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黑子没了

    更新时间:2017-05-09 16:02:54本章字数:4065字

    “呵呵,你不要着急,这个我给你算算,哪天是黄道吉日啊!你等下!”老神棍说完后,忽然就掏出了一枚钱币来,然后再拇指上微微一弹,那钱币顿时就“嗡”的一声脆响响了起来,随即高高的跃起,然而下一刻除了老神棍,其他人都被吓一跳了。

    眼前那钱币尽然在老神棍的手指上方,不停的旋转着,而不掉落下来,这么离奇的一幕,立马就让那些胡王的手下一个个惊骇不已,一句话也不敢出的看着,有的甚至不停的揉着眼睛,以为着急眼花了。

    老神棍微微闭着眼,手指在不停地掐动着,过了几近一刻香的时候,那老神棍忽然就微微叹了一口气,似乎在唉声叹气似得:“哎!”随即他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看着那胡王。

    “老先生,怎么了吗?您老不要吓我啊!”胡王被老神棍这么一弄,搞的心里慌张极了。

    “你确实是有帝王之命,但是你知道的,帝王者,天命也,天命也,多厄难,你那祖师爷的坟头要搬迁到燕山之巅也是可以,只是怕是你要不能如意了!有人捷足先登了!”老神棍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

    “什么?有人敢打我燕山胡王祖师爷的坟墓主意,是哪个王八羔子的,哪个王八羔子的老子带人灭了他一个县城去!”胡王十分愤怒的咆哮着,他的衣服都在无风自动。

    “你切莫如此着急,那人现在啊已经挖了你祖师爷的坟头了,你要是想要成为一方帝王的话,就必须要找出那个挖了你祖宗坟头的家伙来,然后将其煮了吃了,因为那人能够坏了你的帝王之命,就是说那人的命格比你强,你只要找出那人,煮了吃了,那人的命格就会成为你的命格了。

    “你二命加身到时候就会更加的前途不可限量,换句话来说,今天那个挖了你祖宗坟头的家伙,也算是成全了你更加宏伟的前程!”老神棍说完后,面无表情,看不出一点在撒谎的样子。

    “真的?那在下就谢老先生吉言,老先生你在这里等候几日,等我把那贼子抓来,然后生啖其肉,五龙加身帝王运之后,我定要奉老先生为军师,希望老先生莫要推迟!”胡王十分激动的说着,三两下就被老神棍给忽悠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不可,不可,老夫本是鬼谷之人,也许你不懂鬼谷为何,但是鬼谷之人,不是能够轻易插手世间之事的,一旦插手那么世间之事将会大大的改变其走向,你只要将那掘了你祖宗坟头的家伙找出来,食其肉,便可成就伟业,老夫去也!”

    说完后,老神棍身形再次如同之前在二愣子面前消失一般,缓缓的变得一阵虚无消失不见。

    聚义厅内,微微的一阵沉寂,谁也没有出声,看着空荡荡的主位座椅上,一个人影也没有的样子,许久之后,胡王忽然就转身怒视着周围的小弟说的:“是谁负责祖师爷陵墓的安全的,为什么祖师爷陵墓被盗了!”胡王十分愤怒的怒吼着。

    “大王,是是是撇三带着四个弟兄在看守的,那个大王,会不会那个老家伙胡说八道呢,咱们祖师爷的坟头也许安然无事呢!”王二虎十分紧张的给自己老大回话着。

    “放你的狗屁,你以后要是敢这样称呼老先生对老先生不敬的话,老子拔了你的皮!马上给我带些人去,要是老祖宗的坟头真的被偷盗了,把那个撇三给我砍下头来!”胡王十分恼怒的样子咆哮着。

    众人很快就去下达命令了,而在燕山老祖宗陈胡之墓前,二愣子拿着铁锹,一脸得意兴奋的想着:“要是这里有其中一枚古币那该多好哈哈,没事就算没有这个陈胡寨老祖宗的坟头里面肯定也是金银财宝一大堆啊……”一想到钱,二愣子就有些忍不住流出了口水来。

    “二楞哥,你你你不会是要挖死人坟墓吧?这里面可是装着死人啊,你不害怕吗?”

