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章 追

    更新时间:2017-12-12 16:23:27本章字数:2183字

    大楼内的情况十分混乱。

    不断有失控的市民冲进楼里,到处都是厮打的声音,再加上整个大楼光线不足,不少人被绊倒滚下楼梯,狭窄的楼道里挤满了人,一脚下去软绵绵的,不是踩到手就是踩到脚。

    孟忠游首当其冲,被三个强壮的青年扑倒,他抽身飞起一脚踢开一个,其他两个被钱小乐和苏俊哲放倒,吴楠楠举着一个巴掌大小的喷雾不断摇晃,有人想她跑来,她对着眼前空气迅速一喷,闻到气味儿的人立马颓然倒下。

    “上楼!”

    听到孟忠游的吼声,大家也不恋战,纷纷放倒迎面冲来的人群,大步冲向楼上。

    他们心里很明白,凶手之所以造成这样的混乱,就是想争取时间逃走,同样,逃走的话孩子们就不可能被转移,所以孟忠游要做的就是用最快速度阻止凶手逃跑。

    远处的楼里,吕漫池这边利用热感应夜视仪看到凶手上到三楼之后,直接来到了天台,此时孟忠游也已经冲到了三楼,看到孩子们安然无恙的缩在房间里,孟忠游松了口气,他让其他三人把三楼大门锁死,然后在这儿保护孩子,自己则追向了天台。

    堪比杀父仇人的凶手就在自己眼前,孟忠游绝对不会丢失良机。

    ……

    废弃幼儿园天台上,身穿黑衣、顶着鸭舌帽、戴着口罩的凶手挪到了天台边缘,这三层楼的高度跳下去非死即残,凶手当然不会这么愚蠢,他冲着天台旁边三米左右的公寓楼吹了个口哨,公寓楼的天台瞬间探出两个穿着睡衣的人,他们神情呆滞的将一个长长的梯子隔着高空搭在了天台边缘,凶手便闲庭信步的顺着梯子朝着对面的公寓楼走着。

    因为北三旗村楼与楼之间的距离很近,有的楼打开窗户就能伸手摸到对面的墙壁,凶手借助这特殊的地势环境,还有被催眠的人们从天台递过来的无数梯子,他几个跳跃便已经离开了幼儿园的大楼,跑到了距离很远的公寓楼天台上。

    吕漫池见凶手要开溜,她急忙翻窗跳下朝凶手所在公寓楼跑去,奈何周围被催眠的人们瞬间发现了她,几人叠罗汉似的将她牢牢压在了地上。

    孟忠游撞开天台的门,就见凶手正在天台上不停跳跃着朝北三旗村外跑去,他咬牙切齿的一个助跑,“嗖”的一下跳到了对面的天台,朝着凶手逃窜的方向紧追不舍。

    天台上被催眠的人们竟然有序的提前把梯子搭在楼与楼之间,凶手从梯子上走过之后,他们便迅速的撤掉梯子,孟忠游不断从这个楼跳到另外的楼,他使劲全身力气将距离越缩越短,好几次都差点从楼顶跌落,但他并不在意。

    “砰!”

    身后天台的门被撞开,几个四肢着地的人如同狼一般冲向孟忠游,眼看着就与凶手一楼之隔,无奈之下他只能背靠墙壁先对付着这几个失控的人。

    凶手站在隔壁的楼顶,竟不着急逃跑,他转过身子蹲在角落,静静观赏着孟忠游身手矫健的不停放倒那些被催眠的人,借着月光,能看到凶手眼中带着戏谑的笑意。

    北三旗村外面的警车上已经趴满了人,还有许多失控的人将所有道路挤得水泄不通,别说车了,人从中间穿过去都难,整个北三旗村几万流动人口基本都在大街小巷上蹿下跳,可想而知周围一切交通道路瘫痪程度有多么糟糕,这也是为何凶手如此猖狂的原因,现在没人能抓到他。

    远处警笛大作,前来增援的警员已经赶到,但他们根本控制不了乱作一团的北三旗村,凶手见增援的警力来了,这才站起身子继续朝北三旗村边缘逃去。

    孟忠游将最后一个缠住自己的人放倒之后,踉跄着跳到旁边天台,马不停蹄的继续追赶。

    幼儿园大楼内,钱小乐在楼里找了一大圈,最后终于找到了正在工作的备用发电机,他搬起一个大花盆照着发电机砸去,就听一声巨响,发电机停止了工作。

    与此同时,那魔性的儿歌也戛然而止。

    催眠的音乐声消失了,原本狂躁失控的人们渐渐恢复平静,那些趴在警车上、叠罗汉的人们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几分钟后,恢复意识的人们一脸无措的四下张望,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在外面,更不知道刚刚他们所做的一切。

    吕漫池从地上爬起来也不管周围懵逼的人群,她和秦峰迅速召集警员朝着刚刚凶手逃离的方向奔去,只是前面已经没了路,他们必须从外侧绕路才行。

    看着天台几个住户傻愣的举着梯子站在原地,吕漫池气的直跺脚,她冲上楼顶让那些住户把梯子搭好,然后带领一群同事按照凶手的路线在天台飞速狂奔。

    可惜的是,凶手已经趁乱完全逃离了北三旗村。

    现在,孟忠游正在郊区的树林子里极速狂奔,不知名的植物划在他的身上,手上已经被树枝划的鲜血淋漓,但他却浑然不觉,双眼仍然死死盯着前方不远处同样奔跑的人影。

    从刚才的公寓楼跳下,孟忠游与凶手之间的距离越缩越短,但他的体力也已经消耗殆尽,刚刚在天台上解决的那帮人就让他体力不支,再加上这一路不停歇的奔跑,他已经是强弩之末。

    同样,凶手的体力也已经到达了极限,孟忠游这一路穷追不舍的同时,他发现凶手的奔跑速度和体力明显不是年轻人,甚至连中年人都不及,加上凶手体态臃肿,这更加印证了凶手是老年人的假设。

    难道,凶手真是爷爷的弟弟?

    孟忠游心乱如麻,眼下他没法思考太多,前方凶手距离越来越近,他声如洪钟的冲着前方吼道:“你以为你跑得了吗!”

    凶手头也不回的继续跑,丝毫不理会身后越来越近的孟忠游,远处的警笛声也由远及近,北三旗村外的郊区在黎明之际变得热闹非凡。

    绝对不能让他溜掉!

    孟忠游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双腿已经开始不听使唤,凶手也好不到哪儿去,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到二十米了。

    他并不知道凶手为什么要朝着这条路不要命的跑,北三旗村周围的地图孟忠游已经了如指掌,凶手借助被催眠的人们从北三旗村逃出来这在情理之中,但眼前这片郊区凶手是绝对不可能脱身的。

    可是回想起凶手缜密的心思,孟忠游又变得十分紧张,难道说,凶手还有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