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8章 一切终是梦

    更新时间:2017-12-14 14:26:13本章字数:2103字

    孟忠游也不卖关子,他反问吕漫池:“要想让一个人拥有好好生活的力量你该怎么做?”

    “鼓励?”

    “不,是希望。”

    孟忠游看着鲁楠一脸憨笑的摩挲着瓶子,就像一个孩子爱护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

    “心中有希望,才会有力量积极乐观的生活,所以我为阿楠单独准备了一个瓶子,那里面装着他的‘梦’。”

    孟忠游贩梦的手段是靠催眠植入暗示,开启瓶子就是触发暗示的开关,所谓的做梦也就是催眠而已。

    “你不是说大个儿脑袋受过伤没办法被催眠么?那你怎么还给他做了个瓶子?”吕漫池不解的问。

    “这就是我说的希望,举个例子,一个得了绝症的病人问医生自己的病有没有可能治好,医生如果实话实说,那么病人根本不会跟病魔作斗争,最后郁郁而终;相反,医生如果告诉病人,他的病一定能治好,先不说最后结果如何,这样做至少能唤醒病人心中求生的本能,他会为了让自己活下去变得积极起来,哪怕结果依旧撒手人寰,至少在这段日子里,他是快乐的、勇敢的。”

    “阿楠的愿望就是能够想起自己过去的一切、找回自己的记忆,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你总要给他一个希望,让他积极向上的活下去,而不是自暴自弃。”

    “我贩梦的事情阿楠并不知道原理,他只知道我有把梦装进瓶子里的本事,于是我找了个瓶子送给他,并让他知道,假如有一天他打开瓶子,他过去所有的一切就会出现在他的梦里,到那时,他会看到自己过去的种种,找回那些遗失的记忆。”

    “那他打开了吗?”

    吕漫池实在好奇鲁楠打开瓶子发现自己并没有做梦,孟忠游该如何圆谎。

    “这么多年来,阿楠从没打开过瓶子,以后也不会打开。”

    “为什么?”

    “因为打开瓶子会有附加条件——如果阿楠打开瓶子之后,他虽然会得到以前的记忆,但从此以后,他就会忘记我是谁、不会记得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不记得我孟忠游、不记得贩梦店铺、不记得我们所经历的一切。”

    吕漫池恍然道:“懂了,善意的谎言总比鲜血淋漓的现实好。”

    “恩,就像阿楠每次问我他的过去,我一直对他说他是一个孤儿,也是一个出色的军人…揭开伤疤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对比一下前因后果,我觉得人活的开心总比活的辛苦强。”

    “这也是你贩梦的初衷。”吕漫池接过他的话。

    “没错,我之所以贩梦,并不是满足自己的需求,我是想让世人明白,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为了什么。”

    “金钱?权力?得到了这些之后呢?或者说利用这些去做什么?吃、喝、观、玩,说到底最后能受用的还是心理上的满足,毕竟你所得到的一切最终都会跟着你一起消亡,尘归尘、土归土,甚至没人记得你在世上走过一遭。”

    孟忠游看着屋子里琳琅满目的瓶子,意味深长道:“久而久之你会发现,人的这一生其实和梦没什么分别,唯一的不同点就在于梦里的一切都不是真的,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一切却看得见摸得着,除非等几十年后寿终正寝,那次算是人生这场‘梦’醒了。”

    “但是这两者之间还有个共同点,那就是都会让我们感同身受,心里经历了同样的情感,甚至现实生活中花钱满足不了的心理需求,在梦中都能被满足,比如有人想上天入地、有人想征服宇宙、有人想成为超人…人们被现实的枷锁束缚,无法满足心理需求的这些种种,好在‘瓶子’很完美的解决了问题。”

    吕漫池觉得孟忠游说的很对,当你大彻大悟之后,你就会发现现实与梦境除了形态和表现方式不同以外,梦境更大程度上能够带给我们最迫切的需求。

    “好奇你是如何想明白这些大道理的,你应该去参加演说家类似那种选秀的节目,肯定一战成名。”吕漫池托着下巴有些崇拜的看着孟忠游。

    “那多没劲,还不如用瓶子来得快。”

    “你还能自己催眠自己不成?”

    “理论上是不行的,催眠师不能催眠自己,这就跟杀猪的不会把自己手放案板上当肉切了一样,我们本身就知道其中的真相,总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吕漫池“哦”了一下:“听你的意思,理论以外还是可能办到的了?”

    “那就得抛开理论,说说没理没论的猜想了。”

    两人就这样坐在店里说天侃地,吕漫池喜欢听孟忠游讲述他世界里面的任何东西,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沙滩上晒太阳、吹海风,让人什么都不想做,除了静静地享受以外,别无他求。

    在办案的时候,穿上警服的吕漫池显得干练、雷厉风行,但在孟忠游身旁时,她却安静的像只乖巧的小猫,不时“呜喵”几声,一言一行都让人感觉温柔怜爱。

    而孟忠游在她的眼中永远都是神秘的,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似乎都会给她带来惊喜,所以吕漫池无时不刻的对孟忠游抱有无限的期待,孟忠游就如她期待的那样,永远不会令她失望。

    ……

    这段日子,吕漫池每天下班都会来孟忠游这里,她一方面是想多陪陪孟忠游,另一方面是和他们聊一聊案情的进展,生活还得继续,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

    好在秦峰这段时间跑遍了诸多互联网平台,在多家社交平台的配合下,警方终于在聊天软件上,找到了线索。

    在这之前,孟忠游就猜测凶手没有长时间接触孩子们的机会,那么他要完成催眠一定是靠电话、电脑这类能够传达语言或者文字消息的平台对孩子们进行催眠,所以警方这段时间跟多方社交平台沟通后,让他们通过数据恢复和重置,掌握了任太义与失踪孩子们的聊天记录,并从记录里面发现这些孩子们之前都在一个神秘的聊天群里,任太义正是这个聊天群的群主。

    至于如何利用聊天催眠并且控制那些孩子们,警方最后调查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这一切,都跟风靡网络的“鲸鱼游戏”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