    黑子微微有些畏惧的样子,站在了二愣子的身后,十分紧张看着那坟头,因为黑子不识字,自然是认不出那坟头的来历了,二愣子也不会告诉黑子这坟头的来历,毕竟说出去只是会让黑子平白的害怕一场。

    “你怕哥鸟啊你,人都死了,你还怕个鸟,又不会吃了你,你要是害怕的话,一边站着去。等下宝贝就没有你的份了!”二愣子十分不屑的说着。

    “谁说我害怕了,我才不怕呢,等下要是撬开了,我我我第一个进去给你看!”黑子十分焦急的说着。

    “哼”二愣子哼了一声之后,随即绕到了坟头的后面,他们要挖坟,自然是要从后面挖起,毕竟从前面挖太不尊重这坟头的主人了。

    很快二愣子一下一下的铲着,因为这里长期长着马草,土质倒是十分的松软,十分的好挖,二愣子挖头,而黑子则是把那些石块一个个的搬走,很快大半个时辰过去了,就露出了一个棺材盖子来了,他们是两个小娃子。

    自然是不会像那种专业盗墓人士那么的厉害挖出一个半米盗洞,二愣子只是用了最简单的办法挖出了这副棺木来,也是最为粗暴的办法,这也让之后胡王看到了更加的震怒了,因为这是如同向他们陈胡寨挑战。

    “呀,二楞哥,你看,出来棺材板子咯,二愣哥你说宝贝就在里面对吧?”黑子十分激动的说着。

    “废话,你难道忘记你姥姥死的时候,是不是把一些银两塞在了棺材里面呢,所以说啊,这副棺材,里面肯定有许多宝贝呢!”二愣子微微擦了擦口水,似乎眼前的金山银山触手可及。

    “可是,可是二楞哥,这里的人是不是还在发臭啊,我记得我家死猪,死了几天丢在河里,那肚子都鼓起来,全是虫子,会不会也这么吓人啊,二楞哥!”黑子一想到这里脸色忽然就变得十分苍白。

    “去去去,你个蠢货,这坟头死了起码几百年了,你是不识字,不然你就看的懂了,算了你害怕的话,我就来撬开这盖子吧,一边呆着去!”二愣子十分鄙夷的瞪了黑子一眼,随即就要自己去撬开棺木盖子。

    “谁说我害怕了,我只是问问吗,既然里面没有吓人的东西,我才不怕呢!二楞哥我撬开给你看,哼我才不怕呢!”黑子十分激动的说着,小脸儿微微通红的样子。

    “呀……呼……呀…….呼……”黑子十分用力的抓着棺木的一角别红了脸,使劲的拉着,愣是一点也拉不动的样子,忽然他就看到了二愣子手中的铁锹,连忙就对二愣子说道:“二楞哥给我铁锹,这东西不好开!”黑子脸色微微发红,似乎害怕二楞取笑他。

    “给!”二愣子倒是没有取笑,他知道这棺木是钉了棺材钉的,哪里那么好弄开,他寻思着,要是黑子搞不开,自己就亲自来搞,起码自己力气会比黑子大一些。

    “有了这个东西我看你不开!”只见这时候,黑子就用铁锹开始要撬开棺木盖子了,而这时候,一只乌鸦,呜哇哇的在一边的树枝上叫唤着,惹得二愣子十分恼怒的抓起石块把它给赶跑了。

    二愣子把乌鸦赶跑了之后,走回到墓坑前,忽然看到棺木“咯吱”一声响起,随即就听到黑子十分兴奋的声音:“开了,开了,二楞哥我打开了……我”只见就在黑子打开棺木的那一刹那间,一团灰色的气体缓缓的飞了出来,瞬间就把黑子给裹住,那些黑气顺着黑子的七窍全部钻进了黑子的体内,黑子顿时脸色变得一阵阵的苍白着,浑身忽然颤抖着,摔在了地上嘴里吐着白色的泡沫。

