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长谈

    更新时间:2017-05-24 19:01:44本章字数:2054字

    孟忠游并没有迟疑,立马拉上手刹开门下了车,吕漫池从车窗探出脑袋鸣不平:“你们俩背着我要说什么悄悄话吗?”

    任太礼眯着眼睛点点头:“对,我们要说一些男人之间的秘密。”

    孟忠游搀扶着任太礼来到“希望之家”旁边的公园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他看着任太礼悠哉的样子,饶有兴致的问道:“不知道爷爷想跟我说些什么呢?”

    任太礼重重叹了口气,伸出满是皱纹的手拍着孟忠游的肩膀:“忠游,我想和你说的,是关于你每个月给孤儿院打款的事情。”

    孟忠游侧脸望着任太礼静静等待下文,一脸平静。

    “我知道你的好心,你想为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们做些什么,不过你开店也不容易,挣的都是辛苦钱,现在龙国政策好了,对咱们孤儿院大力扶持,条件比过去强太多,所以啊,你不要再破费了…先成家后立业,眼下你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攒钱娶个媳妇儿。”

    说到这里,任太礼语重心长道的继续道:“漫池和你这么多年没见好不容易重逢了,你可得好好把握机会。”

    孟忠游点点头:“爷爷的良苦用心我明白,只是我身上一堆麻烦事,不想连累她。”

    任太礼表示理解的点点头:“这十年发生的事情,你没告诉漫池吗?”

    “没有。”

    “打算永远瞒着她?”

    “不,我在等待合适的机会。”

    任太礼双手拄着拐杖,用十分平缓的口气继续道:“拥有了那样的能力,是不是觉得肩上的担子很重?”

    “还好吧,其实拥有这种能力的人,世界上还有很多,我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份子。”孟忠游语气中透露着谦虚。

    “但能像你这样实力强大的,恐怕为数不多了。”任太礼感慨道。

    孟忠游在这个问题上并不否认,他转移话题道:“爷爷觉得这种能力是好是坏呢?”

    “那要看你如何使用它了。”任太礼平静的说道。

    孟忠游闻言点了点头,然后便不再出声。

    任太礼望着远方,微笑着缓缓说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就不跟着瞎掺和了,只要你和漫池现在拥有幸福快乐的生活,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可怜孤独,我这颗心啊,也就放下了。”

    孟忠游看着一脸慈祥的任太礼,十分感激道:“谢谢你让我们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也谢谢你们让我体会到了当父亲的滋味。”

    任太礼十分重情义,他像孟忠游这个年纪的时候妻子撒手人寰,然后任太礼便一直未娶直到现在年过花甲,好在有孟忠游他们陪伴。

    “年轻的时候,我总抱怨世事不公,老了以后才觉得其实老天爷最公平了,他老人家看我一辈子光棍无儿无女,所以让我有了你们这群好孩子,我记得年轻时好多人都劝我找个伴,不说养儿防老好歹也算延续香火,可现在一看,我当年的决定是对的,现在我的孩子不说上千个,上百个也有了,而且他们都很争气,都是各行各界的精英。”任太礼一脸自豪。

    孟忠游笑道:“这个一定破吉尼斯纪录了。”

    “不一定啊,毕竟这世界上像我这样的“父亲”还有很多。”任太礼意味深长的说道。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聊着天,就像一对父子一样坐在长椅上畅谈人生,偶尔经过的行人看到这一老一少聊得火热,他们纷纷冲二人报以会心一笑。

    十几分钟后,两人这才从长椅上站起身,朝着“希望之家”大门的方向走去。

    出了公园,远处大门前停着面包车,吕漫池正坐在这里百无聊赖的看手机,任太礼侧过脸轻声对搀扶着自己的孟忠游说道:“你的事情多让漫池知道一些,无论是对你还是对她,都有好处。”

    “恩,我其实正打算把我的那种能力告诉她。”

    任太礼赞成的点点头不再说话,他看着孟忠游驱车远去,脸上始终带着一阵欣慰的笑容。

    ……

    面包车内,吕漫池按耐不住好奇心,一个劲儿的追问孟忠游。

    “爷爷到底跟你说什么了?跟我讲讲呗?”

    孟忠游握着方向盘专心注视着前方的路,笑道:“爷爷不让我跟你说。”

    “哎呀,你就告诉我吧,我肯定不告诉爷爷。”吕漫池急不可耐道。

    孟忠游侧过脸一本正经道:“那你保证不跟爷爷说。”

    “我保证!我发誓都行!”

    “好,那我就告诉你。”

    说到这里,孟忠游冲吕漫池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爷爷说,你这妆画的不错。”

    “你真烦!”

    ……

    从“希望之家”到市区中心这一路,任凭吕漫池如何软磨硬泡孟忠游半个字都没透露,到后来吕漫池索性也放弃了。

    “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她看着两旁的街道非常陌生,不知道孟忠游这是要带自己去哪儿。

    “我带你去我店里。”

    吕漫池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开着玩笑:“想要推销你的瓶子吗?”

    “你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把梦装进瓶子里的吗?今天,我就把其中的秘密告诉你。”孟忠游不动声色的说道。

    吕漫池一愣,她看孟忠游严肃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但她又有些疑惑孟忠游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不是你的商业机密吗?你就这么大方的告诉我了?”

    孟忠游眯着眼睛笑了笑并没说话,很快车子就驶入了二环的商业街,他将面包车停在旁边的停车位之后,带着吕漫池下了车。

    鲁楠在前台如同一座大山一样纹丝不动,顾客们拿着号码排着队,别看今天孟忠游没来店里,但这些来买梦的顾客们可是热情不减,他们从早上就排队默默等待孟忠游归来,即使鲁楠说的很明白今天孟忠游指不定几点回来,但大家仍旧不放弃。

    两人站在这个没有牌子的店铺前,孟忠游十分绅士的冲着吕漫池做了个请的动作。

    吕漫池轻声笑了笑,跟着孟忠游走进了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