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找宝贝

    更新时间:2017-05-09 16:02:39本章字数:3005字

    “什么,真的吗?找到祖师爷的墓地了?在哪里?在哪里?哪个县城境内?”胡王十分激动的转身看着自己的那个下属说着。

    “大王,我们都错了,都错了,老祖宗的坟头在我们燕山脚下,今天我外出巡逻回来,在燕山脚下的一片马草坡里找到的,今天可能是那个附近的村民去那里割了马草,然后把咱们的老祖宗的坟头给露出来了,不然我们也没法发现啊!”那小厮十分激动。

    “哈哈,太好了,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对了马上去派人去请来老先生,等他给我们做法完了之后,我们就把老祖宗的坟头给请回来我们燕山之巅,那样我们就可以立地转命,不再是土匪了,到时候我们就反了这破清朝鸟蛋子,自立为王,老子也来当当皇帝哈哈,哈哈!”胡王十分激动的说着,一声声欢快的笑声,发出来后,整个牛犊子一样的身子,都会微微颤抖几下,气势不凡。

    “是啊,大王,这次老祖宗的坟头忽然的出现,肯定是老天爷的指引,小的在这里恭喜大王,马上就要成为一方军侯了,哈哈!”那小厮趁机对胡王十分献媚的说着,惹来了胡王的一阵的舒心,因此那小厮也得到了不少的赏赐。

    当天晚上,二愣子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入睡的,他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成为了十分有钱的人,穿着豪华奢侈的服装,身旁跟着一大堆的下人丫鬟伺候着,甚至他还梦到了一个朝廷派来发圣旨的官员,居然还对他阿谀奉承,二愣子梦着梦着,都流出了口水来了,二愣子的母亲前后进来过他房间两次,看到二愣子睡得这么香,十分溺爱的看着他摇了摇,不忍心叫醒他。

    直到阳光照射在二愣子的脸上,他这才一边慢悠悠的睁开眼,一边还在游戏迷茫的自言自语说着:“给你们,这些都是赏给你们的……”等到二愣子感觉到刺眼的太阳光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美梦。

    “呵呵,要是天天做这种梦也不错啊!”二愣子下床后,床好衣物,清水洗了洗,擦了擦自己的脸之后,就去正厅吃着窝窝头,喝着热粥了。

    在喝着粥的时候,二愣子的母亲何氏,十分疑惑的看着二愣子吃着早饭在发呆便对其问道:“二楞,你怎么了,怎么一大早就在发呆,你你你没事吧?不会昨天被那个坟头给勾走了魂吧!”何氏有些紧张的看着二愣子说着。

    “啊,什么?没事呢,娘亲,吃饭吧!”二愣子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他心里却是忽然想到了一个疯狂的念头,那个疯狂的念头源自他昨天晚上做的那个美梦,他再次想起了那老神棍送予他的神秘古币,和老神棍消失时候的神奇,他心里十分坚定的相信,只要自己能够收集齐全那古币的话,自己一定能够成为有钱。

    “娘我吃饱了,娘我今天要是黑子家里玩,中午我就不回来吃饭了,黑子说要请我吃饭,昨天说好的,你不用来找我哈!”二愣子十分欢快的说着。

    “你这孩子,整天在别人家混吃喝,小心被你爸再收拾你,好了你去吧,要规矩点知道不?”二愣子的母亲何氏自然是知道黑子为什么请她儿子二愣子吃饭,因为黑子家中昨天打了一只大山猪,还亲自送来了一点猪肉给了何氏的,她心里倒是没有多么的怀疑二愣子说的话。

    然而二愣子出了何氏的家之后,就朝着黑子家快速的跑去,他一到黑子家,看到黑子蹲在家门口,似乎在玩石子,黑子是一个小了二愣子两岁的孩子,他的童真自然是比二愣子要浓厚许多,黑子看到二愣子来了,他顿时就欢喜不已,只见二愣子则是十分焦急的对黑子说道:“黑子,去你家里拿一把铁锹来,记住啊,要那种能够挖开硬土地的铁锹啊!”二愣子显得十分兴奋。

