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五感

    更新时间:2017-06-06 11:51:38本章字数:2074字

    如果单纯靠眼睛观察这个淡蓝色的玻璃瓶子,真的很难发现它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当吕漫池的手放在上面轻轻触摸的时候,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瓶子表面有着特殊的纹理,摸上去的感觉就像大树的纹路一样,很有质感,她实在想不通这是一种怎么样的工艺,能让外表看上去剔透明亮,但实则暗藏玄机。

    “人的五感觉器官——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催眠往往会调动人的感觉器官,所以瓶子在这里充当了触觉的重要道具,这些瓶子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之处,可是当你仔细抚摸的时候,你就会明白,触感,是一种多么神奇的感觉。”

    孟忠游说完,继续抓着吕漫池的手引导她去触摸其他的瓶子。

    “磨砂、抛光、颗粒、纵向纹理、冰晶质感、泡沫质感、泥土粗糙感…这些瓶子从表面工艺到软硬温度都各不相同,面对不同受术者梦的内容,我也会选用不同材质的瓶子,因为当他们触摸瓶子的时候,首先触感就给了他们某种心理暗示,这些暗示看起来不痛不痒,但其实它们对“定时做梦”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比如有人想买关于情感的梦,那么就要选用触感柔、重量较轻的瓶子;有人想要买关于金钱的梦,那么就要选用棱角分明、稍有分量些的瓶子;有人想买一些神奇科幻的梦,那么就要选用造型奇特、触感毫无规则的瓶子…”

    说到这里,孟忠游松开手原地转了一圈示意了一下整个屋子,眯着眼睛对吕漫池说道:“你发现没有,我所有瓶子虽然大小、材质、造型各不相同,但它们都有一个相似的地方。”

    吕漫池闻言仔细扫了一眼四周架子上的瓶子,她按照孟忠游的话去思考,果然发现了这些瓶子另外一个特点。

    “这些瓶子…好像大部分都是偏蓝色的。”

    孟忠游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意:“没错,所有的瓶子都是浅色系,大部分选用了浅蓝色。”

    “催眠难道和颜色也有关系不成?”

    吕漫池这句话刚说完,她自己就已经找到了答案,因为刚刚孟忠游提到了催眠依靠人的五种感觉器官,瓶子颜色代表着视觉,所以很明显瓶子颜色也是孟忠游别有用心设计的。

    “颜色能够控制情绪,不同颜色相互搭配也能创造出不一样的效果,就像我们卧室的色彩最好偏暖、柔和些,以利于我们平时休息;家具如果色重,墙面颜色要很淡;若家具色淡,墙面适宜用与家具色彩类似对比色加以衬托。”

    “而且,颜色也是一门科学,我之前看过各国科学家和心理学家对颜色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他们一致得出了“颜色能治病”的结论,事实确实如此,五颜六色的生活用品和家具摆设,将会成为一种有益健康的“营养素”,反之,则对健康不利。”

    “所以,我催眠使用的瓶子大部分都是浅蓝色,因为它是一种博大的色彩,天空和大海这辽阔的景色都呈蔚蓝色,这种颜色能调节体内平衡,同时可消除紧张情绪,使人感到幽雅宁静,有助于使人顺利的进入潜意识状态。”

    孟忠游从架子上拿出一个金色瓶子在手中掂量了一下:“当然,尽管理论是这样的,但一切还需要学会变通,面对不同的人群,有时候也需要特别颜色的瓶子。”

    吕漫池点点头,她看着架子上琳琅满目的瓶子,心里不由得一阵感叹,原来催眠需要的不单单是技巧和手段,道具和环境因素也是极其重要的。

    “真没想到催眠有这么多讲究,今天我算是长见识了。”吕漫池感慨道。

    “人们面对不熟悉的事物,总会感到好奇,当你习以为常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其实这根本没什么。”孟忠游云淡风轻的说道。

    吕漫池眨巴着眼睛盯着孟忠游,十分感兴趣道:“既然暴力催眠术在催眠领域如此的神秘,能够掌握它的人又那么少,你学会它一定花费了很多时间吧?”

    “世上无难事。”孟忠游脸上多了一丝自信。

    “看来,你消失的那十年,就是为了去学习暴力催眠术吧?”吕漫池终于还是忍不住,提到了孟忠游消失匿迹的那十年。

    十年杳无音讯,如今他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吕漫池身旁,一切看似没那么简单,但在某些角度上来讲却又合乎常理,再加上孟忠游掌握了暴力催眠术,这不得不让吕漫池与他消失的这十年联系到一起。

    孟忠游沉默了半晌之后,最终肯定的点点头,表示了确认。

    吕漫池没有再继续追问详细的细节,因为她很清楚此时的孟忠游似乎并不想提及那十年发生的事情,她不想为难他做不喜欢做的事情。

    “好啦,你还是给我多讲讲催眠,一方面呢,让我多长长见识,另一方面,等我回局里也好跟领导解释一下,还你一个清白。”吕漫池用调皮的口气说道。

    孟忠游会心一笑,似乎很愿意慷慨传授有关催眠的一切。

    “好,也希望我跟你说的这些,能让你们对催眠有个不一样的认识。”

    ……

    接下来的时间,吕漫池询问了关于催眠不解的地方,孟忠游就像一个老师一样不停的为她解释,两人在屋子里不知不觉就呆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外面华灯初上,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吕漫池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有些疲惫道:“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感谢孟大师今天亲身讲述的暴力催眠术。”

    孟忠游也跟着起身很贴心的将椅子拉开,为她通畅了下脚下的路:“能为吕警官解答疑惑,这是我的荣幸。”

    “那你不打算送吕警官回家吗?外面可都黑天了。”吕漫池朝外面努了努嘴。

    孟忠游淡淡一笑,他从西服口袋里摸出面包车的钥匙冲吕漫池甩了甩:“秋名山车神随时待命。”

    吕漫池冲他调皮一笑,两人便一前一后的走出房间,离开了店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