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3内幕

    更新时间:2017-05-24 15:15:51本章字数:2357字

    温十一小跑进了洗手间,短信发给了吴至声:“8808,东西准备好!”

    短信回复:“OK!”

    “呕~”一醉醺醺的女孩正趴在洗手台上呕吐。

    温十一从抽纸盒扯出一把面巾纸递上去。女孩穿了一套酒水标志的荧光绿服装,她是酒水推销员。

    “谢谢!呕!”女孩难受的皱起眉头。

    温十一见她的身材和自己差不多,便问:“你喝醉了?还能不能认出我?”

    “我没醉!你,噢!我认得!阿梅!呵呵呵。”女孩睁大眼睛看着温十一,女孩的双手吃力地撑在洗手台上。

    “嗯,看来你确实没醉!”温十一用胳膊肘朝她后颈一使劲,她整个人就晕倒了。

    趁着洗手间里没人,温十一赶紧把女孩拖到厕所里,速度的更换了她衣服。

    温十一对着镜子一看,超短裙有点太短,高跟鞋还有点大,她拉了拉上衣,领口也太低了!

    她心里暗想:待会,等吴至声一来,就伺机进入黄老板的包房,成败在此一举!

    “十一?”吴至声和温十一碰面,他差点没认出她来。

    “嗯,时间紧迫!走!”温十一找了一个酒水推车,把吴至声带来的麻醉针和手枪藏在酒水推车里。

    温十一敲了门,把酒水推车拉进去,笑着说:“老板,尝尝这款酒好不好?”

    包房里除了黄老板、那个撒娇女人、四个手下之外还有三个陪酒女。温十一看好了他们的位置后,把酒水车故意往黄老板的方向推。

    “小妞!来呀!”黄老板色迷迷的盯着温十一的呼之欲出的丰满胸部。

    “呵呵呵!好!”温十一不慌不忙的往高脚杯里倒了一杯酒,用托盘端着。

    黄老板的手下突然站起来,说:“等下!”

    温十一心惊,手摸着托盘下的枪。

    黄老板的手下伸出手,端起高脚杯,先是闻了闻,然后尝了一口,说:“味道不错!”

    ‘咚咚!’两声敲门声后间隔一会儿,又响起‘咚咚咚!’

    那是吴至声进门的暗语,温十一趁着黄老板的手下不注意,托盘狠狠的摔到他的头上,他被打得倒退了几步,其他手下准备反击时,温十一拔枪,枪口已经指着黄老板的头。

    “都别乱来!”黄老板紧张的赘肉颤抖着。

    在陪酒女的尖叫声中,吴至声进门把点歌音乐开到最大声。

    黄老板的手下准备擒住吴至声,却不料吴至声先发制人,‘咔’一声!黄老板的手下胳膊被拧的脱臼。

    “配合一下!”温十一给撒娇女人使眼色。

    撒娇女人也是个聪明的人,说:“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没看见!”

    另外三个陪酒女也拼命的点头:“什么都没看见!没看见!”

    吴至声从酒水推车里拿出麻醉针,黄老板的手下们相互使了眼色,一拥而上和吴至声扭打起来。

    黄老板眼珠子叽里咕噜乱转,正找机会溜走,可是看看温十一那握枪的手法就知道,她是个练家子!

    “信不信我开枪打死他!”温十一的枪已经上膛,她用枪用力的戳了一下黄老板的头。

    “大妹子!不,姑奶奶!您想要什么?总得告诉我啊!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话好好说!”黄老板歪着脑袋,浑身直冒冷汗。

    “误会?十年前那个荒废的工厂你可还记得?”温十一怒目而视。

    “啊?”黄老板原本有几分醉意,突然酒醒,他仔细看着温十一的长相,她长得太像她的母亲温静姝了,他忙解释:“记得!我记得!那真是个误会!你要听我解释!”

    黄老板知道当年凯哥没有开枪打死荣清清,或许是觉得荣清清年纪太小,不忍下手。当凯哥近距离的开枪打中温静姝时,荣清清惊吓昏厥。凯哥之后又随意的开了一枪,然后拿起一直通话状态的手机,说:“两个都解决了!”

    黄老板当年是凯哥身边的小弟,他哆嗦的问:“凯哥,裴叔要知道你骗他,咱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小孩子都不放过,真没有人性!”凯哥收起手枪。

    黄老板心生一计说:“就这么放了这孩子?那她要是跑回去,那可就露馅了!你看这孩子是个美人胚子,卖了吧!”

    “啪!”凯哥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打到黄老板的脸上,边说:“少他妈的胡哔哔!”

    后来,黄老板也不知道凯哥命令其他的兄弟们把荣清清送到哪里去了。

    “好,那就换个地方慢慢聊。”温十一弯腰捡因刚才打斗而散落地上的麻醉针。

    黄老板觉得的机会来了,猛地站起来想夺下温十一手中的枪,他猜想温十一不敢再这里开枪,枪声会引来这里的保安人员。要是引来太多人,他们也不能全身而退!温十一察觉出黄老板的心思,身手敏捷的她狠狠的把针头插到了黄老板的脖子上,注射了麻醉剂。

    “啊!”陪酒女们缩在沙发上鬼叫着。

    温十一真想把黄老板一枪爆头,可是这个环境不对,她还是忍下了,她知道处理这种事情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她又不能把包房里的人统统灭口,她毕竟不是一名嗜血的杀手!

    “他们?”吴至声已经把四个手下都注射了麻醉剂,询问温十一如何处置他们。

    温十一想要杀的只是黄老板一人,也不想伤及无辜。

    “你们四个!一人挑一个男人,把他们扶出去,找个地方扔下就可以了。”温十一看向那四个女人,他们唯唯诺诺的低着头。

    “都听到嘛!”吴至声呵斥。

    “听到了!”“明白!”女人们赶紧答应。

    吴至声和温十一架着黄老板先行离开。

    吴至声:“你就不怕他们报警?应该给他们都打上麻药。”

    温十一:“浪费麻药干嘛!”

    吴至声:“把这一坨肉扔海里喂鱼吗?”

    温十一:“就近处理吧,前面是哪?”

    吴至声:“半山区!”

    副驾驶座上的温十一看了一下时间,又回头看了看绑在后座上的黄老板,她知道麻药已经退散,说:“别装了!我知道你醒了!”

    黄老板心中大惊,睁开眼睛,身体开始扭动,乱踢车门。

    “这里怎么样?”吴至声停下车,关掉车灯。

    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

    黑漆漆的夜空下笼罩着大片树林,温十一和吴至声一人一把小铲子随便选了个树空,开挖!

    黄老板自知自己凶多吉少,他奋力的踹车门。

    温十一挖坑正累的浑身出汗,她停下来:“你也够幽默的弄这么小的工具!准备海边玩沙子用的吧?”

    “一枪毙命多爽!”吴至声看了看晃动的车子说:“要不然让他自己挖坑!”

    “也对呀!呵呵。”温十一给黄老板松绑,枪指着他,命令他自己挖坑。

    黄老板边哭边挖坑,他扯下贴在嘴上的胶布。

    “老实点!”吴至声警觉的准备开枪。

    “十年前的事情,我还知道好多!我可以告诉你们的。只要你们高抬贵手饶了我一条贱命!”黄老板一边挖着坑一边苦苦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