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深潜

    更新时间:2017-06-28 18:10:49本章字数:2202字

    此话一出,在座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张岱川在短暂的惊愕之后,第一个提出反对的意见:“这不可能,就算凶手能够催眠巡逻的交警,难道监控摄像头也能被催眠?”

    交警大队提供的监控视频确实记录了一辆空空如也的公交车,全程只有驾驶席上的巡逻交警一个人,张岱川不明白就算是凶手催眠了巡逻的交警,如何解释空无一人的公交车呢?

    “之前我亲身接触过凶手开过的那辆公交车,除了公交车底部有一个暗门以外,我还发现公交车被凶手刻意拆卸掉了两列座椅,这样一来,公交车内部空间就变得很大,凶手故意将车停下来,目的是为了让孩子们蹲在公交车的过道中间。”

    “等巡逻交警赶来探头伸进车中查看情况时,其实他就已经被催眠了,凶手借助交警之手将车开到没有摄像头的安全地带,神不知鬼不觉的脱离了我们追踪的视线,张局可以重新看一遍监控录像,按照我刚刚所说的,你一定会有新的发现。”

    张岱川冲着身旁的刑警低声说了句什么,那个刑警点点头,起身将屋子里的灯关上,打开投影仪,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敲了一阵子,大屏幕上便出现了交警大队提供的监控视频。

    这一次,在孟忠游的指引下,大家果然发现了监控视频当中一些古怪的地方,张岱川沉思片刻之后,抬头望向孟忠游。

    “我不太明白,既然他被催眠了,假如凶手让他开车撞墙,那岂不是会因此丧命吗?”

    孟忠游似乎十分理解张岱川的疑惑,他十分有耐心的解释道:“催眠并不是让人失去理智,人在清醒时候不会做的事,被催眠之后也不会做,张局长所说的那种情况,是指被催眠者深度进入自己的潜意识,用我们行话来讲,这叫“深潜”。”

    “说白了,“深潜”的意思就是被催眠者在催眠师的暗示和引导下,通过潜意识改变主观意识、逻辑思维、本能反应等等,不过“深潜”这种极其复杂的催眠方式,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最快也需要几个小时,慢的话需要几周、甚至几个月循序渐进的暗示和引导。”

    “这就是为什么有的人在催眠状态下还是会撒谎,原因并不是他没被催眠,而是他的潜意识并没有完全信任催眠师,也可以说进入潜意识深度不够,这时候就需要催眠师与被催眠者的潜意识达成一种足够信任的状态,也就是我一直所说的“深潜”催眠方式。”

    说到这里,孟忠游看着沉默的张岱川继续道:“不过,能够使用“深潜”的催眠师少之又少,他们的稀缺程度好比大海中的一块石子,至少在整个龙国,会用“深潜”的催眠师不超过十个。”

    张岱川闻言暗暗反应了一会儿,最后茫然的摇摇头:“我没太听明白,你说的这个“深潜”,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好,那我就说的简单点。”

    孟忠游站起身子像一位传授知识的老师一样讲道:“我们都知道沸腾的水会烫伤我们、被刀片划伤会疼得缩手、过马路时看到红灯要停下脚步等待,这是主观意识与人体本能相互作用反馈给大脑的信息。”

    “但如果催眠师对一个人“深潜”,在他的潜意识里面植入或者诱导一些危险的信息,那么主观意识和人体本能都会发生变化,比如催眠师让你潜意识认为你只有喝下沸腾的水才能解渴、身体痒痒必须用刀片划、过马路时红灯行、绿灯停,等被催眠者醒来时,一旦遇上这些触发点,他就会不由自主的做出危险的事情,因为被催眠者的潜意识已经改变了他的主观意识。”

    “再直白点来讲,其实就是欺骗,催眠师利用“深潜”欺骗被催眠者的潜意识,让他将那些极其危险的举动当成是对自己有好处的行为。”

    “所以说,那位巡逻的交警并不会做出危险的事,那是因为凶手没有足够的时间对他进行“深潜”,从监控视频当中我们能知道,他探头观察公交车内部的时间只有十几秒钟,凶手利用这个时间只能控制他开车将他们拉到安全地带,至于让他做其他事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在场的所有人听到孟忠游讲述的“深潜”,全都感到不寒而栗,他们没想到催眠竟然能够改变一个人对事物的认知,甚至生活中的一些基本常识。

    大家开始联想之前接触过那些匪夷所思的案子,比如一个人突然失去理智做些愚蠢的事,他认为是自己冲动不理智才那么做,但会不会是因为催眠师对他进行“深潜”了呢?

    “那么,你会“深潜”吗?”张岱川别有用意的开口问道。

    孟忠游点点头,又摇摇头:“知道方法,但从来没使用过,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还是不会。”

    张岱川让人把投影仪关掉,会议室的灯打开,众人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整个屋子里面的气氛变得极其微妙,就好像孟忠游刚刚开启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大家通过这扇门看到了前所未有的景象,这让他们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众人沉默了几分钟之后,张岱川不假思索的说道:“接下来你打算再次催眠那位交警,让他带咱们去找凶手下车的地方?”

    “不,我要进入他的潜意识,将那段被隐藏的记忆释放出来。”孟忠游一字一句的说道。

    “催眠和进入潜意识有什么区别吗?”张岱川反问道。

    孟忠游伸出手比划着说道:“催眠下达的命令,就像将一根绳子打了结,我想做的是解开绳结,而不是再打一个,绳结打的越多,绳子越承受不住负担,直到最后绳子缠成一个死疙瘩无法正常工作,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人也是一样,一个人承受不住太多次数的催眠命令,不然会导致人格分裂、精神失常,最终变成一具行尸走肉。”

    张岱川点点头表示明白,他沉沉的叹了口气说道:“你需要我们帮你做什么?”

    “一间不被任何人打扰的屋子就行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秦峰忍不住在一旁不放心的问道:“不需要我们再为准备些别的东西了?”

    孟忠游胸有成竹的拍了拍身旁的实木箱子,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有它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