后,秦峰这才从身后桌子上摸出张照片举到孟忠游面前。

    “认识这个人吗?”

    孟忠游看了一眼照片,点点头:“认识。”

    “说说你俩的关系。”

    “他叫赵延庆,是我的一个顾客,前天上午我们有过一面之缘,怎么了?”

    “他…”

    “他死了吧?”孟忠游抢先说道。

    秦峰闻言一愣,皱着眉头道:“没错,确实死了,自杀。”

    “恩,意料之中。”

    秦峰闻言居高临下的望着孟忠游,用玩味的口气说道:“这事儿还没来得及上新闻,你是怎么知道他的死讯呢?”

    “猜的。”

    “孟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辞,这里可不是开玩笑的地方。”

    孟忠游一本正经的望着秦峰:“赵延庆,今年四十三岁,父母走得早,膝下无儿无女,一直和爱人相依为命,两人的日子全靠他们苦心经营的小超市维持,前几年他的爱人被查出肝癌晚期,为了给她治病,赵延庆变卖了家中的房子,又跟亲戚朋友借了钱,可结果他的爱人还是撒手人寰。”

    “对于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来说,爱人的离去对他造成了沉痛的打击,再加上负债累累,身边没有亲戚朋友的关心,种种恶劣因素叠加在一起,最终只有自杀才能令他得到解脱…以上,就是我的猜测。”

    秦峰冷哼一声:“赵延庆只和你有过一面之缘,你却这么了解他,对于这个问题,你怎么解释?”

    孟忠游微微一笑:“很简单——他是我的顾客。”

    “好好好,说到这儿,我来给你看个东西…”

    秦峰戴着手套从桌上拿起一个透明塑料袋,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子,瓶子中静静地躺着一张纸条。

    “这是我们在案发现场找到的证物,我们调取了监控录像,一路追踪赵延庆最近几日的出行,发现他案发前一天最后去的地方,就是你的店铺,他从你的店铺买走瓶子回到家之后,当晚就从出租屋内跳楼自杀…所以,我们怀疑赵延庆的死,和这个瓶子里面的纸条有很大的关系,这也是我们带你回局里审问的原因。”

    孟忠游没有作声。

    “当然,如果仅仅因为一个瓶子,我们就把你定为犯罪嫌疑人,这显然没有什么说服力,于是局里对你的身份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结果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说到这里,秦峰趁热打铁的拿起桌上的本子,念念有词。

    “孟忠游,男,25岁,籍贯吉临,毕业于211名校,社会背景是资深心理咨询师,三年前在帝市北二环商业街开了一家商店,店铺在工商局的注册信息主要经营工艺品,不过你店里常年顾客不断,不少人花天价买走你店里那些廉价的瓶子,并谣传你能实现他们的愿望,更有甚者沉沦你的店铺,花光了所有积蓄,仍然乐此不疲的去你店里消费,你因此获取了暴利…”

    “犯法吗?”孟忠游反问。

    秦峰晃了晃手玻璃瓶子中的纸条,他一边摇头一边语重心长道:“当然不犯,只是…我特好奇,你这瓶子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头顶的白炽灯照在孟忠游白皙的脸上,那双深邃的眼睛如同潭水般平静,没有一丝涟漪,他微微抬起头,只对秦峰说了一个字。

    “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