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鉴定报告

    更新时间:2017-05-12 06:41:26本章字数:2125字

    “孟忠游的店里未搜出任何致幻药剂。”

    “所有瓶子未检测到任何化学药物残留。”

    “所有瓶子的材质、瓶中的白纸也都没有任何问题。”

    小刘这几句话如同晴天霹雳,这让秦峰最初的气焰瞬间熄灭了不少,他强作镇定的吸了口气,低声问:“赵延庆的尸检报告出来了吗?”

    小刘点点头,从怀中摸出一个单子双手递到秦峰面前。

    秦峰扫了一眼法医标注的报告,赵延庆的照片下方赫然写着:死者体内未检测出致幻类、麻痹神经类药物,根据死者头胸损毁严重,双臂、腿骨、骨盆却并未呈现粉碎性损伤,排出谋杀抛尸和意外坠楼的可能性,初步鉴定为自杀…

    这个结果,让秦峰有些不知所措,所有调查报告都表明了一切问题与孟忠游毫无关系,可他“贩梦”的手段又该如何解释?难道真像他所说的,把梦装进瓶子里,然后贩卖给顾客?

    简直是天方夜谭。

    秦峰不相信这世上有超自然的力量,更不相信有人能将梦变成实体化的东西装进瓶子里,可此时此刻的他又拿不出任何说辞来扳倒孟忠游,这让秦峰既恼火又无奈。

    孟忠游看着鉴定科小刘离开了审讯室,又看到秦峰跟霜打的茄子一样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他心中清楚自己清白了。

    “秦警官,我可以走了吗?”孟忠游用他那十分磁性的嗓音开口道。

    “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秦峰黑着脸攥紧拳头,很明显,他失去了耐心。

    “这个问题,我已经解释很多遍了。”

    “我是问,你是怎么把梦装进瓶子里的,我要真相!”秦峰瞪着眼睛声音都有些颤抖,他实在迫切的想知道孟忠游到底使了什么手段。

    “商业机密,无可奉告。”孟忠游耸了耸肩膀。

    原本一切矛头指向孟忠游的局面发生了大逆转,这让秦峰心里有些承受不了,他那番十分有说服力的推断在鉴定科的报告下,瞬间灰飞烟灭。

    然而最令秦峰崩溃的是,他拿眼前这个波澜不惊的男人毫无办法,好胜心极强的秦峰此时此刻已经按耐不住情绪,正当他准备继续追问孟忠游贩梦真相的时候,鉴定科小刘推开门将头探进来。

    “秦队,张局叫你上楼找他。”

    秦峰愣了下,然后点了点头,他站起来对旁边负责做笔录的女警道:“盯着点儿他,我一会儿就回来。”

    ……

    帝市公安局东城分局,三楼局长办公室。

    秦峰腰板笔直的站在办公室中间,他对面坐着一个五十岁出头的男人,这个男人就是东城分局的局长——张岱川。

    张岱川两鬓斑白,眼角满是皱纹,尽管他看起来十分沧桑,但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和骨子里的正气,仍然有一股令人肃然起敬的劲儿。

    “张局,您找我?”

    “恩,坐下说。”

    张岱川看着正襟危坐的秦峰,也不卖关子,直截了当的开了口。

    “两个事儿,第一,鉴定科的报告出来了,赵延庆死于自杀,因证据不足,孟忠游在此案中暂无嫌疑,这个没什么问题吧?”

    秦峰沉着气,一脸不甘心的应和道:“恩,没问题…”

    张岱川继续:“第二,赵延庆这个案子无需你再插手深究,我已经安排其他人继续盯着孟忠游了。”

    “啊?可这…张局,我觉得孟忠游那些瓶子里面,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我想继续…”

    “继续草率抓人回来录口供?”张岱川没好气的打断了秦峰的话。

    抓捕孟忠游的时候,秦峰信誓旦旦的咬定孟忠游靠致幻剂蒙骗顾客,导致了赵延庆的死亡,结果现在鉴定科的结果却抽疼了他的脸,面对张岱川的话,他变得毫无底气。

    张岱川见秦峰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萎靡不振,他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小峰,我曾经说过无数次,我们警察做事要有理有据,不能靠自己的假设就敲死一个案子,如果全天下的人都靠自己的假设评断是非,那还要我们警察做什么?”

    秦峰惭愧的低下头:“您说得对,这次行动确实是我太盲目草率…”

    张岱川神色稍缓,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也不能全怪你,那个孟忠游身上确实很多疑点,所以,针对这样的情况,我才决定不让你插手这个案子。”

    秦峰有些好奇道:“那张局安排的人,是咱们局里哪位同事啊?”

    “小吕。”

    听到张岱川提到小吕,秦峰眼中闪过异样的光彩,他紧锁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不过转眼间,他脸上又多了一丝担忧。

    “就怕她搞不定这案子,那个孟忠游心理素质非常强大。”

    张岱川摆摆手:“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安排小吕盯着孟忠游,一方面是她更适合这种需要频繁沟通的案子,另一方面,只有小吕才能安抚孟忠游的情绪…”

    说到这里,张岱川意味深长的望向秦峰。

    “因为,小吕和这个孟忠游,可是老相识。”

    ……

    密不透风的审讯室只剩下孟忠游一个人,刚才秦峰出去没多久,那个负责做笔录的女警也跟着离开,他看了一眼墙角的摄像头,脸上并没透露出急躁的表情,相反,他十分淡定的靠在椅子上开始闭目养神。

    四周静的出奇,只有孟忠游平缓的呼吸声,有节奏的在审讯室内此起彼伏的回响着。

    “吱呀!”

    审讯室的门被推开,一个高个子的女警走了进来。

    这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

    她的头发束在警帽里,细长入鬓的眉毛下,那对凤眸带着水蕴皎月之辉,高挺的鼻子下,烈焰红唇宛若盛开的花朵;玲珑俊美的五官配上一张锥子脸,打眼一看显得既妩媚又冷傲。

    也许是因为长年累月锻炼的关系,这个女警的皮肤是非常健康的小麦色,而且她的身材非常匀称丰腴,让人忍不住想多看一眼。

    女警胸前的名牌在灯光下闪烁着金属光芒,名牌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吕漫池。

    听到开门的声响,孟忠游慢慢睁开眼睛,当他望向门外站着的女警时,这个沉稳内敛的男人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诧异和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