    “二楞哥,你要铁锹干嘛啊,你要拿着铁锹去打那二蛋子吗?不要啊,你打不过二蛋子的!他那么大个!”黑子十分紧张的看着二愣子。

    “去去去,我才不会那么傻呢,去和他打,要和他打起码要再过个几年才可以,现在他那么结实,你去拿铁锹来,我要去找宝贝的嘻嘻!”二愣子显得十分窃喜笑着。

    “呀,找宝贝?二楞哥,我也要去,我也要去,你要带上我,不然我不给你拿!”黑子十分兴奋的看着二愣子说着。

    “好好好,赶快,我们要中午赶回来你家吃饭,不然的话,就惨了,听到没有!”二愣子十分着急的说着。

    “嗯,好,二楞哥,你在这里等着我哈,我马上就拿来,我爸妈在忙活着拔猪毛呢!嘻嘻不知道,不知道!”黑子一蹦一跳的跑进来院子里。

    很快在二愣子焦急的等待中,黑子手中持着一把和他差不多高的木质铁锹走了出来,二愣子看到之后,连忙兴奋的抓过了铁锹,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十分兴奋的说道:“不错,不错,这个重量不错,嘻嘻,我们走吧,要赶紧,不然的话,一来一回就很晚了!宝贝就不见了!”二愣子说完后,他朝着村后面的小路飞快的跑去,他不敢走大路,也不敢从昨天去割马草的那条路走,毕竟会遇到一些村民,到时候传到自己父亲的耳朵里,回家后,肯定又会少不了一顿挨骂。

    黑子也是天真无邪的一个小娃子,一听二愣子的话,根本就不会想别的,那个年纪的孩子,似乎只知道玩而已,所以黑子是不可能落下这么一个有好玩的机会的,他飞快的跟着二愣子而去。

    “二楞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找宝贝啊?走了好久啊,二楞哥你可要记得回家的路啊!”黑子在二愣子身后紧紧地跟着二愣子,一边紧张的说着。

    “哎呀真是个罗嗦鬼,这才走出几里地,你就害怕了,害怕你自己回去,你放心好了,你二楞哥可是燕山一带的路都十分熟悉的!你跟紧我就是了!等下找到好宝贝了,你家父母就不用干农活了,你天天有肉吃!”二愣子十分激动的说着,朝着前面是越走越快。

    黑子十分紧张的跟着,此刻要他转头自己走回去,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就这样,二愣子带着黑子这个拖后腿的,走了大半天,终于绕着一条小道出现在了昨天他和他父亲割马草的地方上,只见黑子这时候更加紧张了,他紧张的看着燕山之巅微微颤抖的说着:“二楞哥,你你你不会是要上燕山找宝贝吧?你是不是疯了啊你!”黑子脸色微微苍白着。

    “你才疯了呢,你又疯又傻!我又不是傻子我会上燕山送死啊,我是要在这里找宝贝,不要废话跟我来!”二愣子说完后,十分快速的跑了下去,黑子马上就跟着跑下去下面那马草坡地去。

    在燕山之巅,聚义厅内:“老先生,老先生,您可算是来了啊!快里面请,快里面请!”胡王十分恭敬的站在聚义厅门口把一老者给迎进了里面去了。

    那老者此刻要是二愣子在的话,肯定会十分惊讶的,因为那老者这时候虽然换了一身衣衫,不再是那种破破烂烂的形象,但是那张脸还是摆在那里的,这老者正是用一枚古币换了二愣子一升米的老神棍。

    “呵呵,大王不必如此的,老夫我受宠若惊啊!”老神棍话虽是如此,但是却是径直的走到了聚义厅的中间那把椅子上,一屁股给坐了下去,丝毫不理会周围那些胡王手下一脸发黑的样子。

    胡王似乎看到了自己手下不乐意的神色,连忙对他们十分恼怒的瞪了几眼,他们才回过神来,只见这时候,胡王十分紧张的样子,看着老神棍说道:“老先生,您在三年前,救下了我的命,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而且您还精通天地奇术,您说的果真没错,我真的在今年也就是最后一年内找到了我祖师爷的坟头了,老先生,接下来就请您指点迷津了,我要如何做才能够把我祖师爷的坟头丝毫不损的搬迁到我们燕山之巅呢!”胡王十分激动的堆老神棍说着。

    “这个嘛,要不我们先吃饭了再说吧?虽然老夫会一些奇门遁甲术,可是从数百里外一天赶过来,那也是累得够呛的!”老神棍微微腼腆的说着。

    胡王一听,立马就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连忙转身怒声对自己的下属说的:“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老先生肚子饿了还不给我去弄上一桌酒菜来,给我好好的弄,要是老先生不满意,你们几个就准备哎板子吧!”胡王十分愤怒的说着。

    随后老神棍十分自热而然的在陈胡寨吃了一顿舒舒服服的酒菜,他十分满意的打了个饱嗝,随即转脸就看到胡王一脸期待紧张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