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旧人

    更新时间:2017-05-13 06:43:40本章字数:2205字

    吕漫池站在门口和孟忠游对视着,那双凤眸当中蕴含了太多的情感。

    惊喜、愉悦、期待…

    看得出,她和孟忠游一样情绪都很激动。

    只不过两人又非常默契的沉默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这种感觉十分微妙,就好像千言万语都凝聚在眼神当中一样。

    他们默默对视了一分多钟,最后还是孟忠游先开了口。

    “没想到,进棺材之前还能再见到你,真是造化弄人。”

    吕漫池微微一笑,用银铃般的声音问:“咱们有多久没见了?七年?八年?”

    “不止,仔细算算,刚好十年。”孟忠游不假思索道。

    吕漫池一阵感慨:“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年,然后又分开了十年,现在重逢,真期待下一个十年,我们彼此会是什么样子。”

    孟忠游苦笑着举起被铐住的双手:“让你失望了,目前我是一个杀人犯。”

    吕漫池走上前用钥匙将手铐打开,孟忠游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打量着她。

    “你不怕我从兜里摸出致幻剂喷你脸上?”

    “不怕,到时候再把你抓回来呗。”

    “行,那没问题,不过事先说好啊,只能你来抓我,那个秦警官就免了。”孟忠游调侃道。

    吕漫池笑着解释:“秦队抓你回来,自然是因为你身上的疑点很多,现场关键证物都是关于你的,再说了,谁叫你经营的店铺那么古怪,毕竟越让人有好奇心的事物,往往越危险。”

    孟忠游眯起眼睛:“那么,你的上司让你来跟我说这些,到底是为了安抚我的情绪呢,还是为了打探我瓶子里的秘密呢?”

    “两者都有,不过我们这么久没见了,暂时不谈瓶子的事。”吕漫池十分淡定。

    孟忠游笑着起身坐到桌子上,身体凑近吕漫池:“我记得小时候你说过,长大以后想当一个除暴安良的警察,没想到你的梦想成真了。”

    吕漫池抱着肩膀微笑道:“小时候你说长大后想成为一个劫富济贫的侠客,梦想实现了吗?”

    孟忠游脸上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他伸出小指比划着:“就差这么一丁点儿了。”

    审讯里面这一男一女,虽说身份相差甚远,但儿时的宿命相同,他们都是被遗弃的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没有感受过父母的关心和爱护,不懂亲情是什么滋味。

    孟忠游在五岁的时候遇见了小他两岁的吕漫池,两人在那个撒尿和稀泥的年纪就开始形影不离,关系好的如同亲兄妹,后来随着两人慢慢长大,他们从稚嫩的孩子变成了风华正茂的少男少女,青春懵懂的情愫,悄悄在两人心中生根发芽。

    可惜的是,孟忠游在十五岁那年,悄然无声的离开了孤儿院,连招呼都没有跟吕漫池打,谁也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这一走就是十年。

    期间吕漫池费尽心思想找到他,可结果却没有他一丝音讯,后来碍于各种各样的事情,孟忠游这个人慢慢淡出了吕漫池的世界,他们彼此之间都没想到,十年后的今天会再次重逢。

    “最近你回去看爷爷了吗?”孟忠游问道。

    吕漫池惭愧的摇摇头:“前几年总去,不过我今年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一直没合适的机会。”

    “原来如此,难怪我去爷爷那边这么多次,从没遇见你。”

    吕漫池盯着孟忠游的眼睛:“现在好了,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爷爷了。”

    孟忠游闻言冲着她笑着点点头,没有说话。

    两人口中所说的爷爷,是他们从小长大的孤儿院院长任太礼。

    孟忠游和吕漫池从小无亲无故,是任太礼陪伴着他们长大,孤儿院的孩子们都叫任太礼爷爷,其实他在孩子们心中的地位和父亲没什么两样。

    任太礼一直在孟忠游和吕漫池背后默默支撑着他们的学费和生活开销,一直到他们高中毕业之后,他们各自有能力勤工俭学了,这才脱离了任太礼的扶持。

    不过这么多年以来,孟忠游从没忘记过这个堪比亲生父亲的老人,他将自己店铺每个月的营业额都会拨出一部分汇给孤儿院,照顾一下那里无家可归的孩子们,一方面是想着做些慈善,另一方面是感恩孤儿院十几年的养育之恩。

    孟忠游偶尔也会带上好酒好菜回孤儿院跟老爷子喝几杯,两人的关系如同挚友,却又胜似父子。

    ……

    接下来的时间,这两个阔别重逢的男女聊了很久,他们把小时候做过的那些调皮捣蛋的事情重新温习了一遍,审讯室内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

    不过两人心照不宣的谁都没提十年前的事情,对于孟忠游不辞而别离开孤儿院,吕漫池只字未提,孟忠游也并未解释,整个屋子的气氛一直处于温馨和谐的状态之中。

    原本在审讯室中的时间十分难熬,结果在两人的童年回忆之下,变得有些不够用,有那么一瞬间,两人都希望时间停留在此时此刻。

    “不管怎么说,还是感谢你谅解我们警方办案,配合回局里录口供,回头我请你吃饭。”

    说到这里,吕漫池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准备送孟忠游离开。

    “我开车送你回店里?还是回家?”

    孟忠游站起来抻了个懒腰,哈欠连天道:“不麻烦你了,我叫个车就好,这大半夜的开车不安全。”

    “行,那有什么事情,随时跟我联系,下次去看爷爷的时候记得叫上我,咱们一起去。”吕漫池微笑道。

    孟忠游冲她点点头,慢慢朝外走去,当他走到审讯室门口的时候,他回过头望着吕漫池,嘴角浮现出一个温柔地笑容。

    “如果有空,你可以随时去我店里买梦,咱们这关系,我免费卖给你。”

    吕漫池嗤笑着点头答应:“没问题,这个便宜我一定得占。”

    “好,我等你。”

    说完,孟忠游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周围瞬间恢复了安静。

    空旷的审讯室,只剩下吕漫池孤身一人,她走出审讯室来到走廊的窗前,眼神当中透露着隐隐失落之意。

    十年未见,再次重逢却是以警察和嫌疑人的身份,真是天意弄人。

    看着孟忠游的身影在黑夜中渐渐远去,吕漫池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怅然。

    她那双楚楚动人的眼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竟变得有些湿润。

    吕漫池不知自己的热泪盈眶,究竟是因为与孟忠游重逢的感动,还是对他变化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