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重要线索

    更新时间:2017-06-15 23:59:20本章字数:2242字

    张岱川并没有阻止孟忠游,并不是因为他畏惧,而是因为他看到了孟忠游那神乎其神的催眠能力,加上这起疑点重重的案子确实和催眠有关,所以张岱川决定听听他到底有何高见。

    “既然在座各位对于凶手擅长催眠术没有疑义,那代表你们都已经看过监控录像了。”

    几位专家听到孟忠游说的,集体点了点头,华夏催眠协会副会长刘斌刚想开口,但他看到呲牙咧嘴的秦峰之后,又悻悻的低下了头。

    孟忠游神色凝重一字一句继续道:“凶手催眠了保安、催眠了一公交车的学生,为什么不催眠爷爷,非要下此毒手杀害他…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

    这番话点醒了张岱川,局里接到这个案子的时候,只是认为凶手怕任太礼的呼喊引来麻烦,但大家都忽略了凶手既然能够隔空催眠保安,并且能够靠催眠让六十多个孩子乖乖的坐在公交车上丝毫不反抗,他也一样能够催眠任太礼。

    可惜的是,凶手并没有这样做,他选择用最残忍无情的方式杀害了任太礼。

    吕漫池在一旁也很赞同孟忠游的话,她相信这一切都不是偶然,但平易近人的任太礼又能和谁有如此深仇大恨?这让吕漫池也是十分疑惑。

    “那些被催眠的孩子们身上也大有文章。”

    孟忠游平定了一下情绪,伸手揉着太阳穴闭着眼睛幽幽道:“凶手对孩子们使用的手段并不是瞬间或暴力催眠术,从那些孩子们配合的程度、以及凶手选择的作案时间来看,他对孩子们下达的催眠指令,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

    “换句话说,凶手一定每天都跟这些孩子们频繁接触,深层暗示他们并下达了一些特殊的指令,这才能够让孩子们在凌晨四点左右集合在外面,井然有序登上公交车,即使爷爷那样拼命引起他们的注意力都无动于衷…”

    说到这里,孟忠游睁开眼望向张岱川:“凶手能够完美的躲避摄像头,却仍然把自己的脸包裹的严严实实,目的就是担心身份败露,如果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他不会计较那么多,再加上这个人跟爷爷有很深的矛盾,而且他每天都有机会频繁接触孩子们,我想这些线索足以锁定几个嫌疑人了。”

    张岱川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一切的矛头全都指向了希望之家里面的人——尽管这是个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

    孟忠游站起身子双手捋了下笔挺的西装,他望着镜子另一端审讯室里面一脸痛苦的保安,语气中略带惋惜:“凌晨四点,是一个人意识最薄弱、精神最萎靡的时间,他能被隔空催眠也是在所难免的事…至于催眠他这种简单的任务,就交给诸位专家们了,毕竟,你们更适合做这种耍嘴皮子的工作。”

    在座的专家们脸都绿了,但他们敢怒不敢言,一是碍于变成“警犬”的秦峰,二是他们确实不敢直面孟忠游,在见识了他那高超的暴力催眠术之后,这些专家们对孟忠游还是服气的。

    孟忠游走到房间门口,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回过头来,他看着一脸忠诚的秦峰蹲坐在地上吐着舌头、哈着气,用略带愧疚的口气道:“抱歉,把你忘了…”

    他伸直手臂对着秦峰打了个响指,厉声喝道:“醒来!”

    话音未落,秦峰身子一抖,随即他便像一个醉汉瘫在地上,直到孟忠游离开了房间之后,他才睡眼惺忪的从地上爬起来,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在场的众人,脑袋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怎么回事。

    张岱川如释重负的站起身子,他看着房间里面的专家们,低声道:“审讯室的保安就交给诸位了,我现在联系下其他同事,将希望之家的全体员工逐个调查,凡是昨晚有作案时间的,一并带回审问。”

    这时,秦峰总算是回过神来,他低着头一脸疑惑的呢喃自语。

    “我…这是怎么了?”

    秦峰伸手挠着头,费尽心思想回忆起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他看着一脸严肃的张岱川,还有桌前十分尴尬的专家们,这才琢磨过来怎么回事。

    “孟忠游呢?他人去哪儿了?”

    张岱川铁青着脸,嘴角抽动道:“走了。”

    秦峰诧异道:“走了?不是说好的要催眠我吗?怎么走了呢?”

    他说完之后摸索着下巴,然后恍然大悟的笑道:“我懂了,他一定是觉得自己无法在五秒之内催眠我,知难而退了,呵呵…我早就说过,他根本就是个坑蒙拐骗的…”

    “你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张岱川威严的喝道。

    吕漫池笑而不语的朝门外走去,她经过秦峰身边时,伸手指了指墙角的摄像头,用十分轻蔑的口气道:“你的表演很精彩。”

    秦峰一愣,见众人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顿感一阵不妙,他离开房间踉跄的跑到总监控室,调取了刚刚他所在房间里的监控,看着画面当中孟忠游对自己做的事情,原本还十分得意的他瞬间面如死灰,他脚下一个不稳,重重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盯着屏幕上自己的“警犬”状态,哑口无言。

    ……

    孟忠游一脸阴郁的离开了警局,吕漫池从里面追了出来。

    “忠游!”

    吕漫池跑到他身边,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有些心疼道:“你要去哪儿?”

    孟忠游眼中满是伤感之意:“爷爷尸骨未寒,先把后事办了再说其他的吧…我现在的状态,也不能集中精力正常思考,至于追查凶手的事情,暂时就靠你们了,等我缓一缓,再助你们一臂之力。”

    吕漫池用力点点头,一脸坚决道:“凶手开着公交车带走了六十多名儿童,如此大的目标根本躲不过警方的排查,再加上现在到处都是摄像头,他很快就会落网!我一定要为爷爷报仇雪恨!”

    孟忠游听得出来吕漫池极力克制情绪,但语气之中还带着哭腔,他伸手拂起吕漫池鬓角的发丝,安慰道:“我们终有老去那一天,总会不断面对这样的离去,我们没有办法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能做的只有默默接受。”

    “爷爷虽然走了,但他的精神和意识永生不灭,你的脑海里还会经常浮现出他微笑的慈颜;为了我、以及关心你的人更加积极而快乐地活着,这才能让爷爷在天堂里更加为你感到自豪。”

    吕漫池咬着嘴唇点点头,她将头仰起不让眼泪掉下来,孟忠游轻抚着她的背,带她上车,朝着医院方向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