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一夜时间

    更新时间:2017-06-25 23:52:18本章字数:2136字

    秦峰并没有表现出十分的诧异,因为眼前这个谜一样的男人总是会出其不意给他带来惊喜。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之后,这才分开,秦峰继续回局里整理资料,孟忠游则不声不响的走出警局钻进车里,朝着店铺方向驶去。

    正在局里忙碌的吕漫池收到孟忠游发来的信息,他说今晚有点儿事就不来送自己回家了,吕漫池虽然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但还是十分理解的回复了一个“好”字,便继续去忙手头的工作了。

    嫌疑人钟玉被排除掉之后,希望之家谋杀案没有了头绪,局长张岱川发动了相关部门的援助支持,但截止到目前,六十多个孩子没有任何消息,更别说那个熟悉催眠术的凶手了。

    ……

    夜色正浓。

    此时此刻,那个没有招牌的店铺门前,孟忠游从车上走下来,他一手插兜一手放在身侧,看着蹲坐在店铺门口的鲁楠,脸上露出一阵无奈的笑容。

    “阿楠,下次我不在的时候,你就在店里等着就好。”

    鲁楠站起来挠着头憨笑道:“孟哥,我在店里坐着不能第一时间发现你回来,再说了,店里太闷,我还是喜欢外头,嘿…”

    孟忠游闻言便没再继续劝说,他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店里询问道:“这几天店里情况如何?”

    “还是老样子,我嗓子都快喊哑了,但那帮来买梦的顾客就是不死心,非要等你回来,这不么,最后一波顾客刚走,你就回来了。”鲁楠回答。

    “辛苦你了,再过段时间,咱们就能恢复正常营业,你再坚持坚持。”孟忠游用安慰的语气说道。

    “听孟哥的,孟哥让我干啥我就干啥!”鲁楠嘿然笑道。

    孟忠游点点头,他从兜里摸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然后丢给鲁楠了一支,鲁楠如获珍宝一样用蒲扇大的双手捧着那支烟,脸上乐开了花。

    “阿楠,去把箱子准备好放我后备箱里,我明天要用。”

    鲁楠一听这话,脸上露出一阵惊讶的神色:“啊?箱子?你是说…那个实木箱子?”

    “嗯。”

    “明白!”

    鲁楠将烟别在耳朵上,巨人一样的身子走进店铺里,过了十几分钟之后,他这才从店里钻出来,手上多了一个长方形的实木箱子。

    这个实木箱子长大概一米五左右,宽约半米,加上深色木质纹路,让它在黑夜当中显得十分神秘,鲁楠将孟忠游黑色路虎的后备箱打开,将实木箱子小心翼翼的放了进去,从箱子落在车上的声音能够判断出,这个箱子有些分量。

    “砰!”

    将后备箱合上,鲁楠拍了拍手,十分好奇的看着孟忠游:“孟哥,这个箱子你有多久没用过了?三年还是四年来着?”

    孟忠游抬起胳膊看了看手表,意味深长道:“算上今天,有五年三个月零六天。”

    鲁楠一阵惊呼:“我去!这么久了吗?”

    “是啊,五年多了,本以为再也用不上它,真是造化弄人。”孟忠游也是一阵感慨。

    “那孟哥你打算用它干什么啊?”

    孟忠游一脸神秘的用手拍了拍后备箱。

    “我要用它,去抓一个人。”

    ……

    第二天,吕漫池从家里出来准备去警局,结果刚出小区就看到孟忠游靠在车前,正微笑着望着她。

    “昨晚跟谁出去约会啦?”吕漫池开玩笑的问道。

    “人太多,记不清了。”孟忠游顺着她的话答道。

    吕漫池撇撇嘴,她看到孟忠游今天穿的衣服很独特,虽然也是西装,但纯黑色的西装上面影影绰绰似乎有一些暗花纹路,让人忍不住想仔细盯着他的衣服看。

    “听秦峰说,你有重大发现?”吕漫池好奇的问道。

    孟忠游将副驾驶席的车门拉开做了个请的手势,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脸上满是自信的笑容。

    吕漫池见孟忠游十分有把握的样子,顿时知道了孟忠游一定是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她在车上追问了孟忠游一路,但孟忠游只字未提,一直卖关子保持神秘。

    很快,两人到了警局,孟忠游整理了一下衣服,从后备箱拎出那个实木箱子,跟着吕漫池一左一右走进了警局大楼。

    通过昨天的聊天,秦峰知道孟忠游今天一定会提供出重要的线索,加上孟忠游十分有把握的样子,他已经早早的在会议室准备好材料,等待着孟忠游的到来。

    除了一些负责记录的刑警外,秦峰特意还把局长张岱川也请到了会议室,张岱川听了秦峰所说的话,虽说并不否认孟忠游的能力,但也不好太过于表示支持孟忠游接下来要推断的依据。

    就在大家安静等待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孟忠游和吕漫池一前一后走了进来,所有人都注意到孟忠游手里的实木箱子。

    “咣当!”

    孟忠游把箱子重重放在会议室下面的地上,然后十分有礼貌的对着在座的诸位刑警点点头,这才坐了下来,吕漫池坐在了他身边的椅子上。

    秦峰见孟忠游来了,他咳嗽了两声起身说道:“好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请孟先生来说说他对希望之家谋杀案的重大发现吧。”

    在场的所有刑警们的目光全部投向了孟忠游,秦峰的目光当中更是带着无比的自信,他相信孟忠游不会令他失望,张岱川也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孟忠游,等待着后文。

    孟忠游将双手支在下巴上,慢条斯理道:“其实,我什么都没有发现,也没什么线索提供给大家。”

    “哗!”

    此话一出,整个会议室一片哗然,张岱川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秦峰更是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他十分不解的望向孟忠游。

    “孟忠游,这里可不是你开玩笑的地方。”张岱川板着脸说道。

    孟忠游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明白,我说的也都是实话,毕竟凶手太狡猾了,连诸位都没办法的案子,我一个外行人也是束手无策…不过,我现在能确定一点。”

    说到这里,孟忠游扫识了一下众人,他将双手支在桌子上慢慢站起身子,用极其低沉而有磁性的嗓音一字一句的继续道。

    “我们从一开始,其实就已经陷入了凶手的圈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