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往事

    更新时间:2017-12-13 18:13:26本章字数:2042字

    日子在紧张和忙碌中度过,这期间帝市公安局把精力全都放在抓捕任太义的案子上,犹豫警方目前处在策划抓捕和搜集情报阶段,孟忠游、钱小乐、苏俊哲和吴楠楠并不能帮上什么忙,他们只能暂时在孟忠游的店里养精蓄锐。

    这些日子,孟忠游的店也一直处于没有开张的阶段,虽然每天都有很多顾客排队,但最后都被鲁楠驱散了,好在前来买梦的顾客们乐此不疲的仍然每天都来,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

    孟忠游自然没有贩梦的闲心,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偶尔会出去走一走,拿着酒瓶子喝一杯烈酒刺激刺激味觉和大脑。

    钱小乐和苏俊哲倒是浪的很,他们充分利用时间,将帝市的酒吧街和夜店都玩了个遍,两个人虽然目标不同,但赌博和女人是男人永恒不变的主题。

    相比之下,吴楠楠就显得有正事多了,她在孟忠游店里细心的研究他那些催眠黑科技,并且和孟忠游交流了很多药剂上的学问,两人分别了这么多年,一到各自擅长的领域,自然有很多的共同语言。

    “早知道你这液体药剂能够达到瞬间解除催眠状态的作用,那天在北三旗村你一个人就能独当一面。”孟忠游一边把玩着手里巴掌大小的瓶子,一边呢喃道。

    这药剂正是上回在北三旗村他们冲进楼里时遇到被控制的人,对着他们一喷,瞬间就会解除催眠状态。

    吴楠楠晃动着手里的小瓶子,用专家一样严谨的口吻说道:“液体药剂和粉末药剂不同,相比之下液体其实是最不好把控的,小规模范围内还可以,要想达到瞬间解除大规模催眠状态的人,还得是粉末药剂,而且最重要的是,解除催眠状态的比例不好调试,不能让每个人都平均吸入药剂。”

    “我一直不明白,这种解除催眠的药剂,究竟是什么原理。”孟忠游好奇道。

    像孟忠游他们这种瞬间催眠术能够达到的催眠深度,就连叫喊和噪音都无法干扰,吴楠楠手中的药剂竟能瞬间唤醒被催眠的人,实在是神奇。

    “简单来说,就跟咖啡和红牛能让人兴奋地作用是一个道理,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使用药剂能让人进入催眠状态,那么解除催眠状态的原理,只要和前者相排斥就好,一切逆着来,就能达到相反的效果。”

    “那要复杂点说呢?”

    “复杂的说,可就涉及太多问题了,比如神经、下丘脑、反射神经元等等…我还是觉得像孟哥你一样拥有过硬的本事才行,药剂只是辅助的道具罢了。”吴楠楠笑着说道。

    孟忠游眯着眼睛望向窗外:“我们几个学习催眠的时候,数你最聪明,你擅长用最简单的方法达到目的,而不是像我们三个,笨拙的老套路。”

    吴楠楠神色有些迷离:“不知道那个地方现在是什么样子,我们已经离开那儿多久了?好多年…我已经记不清了,孟哥这些年回去过么?”

    “没有,回去一次好难,回去了再出来恐怕就难了。”

    孟忠游若有所思的说完,他不经意间将衣袖挽起,露出一个奇怪的纹身。

    纯黑色的纹身十分清晰,那图案是一棵树,树的根茎错综复杂往下蔓延,尽头连接着一个大脑,整个纹身虽然只有指甲大小,但看得出纹得很精致、很独特。

    这个纹身在吴楠楠、钱小乐、苏俊哲身上都有,它代表着一个神秘的地方——那是孟忠游十年前不辞而别所生活的地方。

    “既然我们选择从那里离开,就注定要带着责任活下去,对吧。”

    吴楠楠看着面无表情的孟忠游,用力点点头。

    “对!做出了选择,就要去面对所遇到的一切!”

    孟忠游和吴楠楠正回忆着往事,鲁楠掀开帘子钻了进来,他的目光和吴楠楠撞到一起,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憨笑着打了声招呼,这个巨人似的硬汉在吴楠楠这种温柔的美女面前害羞,那样子显得十分好笑。

    “孟哥,吕警官来了。”

    孟忠游从椅子上站起身掀开帘子,正好看到吕漫池和那些前来排队买梦的顾客站在一起。

    吕漫池穿了件白色职业短裙,她那英姿飒爽的劲儿在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

    结果没等两人开口说话,一旁排队买梦的顾客们先疯了。

    “大师你终于出现了!我等了你一个多月了!”

    “大师!卖我个发财梦!”

    “我要在梦里喝寡姐洗澡水!”

    孟忠游尴尬的绕过那些直往身边扑的顾客,一把抓过吕漫池的手带着她飞奔回帘子后面的小屋,鲁楠及时挡在门外,将那些蜂拥而上的顾客推了回去。

    “今天不营业!不卖梦!回去!”

    ……

    嘈杂声越来越远,吕漫池笑着调侃道:“你这人气赶上明星了,粉丝们对你很疯狂啊。”

    孟忠游一边拉着她朝前走,一边头也不回的笑道:“你刚不也排着队么?”

    “臭嘚瑟吧你。”

    二人进了屋,吴楠楠起来跟吕漫池打了声招呼,然后便调皮的笑着离开,她可不想当一个明亮的电灯泡。

    孟忠游给吕漫池倒了杯咖啡,坐在了她身旁的椅子上,两人距离靠的很近,他能闻到吕漫池身上特有的香气。

    “这段时间很忙吧?”

    吕漫池轻抿了口咖啡,点点头又摇摇头:“毫无头绪的瞎忙,局里现在转换方向,一边调查任太义的下落,一边把重心放在那些孩子们的通讯方式上,就像你说的,我们想要从聊天工具上下手,获取更有用的信息。”

    孟忠游赞许的点点头:“希望能从聊天记录里得到任太义更多的线索。”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内容基本都放在了案子上,吕漫池喝光了一杯咖啡,改变了话题。

    “偷得半日闲,今天不聊工作的事情,说点别的吧。”

    “好,你想说什么?”

    这时鲁楠从外面经过,细心地吕漫池瞬间发现了鲁楠腰里挂着个军用迷彩水壶。

    “就来说说那个大个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