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老朋友

    更新时间:2017-12-21 18:28:40本章字数:2099字

    “难道还有催眠大师没露面么?”吕漫池好奇道。

    孟忠游摇摇头:“还记得我有一些催眠的黑科技吗?感应情绪的水晶球、生物电流口香糖、模拟大自然声音的八音盒…”

    吕漫池回想起上次为了“深潜”李军时,孟忠游带着一个箱子回警局,箱子里装着琳琅满目的催眠道具,那些道具脑洞大开,在现实生活中吕漫池闻所未闻。

    “这些催眠黑科技都出自我那位老朋友之手。”

    说完,孟忠游也不过多解释,他开车载着众人朝自己的贩梦小店驶去。

    到了店里,众人本以为孟忠游口中所说的老朋友就在店这边,结果他把车停好之后,换上了他那辆破旧不堪的秋名山神车五菱宏光。

    “阿楠,走了,上车。”

    鲁楠从店里探出头:“去哪儿啊孟哥?”

    “去找铁哥。”

    “啥?”

    鲁楠一听这话,瞬间像个开心的孩子一样原地又蹦又跳,他迫不及待将卷帘门拉下来,然后一头扎进面包车,那巨大的身躯撞进来把整个面包弄得摇晃不已,好像随时可能翻车一样。

    吕漫池看着鲁楠巨人一般的身躯委屈的蜷缩在车里,不觉一阵好笑,但她看到鲁楠腰间挂着的那个迷彩水壶,心里又是一阵辛酸。

    鲁楠似乎也知道自己占了车里一大半空间,他尽量靠在车门边上,脸涨得通红,一个劲儿跟吕漫池他们礼貌的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太占地方了,对不起…”

    吕漫池笑着摆摆手:“没关系的阿楠,车里位置足够用的。”

    鲁楠闻言咧嘴笑了笑便不再说话,扭着头看窗外的风景去了,只不过众人心里都在好奇,这个名叫铁哥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

    五菱宏光驶离了繁华的市中心,朝着郊区方向开去。

    渐渐地,面包车两侧的高楼大厦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平房和棚户区,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周围都是崎岖不平的山路,茂密的树丛遮住了头顶的阳光。

    孟忠游最后将面包车停在了一片空旷的草地上,这里前后左右都不见人的踪迹,只有远处的山坡上耸立着密密麻麻的墓碑,空气中弥漫着腐朽和烧纸的味道,气氛十分诡异。

    “孟老板那朋友不会在棺材板里面躺着呢吧?”钱小乐调侃道。

    吴楠楠抱着自己搓了搓肩膀,似乎觉得这地方很阴森恐怖,即使是大白天也让人感到惴惴不安。

    吕漫池没有说什么,她继续跟着孟忠游朝着树林里走去,反倒是鲁楠这个大块头下车后异常兴奋,跟只大猩猩一样手舞足蹈。

    孟忠游带着众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树林里穿梭了十几分钟,前方的视线渐渐开阔起来。

    “就在那儿。”

    顺着孟忠游手指的方向望去,就见远处半山腰的空地上,屹立着一个锈迹斑斑的废弃工厂。

    工厂外面的围墙已经崩塌破损,成百上千量废弃的汽车层层叠叠,将整个工厂围起来,在这荒山野岭之中显得十分奇特。

    众人拨开齐腰的荒草,一路下山走近了这座工厂,当他们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能够听到工厂伸出传来机械相互撞击的脆响,似乎里面有某种机器正在运转。

    孟忠游和鲁楠在前面带路,他们绕过几个废弃的车间之后,轰鸣声越来越大,周围破败的景象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现代化的装备,除了一些生活必需品以外,吕漫池甚至看到某个车间的角落里停靠着一辆价值百万的崭新红色跑车。

    最令她吃惊的是工厂中间还立着一个火箭状的东西,旁边的电子仪器还显示着数据,实在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

    工厂内部的墙上悬挂着数不清的酒瓶子,酒瓶子密密麻麻,风一吹过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角落里一个卷曲的纸状物上面在变换着影像,那竟然是一个柔性显示屏,随风舒卷,十分神奇。

    自动捉蚊虫的无人机、3D投影的高山流水、全息监控、悬浮在头顶的液体…总之吕漫池他们所看到的一切,都仿佛在做梦一样。

    再朝里面走去,一个用汽车、电脑琐碎零件堆起来的变形金刚映入眼帘,钱小乐凑过去伸手戳了下这个五六米高的庞然大物,没想到它竟然猛地挥动胳膊做了个砸地的姿势,众人被吓了一跳。

    变形金刚下巴一张一合,发出电音合成的声音:“非请自来,死路一条。”

    吕漫池松了口气,无奈的笑起来,她忽然觉得这个叫铁哥的人倒是挺有意思。

    废弃工厂被这个叫铁哥的人改造成新奇发明的展览馆,她不知道这个人目的为何,跑到这荒山野岭上找个废弃工厂研究这些奇怪发明,难怪孟忠游能从铁哥这里得到催眠的黑科技,现在看来,确实名不虚传。

    正当众人参观工厂里面种种千奇百怪的电子科技时,一个黑影从众人头顶跳了下来。

    “嗖!”

    吕漫池只感觉眼前一花,定睛一看,就见一个“全副武装”的人踩着旱冰鞋在众人面前的空地飞速转圈。

    这人戴着涂鸦头盔,身上穿着一件沾了油渍的牛仔衣,下身穿着穿黑色紧身裤,膝盖上绑着两个红色护膝,身后背着一个散发着金属光泽的硕大背包,从背包上延伸出两根手指粗细的橡皮管连接脚上的旱冰鞋。

    “嗤嗤!”

    旱冰鞋尾部不断朝外喷气,戴头盔的人靠着喷漆旱冰鞋移动速度相当之快,这人仿佛没看到孟忠游他们一样,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围着工厂一圈一圈飞速滑着、翻腾着。

    站在一旁的鲁楠按耐不住,他搓了搓手,就跟内急找不到厕所似的冲滑旱冰的人大吼着。

    “铁哥!”

    鲁楠这一嗓子惊得工厂外树上的鸟儿扑棱着翅膀一飞冲天,与此同时,这个被叫做铁哥的人一个帅气的跳跃,原地来个急刹车,似乎听到了鲁楠在呼唤自己。

    孟忠游侧过头,对吕漫池示意道:“这就是铁哥。”

    远处的铁哥将方向对准孟忠游他们这边,不紧不慢的滑到众人面前,似乎在仔细打量着来访者,在围着众人缓缓转了两圈之后,铁哥终于停在了孟忠游面前,然后伸手将头盔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