    二愣子在坑边看到这么一副情形后,心里大惊失色,连忙跳下了墓坑,一把抱起了黑子,只见黑子这时候,微微颤抖着,强行睁着眼皮子,看着二愣子,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十分虚弱的说着:“二楞哥,我……我……不是胆小鬼,我……撬开了,二楞哥……为什么我好难受……我……”说完后,黑子就在二楞的怀里这样微微睁着眼,直直的看着他,咽了气,一动不动的。

    二愣子先是微微一愣,随即惊慌失措的摇晃着黑子的身子说道:“黑子,你给我醒来啊黑子,你你你怎么能够晕过去,你醒来啊,你不要吓哥啊,你醒来啊……黑子……”二愣子一脸惊恐的摇晃着黑子的身子,然而此刻的黑子如同断线木偶一般,任由二愣子如何的摇晃,愣是一点动弹也没有,身子软绵绵的。

    忽然二愣子更加惊恐了,因为他抱着的黑子,身体在慢慢的畏缩着,如同抱着一团柔软的水团一样,只见他惊骇的感觉到自己的手变得湿滑异常,二愣子惊恐的把黑子的身子丢在坑底,看着自己的手,满是红白交结的奇怪液体,这时候,黑子的身子缓缓的在消失着,蒸发着,一丝丝的白色气体慢慢漂浮了起来,黑子的身子也彻底的消失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了他的那身衣服和一双草鞋子,连骨头渣都没有剩下半点。

    二愣子惊骇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惊恐的跌坐在坑底,十分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的一切,他过了几个呼吸时间后,反应过来,连忙惊骇的爬出了墓坑,发出了惊恐的尖叫声,随即转身朝着来的方向飞快的奔去,哪里还有半点想要那棺木中财宝的想法,此刻他心中只有害怕两个字。

    过了许久,一阵微风微微吹过,老神棍居然出现在了二愣子之前挖掘的坟头前,一脸复杂的叹了一口气:“娃子啊,希望你日后不要怪我便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啊!”说完后,老神棍再次消失不见。

    过了一会儿,在那燕山陈胡寨老祖宗陈胡坟头前,一阵阵粗糙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只见王二虎带着十多个陈胡寨的匪子出现在了此处,王二虎脸色一脸那看,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只见他猛地捞起自己手中的刀一脸冰冷的看着眼前一脸苍白的撇三。

    撇三惊恐万分的看着王二虎,忽然就朝着王二虎跪了下去,惊慌失措的求饶说道:

    “虎子哥,啊虎子哥啊,我和你是同一个村子出来的好兄弟啊,你你你不能杀我啊,我之前不知道为什么,就睡着了啊,我真的有在看着这个坟头的啊,虎子哥啊……”撇三十分惊恐的求着。

    “你不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不争气,让你来看守老祖宗的坟头,你居然被贼子给挖了咱们老祖宗的坟头,你这是自己给自己找死,还敢睡着了,不要说我们是一个村子出来的,就算是亲兄弟,今天我也必须拿着你的头颅让胡王消消气,不然的话,老子也要遭殃!”话音一说完,那王二虎,十分不留情的一刀猛地朝着跪在他面前的撇三砍了下去。

    周围的匪子们,一个个微微闭了下眼睛,就感觉到“扑哧”一声,刀体入肉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们脸色微微惶恐的看着撇三被王二虎一刀子砍下了脑袋,只见忽然几个也朝着王二虎跪了下去,他们不停的对王二虎求饶着,那几个人正是被撇三带出来看守坟头的几个匪子。

    王二虎狠狠的瞪了几人一眼怒声说道:“你们有戴罪立功的机会,胡王说了,不管是谁,盗了咱们祖师爷的坟头,那就是自寻死路,你们几个马上带上五百个弟兄,给我开始找,找到了给我抓回来,要活的,胡王要生啖其肉!听到没有!”王二虎威风八面的怒吼着。

    那些匪子一个个惊慌的应声说道:“是!”随即蜂拥的跑了出去。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我我不能回去,我不能回去,黑子就这样没了,就这样没了,他他他死了,他没了,他死了,他没了……”

    二愣子惊恐万分的抱着自己的双膝,坐在一处密集的草丛里微微颤抖着,周围显得有些宁静,也许这是风雨欲来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