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一起睡

    更新时间:2017-06-20 23:41:43本章字数:2201字

    “开什么玩笑,哪有房子没卧室的。”吕漫池并不相信。

    “卧室的墙被我砸了,客厅和卧室合并成了一体,你躺的位置以前就是卧室。”孟忠游解释道。

    吕漫池从沙发上坐起来,指着角落里一个紧闭的房门诧异道:“那个不是卧室吗?”

    “那是厕所。”

    吕漫池感觉一阵尴尬,她没想到孟忠游把房子改造成了一个大客厅,这深更半夜的难道自己要和他独处吗?

    “你…你也真够奇怪的,睡觉不睡床睡沙发?”吕漫池没话找话的问。

    孟忠游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他拍了拍柔软的沙发:“每个人的失眠习惯不同,再说了,我这沙发可比一般的床还舒服,既柔软又宽敞…”

    说到这里,孟忠游靠在沙发靠背上,身子深陷其中继续道:“同时睡两个人没有一点问题。”

    吕漫池的脸“腾”一下就红了,她摆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故作平静道:“其实睡地上也挺好,你晚上可以尽情打滚了。”

    “谁说我要睡地上了?”

    “那你…”

    没等吕漫池说完,就见孟忠游将白衬衫解开两个扣子,露出健硕的胸膛,他不动声色的起身走到吕漫池面前,像一只猎豹享用猎物一样,弓着身子探向她,孟忠游一只胳膊支在沙发后头的墙上,一手伸向吕漫池的脸庞,他整个人要不是靠腿支起一片空间的话,现在已经将吕漫池压在身下了。

    吕漫池被孟忠游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眼前这个英俊男人沉重的呼吸声尽在耳畔,从他身上迸发出来的热量仿佛要把自己融化了,吕漫池看着孟忠游一手支墙,脸朝着自己越来越近,她只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一样。

    “忠游,你干什么…”

    吕漫池一边轻声呢喃一边伸出双手想要推搡孟忠游,结果她那纤细的双手却触碰到了孟忠游结实的胸肌上,男人身上特有的气息令吕漫池触电般缩回了手,眼看孟忠游的脸已经贴向了自己,她嘤咛着转过头去,孟忠游的鼻息喷在她雪白的脖颈,让她痒痒的身体直发颤。

    孟忠游并没有打算放过吕漫池,他身体继续朝前下压,腰部和吕漫池的身体紧紧贴在了一起,他的手穿过吕漫池的发丝,继续朝后伸着,整张脸凑到吕漫池面前,两人鼻尖还差一张纸的距离就贴在了一起。

    一瞬间,无数美好的回忆涌上了吕漫池的脑海当中,眼前这个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如梦一般离开,又如梦一般悄然回到自己身边,他身上仿佛有股魔力,有股令人无法拒绝的魔力,就好像他想做的一切事情,自己都会全力配合满足他一样。

    渐渐地,吕漫池放弃了抵抗,她的双手由推搡渐渐变为了拥抱,身体也从防备变得瘫软,吕漫池双手从孟忠游背后环抱着他,准备去迎接这个男人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但毕竟吕漫池性格十分贞烈,情迷意乱之下,她慢慢闭上眼,轻启朱唇,积压了许久的情绪一触即发。

    “这些年我一直好想你。”

    孟忠游一愣,沉默了两秒钟低声道:“嗯,我也想你。”

    说完,他的手穿过吕漫池的发丝,绕到了沙发后头将里面的折叠床提了出来,然后直起了身子。

    吕漫池只感觉身体一轻,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孟忠游已经将折叠床在厨房展开,一屁股坐上去然后炫耀一般伸手啪啪拍打着折叠床。

    “睡地上多硬,我有折叠床。”

    吕漫池:“……”

    她整个人还保持着拥抱的姿势,不过眨眼间吕漫池立马恢复了常态,但脸上还挂着红晕,孟忠游疑惑的看着吕漫池香汗淋漓呼吸急促的样子,起身打开抽屉拿出一个遥控器。

    “我给你把空调打开。”

    “用不着!”

    吕漫池嗔怒的起身冲进了厕所,就听门外的孟忠游叫道:“出来以后早点睡吧,明天还得去办案。”

    “你睡吧,不用管我!”

    站在洗漱台前,吕漫池发了疯一样抓着头发,她回想起刚刚的那一幕,羞愧的好想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她打开水龙头,用凉水洗了几把脸,这才冷静下来。

    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吕漫池在心里暗暗抱怨着,她回忆起自己刚刚还抽风一样跟孟忠游表了白,还很配合他张开双手拥抱他,可结果他只是为了拿沙发后面的折叠床。

    “我刚刚到底做了什么!天呐!”

    此时吕漫池的心情极度尴尬,已经没有什么词语能够形容她内心的窘态,重点是此时的吕漫池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孟忠游了。

    其实他们两个的关系本就十分微妙,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而且同病相怜都是被遗弃的孤儿,这让他们不由自主的产生相互依赖的情愫,美好年代的青涩感情就这样默默在两人心里生根发芽。

    只是孟忠游十年前的不辞而别令吕漫池十分受打击,这也正是为什么两人现在感情有一层隔膜的原因,即使这层隔膜很薄,但也无法让人忽视它的存在。

    就是这样很微妙的关系,吕漫池刚刚却跟孟忠游说了那么肉麻的话,现在的她真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躲在厕所里思来想去,吕漫池一咬牙一跺脚,按下把手推门走了出去,她打算和孟忠游说清楚,反正话都说到这份上了,索性就把心里对这十年来的杳无音信来个了断,吕漫池早就憋的难受了。

    “吱呀!”

    吕漫池气势汹汹的冲出厕所,结果却发现孟忠游仰面朝天闭着双眼微微响起了鼾声——他竟然睡着了。

    “心真够大的,这都能睡着。”

    站在原地静静等了两分钟,见孟忠游是真的睡着了,吕漫池也松了口气,她爬上沙发,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得意舒缓,很快她就感觉自己眼皮发沉,呼吸开始放慢,渐渐进入了梦乡。

    秋夜的风有些凉,屋子里面只有水族箱的水声和墙上的钟表声交织在一起。

    黑暗中,折叠床上的孟忠游坐起身子轻手轻脚的下了床,他看着沙发上睡得香甜的吕漫池,伸手将地上的毯子捡起,轻轻盖在她的身上,然后又将她压在身下的胳膊轻轻抬起来,以一个舒适的角度平缓的放在身侧,防止她因为手臂发麻而疼醒。

    做完这些之后,孟忠游微笑着轻抚吕漫池的发丝,这才踏实的回到折叠床上,继续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