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一群专家

    更新时间:2017-06-14 14:22:08本章字数:2157字

    “可监控视频上显示的他确实和凶手有过单方面的及交流啊!”这一次吕漫池并不认可孟忠游的看法。

    孟忠游转头继续看着审讯室里的保安,他伸手在镜子前指了下:“他在表达自己并没有见过凶手的时候,瞳孔并没有变化,这代表着他确实没有说谎。”

    “瞳孔?”吕漫池有些诧异道。

    “没错。”

    孟忠游点点头继续解释道:“人的思维和情绪跟瞳孔关系密切,令人厌恶的刺激能使人的瞳孔收缩;令人感到欢快愉悦的刺激会使瞳孔扩大;恐慌或者兴奋激动时,瞳孔会扩大成平时的4倍,所以我猜测保安所说的属实。”

    “可他一旦要是个惯犯,心理素质极高能够随意控制自己的情绪呢?”

    “眼睛不会骗人,因为瞳孔的变化是中枢神经系统活动的标志。”

    吕漫池更加不解道:“既然他没说谎,那监视录像里面的事情怎么解释?”

    正当孟忠游开口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推开,张岱川带着几个衣着正式的男人走了进来,这几个男人脖子上戴着工牌儿,手里拎着公文包,一个个看上去十分严肃。

    张岱川看到孟忠游的时候一愣,他用责怪的口气对吕漫池说道:“漫池,你怎么带无关人员来局里?”

    “张局,我…”

    “我能帮助你们抓住凶手。”孟忠游语气坚决道。

    张岱川板着脸看了孟忠游一眼,他知道任太礼和孟忠游的关系,看到他强抑制愤怒的样子,张岱川也十分理解他此时的心情。

    “你如果有什么线索,可以随时提供给我们,但现在我们要开会讨论案子,希望你能理解和配合。”张岱川的语气十分平和,但还是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孟忠游并没有继续理论什么,他走到门口停下脚步,回头扫了一眼身后那几个衣着正式的男人,用一种略微蔑视的语气开了口。

    “这几位就是你们请来的专家吗?”

    “恩,有什么问题吗?”张岱川问道。

    孟忠游转过身负手而立,眼睛逐个在这些专家身上一扫而过。

    “心理协会会长杜诚、华夏催眠协会副会长刘斌、龙国催眠研究院院长冯徳志、国际催眠师培训导师张威…久仰各位大名。”

    在场的专家们听到孟忠游准确无误的说出他们的名字和学术地位,全都表示相当高兴,有几个专家对孟忠游微笑的点点头。

    结果孟忠游话锋一转,换了个口气继续道:“可惜,都是一群伪专家。”

    此话一出,屋子里面的众人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华夏催眠协会副会长刘斌冷哼道:“这位先生,请注意你的言辞!你没资格诋毁我们!”

    张岱川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他伸手指着门提高了嗓门:“孟先生,请你离开这里!”

    “既然你们说自己是专家,对于这个案子,你们怎么看?”孟忠游不紧不慢的问道。

    几个专家面面相觑,最后,国际催眠师培训导师张威指着审讯室一本正经道:“这个案子看似疑点重重,其实很简单,凶手是一个擅长瞬间催眠术的催眠师,他催眠了那个保安,所以保安记不起来自己做过什么。”

    孟忠游赞成的点点头:“然后呢?如何解决?”

    “如何解决轮不到你来说吧?你没资格用这种口气质问我们!”张威失去耐心道。

    孟忠游冷冷一笑:“你们打算进入保安的潜意识,揭开催眠被跳过的那段真相,诱导他说出凶手的特征,这就是你们的解决办法。”

    在场的专家们听到孟忠游所说的,全都为之一怔,很显然孟忠游的回答正是他们想要对保安做的。

    一旁的张岱川也跟着眉头一皱,他清楚孟忠游的身份,所以并没有打断孟忠游。

    “你对催眠有过研究?”刘斌抱着肩膀狐疑的盯着孟忠游。

    “不能说是研究,因为我也是一个催眠师。”

    一听到孟忠游和在场的专家们职位相同,刘斌来了兴致,他上下打量着孟忠游:“你是哪个催眠协会的?都考取了哪些催眠权位证书?”

    孟忠游摇摇头:“我只有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

    在场的专家们一起发出一阵哄笑,有的人干脆摇摇头对张岱川说道:“张局,快把这个疯子赶出去吧,他实在是影响我们心情,这样我们无法做事。”

    张岱川沉默了几秒,最终还是叫来了外面的刑警,趁着刑警走进房间的空档,孟忠游宠辱不惊的说道:“怎么?必须有那些毫无用处的证书,才能证明我的能力?”

    “可笑至极,我们在场的专家都是有着十几年的催眠经验,你这个连权位资格证书都没有的人,我们跟你没法交流。”刘斌戏谑道。

    秦峰带着两个同事走进来,张岱川眼神示意了一下秦峰,他看了一眼房间里面尴尬的场面,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

    “孟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请你离开这里,不要让我们为难。”秦峰挡在孟忠游面前,面不改色的说道。

    孟忠游看都没看秦峰一眼,好似眼前所有人都跟空气一样,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审讯室内那个保安身上。

    吕漫池看到同事们要动手带走孟忠游,她立马跑到秦峰面前撕扯他:“松手!忠游真的有实力帮助我们!你们要相信他!我亲眼目睹过他的催眠术!”

    专家们唏嘘嘲笑的坐回到椅子上不再理孟忠游,秦峰见吕漫池这样护着孟忠游,一阵十分不爽的感觉涌上心头,他黑着脸说道:“对于孟先生的伎俩,我一直抱有怀疑的态度,现在有命案和大规模儿童被拐走,这种事情不是儿戏,漫池你理智一点儿,不要将私人感情牵扯到工作中。”

    “秦峰,我让你松手,你听到了吗?”吕漫池咬牙切齿道。

    张岱川在一旁看不下去了:“漫池!注意影响!这里不是感情用事的地方!”

    就在一起都变得极为混乱的时候,秦峰看着在场的一众专家们,眼睛一转心里改变了主意。

    他哼笑着松开手,退后一步张开双臂用十分挑衅的口气说道:“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个催眠师吗?今天你要是把我给催眠了,这个案子你就可以参与进来…如果不能,那你就立刻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