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所有人都在等

    更新时间:2017-05-16 06:00:04本章字数:2329字

    “这是…什么?”

    画面中,两道纯黑色块分布在屏幕左右两方,中间的白色长条色块上面有一个黑色的梯形结状物,大家看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画面上的东西是什么。

    那是孟忠游的领带。

    刘英强那颗伪装成纽扣的摄像头位于他脖颈的位置,此时的画面代表着孟忠游和他的距离非常近,两人应该是面对面站着。

    吕漫池他们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令人距离瞬间拉近,而且监听器里面捕捉不到任何声音。

    就在大家手足无措的时候,音箱当中传来一阵怪响。

    “嘶…”

    那声音好似人的梦呓,若有若无仿佛来自天边;又好像风的低语,连绵不断却又深远悠扬,电脑前的警察将音量调到最大,仍然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声音持续了十几秒钟的时间便戛然而止,随着画面中孟忠游身影慢慢退到椅子旁坐下,音箱里这才传出刘英强的声音。

    “大师,去哪儿交款?”

    “去收银台找阿楠。”

    “好,谢谢大师。”

    ……

    接下来的画面就是刘英强离开房间来到收银台前付款、离开店铺、朝着金杯车走来。

    “哗啦!”

    车门被拉开,刘英强习惯性的左右看了一眼这才跳上车,他小心翼翼的将那个五彩斑斓的玻璃瓶子放到证物袋当中,一边喝水平缓心态一边唉声叹气。

    那个年轻警察将纽扣摄像头摘下来反复查看,然后自顾自的纳闷道:“奇怪,摄像头没有故障,可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呢?”

    “刚才怎么了?”刘英强抬头问道。

    年轻警察将刚才的录像点开给刘英强放了一遍,当他看到屏幕上出现了孟忠游领带的时候,他自己也跟着一愣,画面定格的这十几秒伴随那古怪的声音似乎也让他很意外。

    “怪了,我记得我站起来之后直接就问他去哪儿付钱,并没沉默这么久。”

    看着刘英强一脸坚定的样子,年轻警察挠挠头:“这样的话,那就是摄像头那一瞬间信号不稳定出现了卡顿。”

    刘英强点了点头,他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监视录像上,相反,他的脑海里在反复推敲着刚才在店里和孟忠游的交谈。

    “这个孟忠游说话滴水不漏,真的很难从他嘴里得到重要线索,是我小看他了…”

    吕漫池安慰道:“别这么说,刘哥已经尽力了,能从店里买回瓶子这就是最大的收获,毕竟蹊跷都出在瓶子身上。”

    众人听吕漫池这么说,目光全都投向了那个五彩斑斓的玻璃瓶子身上。

    这个瓶子的大小和汽水瓶子相差无几,上面一圈圈的色带交叉缠绕,打眼一看给人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透过缤纷的丝带,能隐约的看到瓶子里面放着一个纸卷。

    “先别打开,用仪器检测下瓶子,看看里面是否有可疑物质。”吕漫池说道。

    一个戴眼镜的警察点点头,他戴好手套,将瓶子摆到一个大型的探测镜下方,然后接通电源用机器发出的蓝光来回在瓶子身上扫描,几分钟后,那个警察对着吕漫池摇了摇头。

    “检测到氮气78%,氧气21%,二氧化碳 0.93%,杂质0.07%,未检测到稀有气体和烈性化学成分。”

    这个结果在吕漫池的意料之中,当初局里把孟忠游店铺里所有瓶子带回去做检测,愣是没检测出任何致幻剂。

    “看来只能打开瓶子检测了。”吕漫池提议道。

    虽然仪器没有检测出任何问题,但他们能够确定,秘密就在瓶子身上,既然孟忠游说过打开瓶子就能做梦,那么现在唯一验证的办法就是打开瓶子了。

    就在大家跃跃欲试准备打开瓶子的时候,刘英强却伸手阻止。

    “等等,先别打开。”

    他戴着手套将瓶子拿起来仔细端详,脸上露出一阵不甘心的表情:“他说过,晚上九点二十一的时候打开才有效,我就按照他说的做,晚上大伙儿用仪器记录下我打开瓶子那一刻,到时候我要用我清醒的视频找那个孟忠游要个说法,让他这种故弄玄虚的手段不攻自破!”

    众人听后都很赞同刘英强的提议,这样他们既可以扳倒孟忠游“贩梦”的理论,还不影响他们研究瓶子的秘密,可谓是一石二鸟。

    吕漫池想要说些什么却终未说出口,她只好顺从大家的意见按照刘英强的提议去办。

    白色金杯车点着火,原地调了个头缓缓驶离了商业街,它载着众人朝着东城分局方向绝尘而去。

    ……

    为了满足孟忠游所说的条件,局里单独给刘英强分配出了一个审讯室,专门用来晚上按照时间打开瓶子。

    审讯室的四个角落安装着无死角摄像头,刘英强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当中,除了桌上放着的钟表以外,审讯室里面还摆放着检测化学物质的仪器,当瓶子被打开的一刹那,如果有可挥发的气体扩散到空气中,都会被仪器检测出来。

    审讯室外的监控室,局长张岱川、队长秦峰、刑警吕漫池神色紧张的盯着画面中的刘英强,虽说大家已经能预料到瓶子打开后他不可能睡着,但为了记录这个过程,所有人都格外谨慎,不想有一丁点的疏忽。

    刘英强为了拆穿孟忠游,他下午回到局里刻意睡了一觉,就是为了防止晚上打瞌睡,现在的他能确定自己精神状态毫无问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刘英强就这样在审讯室内呆着,他不时站起来踱着步,不时活动着四肢保持精神充沛,监控录像也都正常,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当时间跳到九点二十的时候,刘英强紧张的坐在椅子上,慢慢将桌上那个五彩斑斓的瓶子拿了起来。

    还有一分钟。

    虽然他清楚自己不会在下一分钟睡着,但心里还是有些莫名的紧张。

    相比之下,更紧张的还有监控室的吕漫池,她背在身后的双手紧紧攥在一起,手心出了一层细汗。

    吕漫池不知道自己期待的结果是什么,如果刘英强打开瓶子的一刹那仍旧清醒,那代表孟忠游“贩梦”的手段纯属哗众取宠;可如果他睡着了的话,那事情就变得复杂多了。

    总而言之,这两个结果,无论哪个都对孟忠游非常不利。

    “嘀嗒…嘀嗒…”

    当秒针旋转一圈指向12的时候,钟表上的时间跳转到了九点二十一分。

    时间到了!

    所有人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监控室内的众人圈都紧张的站了起来,他们眼睛紧紧盯着电脑屏幕,空气安静的甚至能听到心跳的声音。

    与此同时,审讯室中的刘英强深呼吸了一口气,他聚精会神的一手握住瓶子,一手捏住瓶塞,慢慢的朝上一拔。

    “啵!”

    瓶子应声而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