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出乎意料

    更新时间:2017-06-21 23:19:51本章字数:2245字

    一夜无话。

    连续好几天没能好好休息,再加上任太礼的离去让吕漫池悲伤过度,这一觉她睡得很沉,等天完全亮起来的时候,她被一阵食物的香味儿馋醒了。

    “好香…”

    吕漫池揉揉眼睛从沙发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她看到自己身上盖着的毯子,又看了一眼厨房里面忙碌的孟忠游,不禁心头一暖。

    这个让自己又气又爱的男人,永远都是那样的安静、沉稳,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如此悄无声息,就像他擅长的催眠术一样神秘。

    吕漫池不忍打断专注做菜的孟忠游,她悄悄起身钻进洗漱间开始洗漱,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孟忠游已经在客厅里放好了桌子,几道精致美味的早餐摆在了桌上——养生粥、红枣燕麦片、果蔬沙拉、煎蛋、鲜榨豆浆。

    都说男人做饭时那种认真的样子十分帅气,平日西装革履的孟忠游,此时穿着个宽松的灰色背心,露出胳膊上棱角分明的肌肉线条,他一边用抹布擦拭着案板,一边收拾着剩余的食材,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魅力。

    吕漫池抱着肩膀靠在水晶墙壁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孟忠游。

    “昨晚睡得怎么样?”孟忠游端着碗筷坐到桌前。

    “很好,你这沙发确实比床舒服。”吕漫池也跟着坐下,急不可耐的搓搓手准备开动。

    “别急,先喝杯豆浆暖暖胃。”孟忠游将豆浆推到吕漫池面前。

    吕漫池双手捧着豆浆不断吹着气,小心翼翼的喝着,然后看着满桌秀色可餐的早点,赞叹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棒的厨艺。”

    孟忠游笑而不语的轻轻用勺轻轻搅拌着粥,似乎也很满意自己准备的这一桌治愈系的早餐。

    ……

    吃过了早饭,两人便锁门离开,开车朝着交警大队赶去,按照孟忠游所说,他们要仔细调查一下凶手开的那辆公交车,确认公交车上面是否暗藏玄机。

    等两人到了交警大队的时候,却没想到早有人比他们捷足先登——秦峰一大早就赶到交警大队,带人对公交车里里外外充分的检查了一番。

    此时,秦峰正和一位刑警站在一辆十分破旧的公交车前低声讨论着什么,他看到吕漫池来了,脸上露出一阵笑容,但当他看到吕漫池站着的孟忠游时,笑容却戛然而止。

    “漫池,你们…”

    “我们来查看下公交车上面有没有什么线索。”吕漫池不苟言笑道。

    秦峰点点头,他看了一眼孟忠游并没多说什么,自从上次在警局里面出了糗之后,秦峰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之后局里再谈及有关催眠的问题,他不再像之前那样固执的反对,甚至冷嘲热讽,这都是因为孟忠游对他“深刻教育”的缘故。

    “上去看看吧,其实结果跟咱们昨晚开会时讨论的一样——公交车底部确实有暗门。”秦峰感叹道。

    吕漫池和孟忠游上了公交车,因为公交车十分破旧,两人在车里每走一步就会听到一阵刺耳的声音,座位上蒙上了厚厚的灰尘,依稀能够看到车里面杂乱的脚印,绝大部分是那些孩子们留下的。

    孟忠游来到公交车中间的位置,他蹲下身子查看面前一个长方形、足够一个成年人侧身通过的挡板,挡板四个角并没有螺丝钉,他伸出手沿着缝隙抠住挡板边缘,微微一用力,长方形的挡板便被他抓了起来。

    挡板下方露出了地面,孟忠游双腿并拢,十分轻松地从挡板跳下去站在地上,他慢慢蹲下身子,半跪着从侧面钻出了公交车,吕漫池也学着他的样子从车上的挡板盖着的暗门钻到了外面。

    “凶手果然就是利用这个暗门将孩子们从车上转移出去,借助下水管道逃离监控摄像头的视线,等交警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成功带着孩子们离开,留下空空如也的公交车。”吕漫池在一旁分析道。

    孟忠游并没有作声,他只是返身再次回到车上,从挡板跳下来然后再次返身回到外面,似乎在计算着时间。

    秦峰很赞同吕漫池的分析:“按正常情况来讲,你说的确实没问题,凶手故意改装公交车做了一个暗门,为的就是让孩子们从暗门跳下公交车钻进下水管道当中…”

    说到这里,秦峰脸色变得有些凝重道:“可情况并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孟忠游和吕漫池一起望向秦峰,他们都好奇这里面到底出了什么特殊状况。

    秦峰叹了口气:“今早我们排查了公交车有暗门之后,立刻在交警大队的协助下来到当初凶手停靠公交车的位置,经过现场搜索,发现公交车停靠位置正中央,确实有一个井盖…只不过那个井盖下面并不是供电管道和燃气管道,而是排放污水的脏水井,高速路段的积水以及生活废水都从那个井道排向其他地方。”

    一边说着,秦峰一边拿出手机把现场照片给吕漫池和孟忠游看,为了更直观的让他们了解井盖下面的环境,秦峰特意录了一段视频。

    从视频当中能够清楚地看到,井盖下面是湍急的水流,水流表面漂浮着树叶和一些生活垃圾,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脏水井中难闻的气味,可见凶手带着孩子们从这里跳下去绝对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你搞错了位置?”吕漫池十分的诧异,明显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秦峰无奈的说道:“我也希望是我搞错了位置,可公交车当时就停在这儿,而且周围再没有其他下水管道。”

    身旁的刑警补充道:“最重要的是,这个脏水井下面被不锈钢栅栏封死,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失足、或者车轮陷进去发生危险,先不说贸然跳下去会被脏水淹死,光是能不能穿过不锈钢栅栏都非常难。”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整个案件陷入了死胡同,所有的一切都按照推理进行,公交车的暗门和地面上的井盖也验证了孟忠游他们猜想的没有错,可谁曾想到井盖下面竟然是一个排放污水的脏水井,而且人是不可能穿过栅栏跳进井中的。

    可既然如此,那凶手又是如何在监控摄像头的眼皮子底下,只用短短十分钟的时间将六十多个孩子从车上转移走的呢?难道公交车上的暗门另有用处?

    正当所有人都毫无头绪的时候,秦峰接到了局里的电话,局里同事们将钟玉刚刚带回局里,等待他们回到局里对其进行审问,而且局里同事们通过调查,他们从钟玉身上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