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4警惕

    更新时间:2017-05-25 15:16:39本章字数:2231字

    盛荣集团

    酒会

    温十一穿的酒红色拖尾礼服,微型监视器藏匿在胸针上。

    进入酒会,浓妆的她端着一杯橙汁,她正在寻找一个人——裴叔!

    “哎呀!”莫沁一声尖叫,她长长的大波浪卷发,脖子上佩戴者奢华且最新款的钻石项链,身穿水蓝色斜肩礼服,裙摆正嘀嗒着酒渍。

    “喂,看什么看!还不道歉!”莫沁愤怒的看着温十一。

    “我?”温十一。

    “你!”莫沁。

    有些慌乱的侍应生忙说:“莫小姐,对不起,刚是我不小心……”

    “擦干净!”莫沁伸出脚,侍应生拿着纸巾犹豫片刻,他接受周围人嘲讽的目光,蹲在那擦着高跟鞋的酒渍。

    温十一摇摇头,十年过去了,莫沁是一点长进都没有,还和以前一样张扬跋扈。莫沁比荣清清大一岁,依照常理作为姐姐的都会让着妹妹,可是,攀比风气愈演愈烈的莫沁,从争抢毛绒玩具到比拼漂亮衣服,她只考虑自己的感受,只要她安好,那么才会有‘晴天’!

    身份卑微的侍应生小心翼翼的擦拭,温十一为侍应生抱不平,低声说:“过分!”

    虽然,温十一的声音很小,敏感的莫沁还是听到了:“喂,你说谁?!”

    “说你!”温十一。

    “你不知道我是谁啊!”莫沁。

    “没兴趣知道!”温十一转身不再理会她。

    莫沁顿时心中怒火熊熊燃烧起来!来参加盛荣集团的酒会竟然不知道她是谁?好歹自己在演艺圈小有名气,她竟然如此无礼!

    “好了,走开!”莫沁呵斥走蹲在地上侍应生。她见温十一穿的拖尾礼服,便一脚踩上去!

    “呀!”温十一忙用手遮挡住胸部,丝毫没有防备莫沁会用这样的手段让她出糗,幸好自己选的这套礼服够紧身,自己反应的迅速。要不然刚才肯定‘曝光’了。

    “我不是故意的。”莫沁坏笑着。

    温十一看到她那欠揍的表情,很想上去扇她一巴掌,可毕竟她是姐姐,还有这么多宾客在场,温十一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半杯橙汁,微笑着走近莫沁:“莫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你不够资格!”莫沁仰头,一脸不屑,心想:她是要讨好我吗?休想!

    “哗!”

    “啊……”莫沁尖尖的嗓门引得周围人群迅速避开。

    温十一把橙汁泼了莫沁一身,她慢悠悠的说:“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

    “啊……”莫沁气的跺脚,声音更大声。

    楼上贵宾区的慕枫闻声俯身望去。裴奕君嬉笑着说:“慕总,你是刚刚错过一好戏!”

    “什么?”慕枫见温十一有点眼熟,目光便未曾离开。

    “哦,我知道了,慕总原来喜欢这类呛口小辣椒呀!”裴奕君继续说:“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敢把莫沁气的失态!呵呵,我一定要去认识她。”

    莫振华听到莫沁的尖叫声,寻着声音望去,看到温十一。整个人打了个冷颤,她?温静姝?!

    “怎么了?”荣馨看到莫振华脸色难看,随着他的目光见到温十一,她心跳突然漏了半拍。

    “怎么会有长的如此相像的人,除非……”莫振华和荣馨目光都看向温蒂。

    温蒂正站在荣爷爷身后,荣爷爷身穿大红唐装,手持龙拐杖,端坐轮椅上,精神矍铄!他们满面笑容的接受着宾客的祝福。

    “去查一下她是谁邀请来的。”荣馨吩咐助理小娜。

    小娜看了一眼楼下的温十一,她点点头说:“好的。我这就去。”

    荣馨又意味深长的盯着温蒂看,心里想:她也要好好查一下了!

    裴奕君追上温十一,走到她前面表演被绊倒的样子。

    “哎呀呀,刚刚被爱情绊了一下!”裴奕君一副花花公子的姿态。

    温十一看着他浮夸的演技,默不作声。

    “呀!”

    裴奕君手捂着胸口,便秘的表情。

    “你怎么了?”温十一询问。

    “我的心跳的好快!从来就没有这么强烈过!我好像要恋爱了!”

    裴奕君深情的望着温十一。

    “你有空去医院查一下吧!可能是心脏病!”温十一知道他是搭讪的。

    裴奕君见她不吃这一套,继续自我介绍:“我想和你交个朋友,你可以称呼我裴少!我是……”

    “对不起,我不买保险!”温十一打断他的话语。

    “啊?哈哈!像我这样有身份的人会是保险推销员吗?”裴奕君故意撸了撸袖口露出一圈镶钻的大金表。。

    “你要说什么?”温十一有些不耐烦。

    “缘分!我们相遇就是缘分哇!你信不信缘分啊?”裴奕君以为自己搭讪成功。

    “怎么?你是要弘扬佛法?我还有事!”温十一对他丝毫没有兴趣转身朝外面走。

    “你要是想听呢,我可以讲给你听呀,哎,美女。别走呀!”裴奕君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了。

    “太唐突了吗?”裴奕君自言自语说:“这招我试过多次,都很成功哇,怎么到她这就不灵了?”

    裴奕君感叹道:高冷美女真不好下手!

    吴至声收到准确的消息:裴叔的在台湾,来参加酒会的是个代表。

    温十一知道后,便打算离场,谁知和莫沁有来了一小插曲。温十一无意中发现姑姑荣馨窥看她,她便知道此地不可久留。

    她想起昨晚黄老板死之前的那番话,心里面无端的多了几个待解的心结。

    “我们这样的小喽啰就是跑跑腿,成不了大气候的,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报仇找裴叔他们呀!”黄老板哭丧着脸。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吧!”温十一迫切的想知道。

    黄老板也看出来温十一的求知欲,便开口讲条件:“那要放我走!”

    “特么!死到临头还讲条件!”吴至声吼道。

    “那要看你讲出来的事情值不值得换你一条命!”温十一妥协。

    “我不知道裴叔为什么让凯哥绑架你们,我猜呀,我猜是你姑姑高价雇的裴叔。至于原因你自己想想!”黄老板语出惊人。

    “姑姑!”温十一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家人,她细细地想着:当年,母亲温静姝是盛荣集团总裁,一贯强势的荣馨怎么能甘拜下风,做一名经理人呢?

    姑父莫振华原来是一名不见经传的报社小老板,在荣清清一家出事后,短短的几年的时间里不断地吞并其他传媒公司和收购大企业股份,他的流动资金来源肯定是来自盛荣国际集团!现在,莫氏传媒在演艺界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大佬!

    想到这里,温十一判断黄老板刚才的话语,可信度极高!

    母亲出事!父亲下落不明!难道说?温十一心中一个大问号,这一切都是姑姑一手策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