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胡王之怒

    更新时间:2017-05-09 16:03:11本章字数:2941字

    “二楞他爹,你说咱这孩子怎么回事都快天黑了,怎么还没回来呢,这是在干什么呢,怎么能够在黑子家一呆就是一天呢,把他家当成自家了可是,气死我了,你赶紧去把二楞给我揪回来!”何氏十分焦急的对陈立石说着。

    陈立石那微微伸手摸了摸自己突出的前额,和自己身后那条长长的辫子,这是也是大清的一种独有特色。

    “孩子他这是什么话呢,孩子去黑子家玩玩就玩玩得了,就算今天住在黑子家不回来也没什么的,再说了,黑子家和咱们可是有着亲戚的,没啥事的,琢磨着愣着估计也快回来了,不用我们去找他啦!”二愣子的父亲陈立石说完后,眼中微微有些无奈的神色。

    “头儿,咱们的祖师爷棺木里面的一切好像都没有被动过,只是棺木盖子被掀开了,那个我们一定要去抓出那挖了我们祖师爷的坟头的家伙吗?”二虎子十分紧张的看着胡王说着。

    “废话,你当时难道没有听到老先生说的话了吗?不管是谁,只要动了老子祖宗坟头的人,哪怕是挖了一根草,老子也要生吃了他的肉才可,不然我怎么成就一番伟业,哼而且那个挖了老祖宗坟头的家伙,老先生说白了那个意思,那人就是我的克星,要是我不抓住他,以后我就可能会死在他的手上!所以那人绝对不能放过!”胡王一脸阴沉的站在了陈胡墓前。

    “嗯,既然这样,那等下我就让人扩大范围找下去,只是只是要是找不到怎么办?话说,这坑底也十分的诡异,怎么会有一身小娃子的服饰在坑底,胡王你刚才也看到了,那绝对是一身小娃子的服饰,不可能是棺内的东西!”二虎子微微皱着眉头十分不解。

    “老子不管那身衣服是什么来头,老子只要找出那个挖掘了老祖宗坟头的家伙出来,生啖其肉,要是真的果真找不出来的话,嘿嘿,嘿嘿,那就给我杀,杀杀……”胡王连续怒吼了三声杀字,一声比一声嘹亮,连周围的草木都发出了一阵阵的颤抖,似乎在害怕胡王此刻心中那团杀气。

    “二愣他娘啊,二楞他娘啊!”就在二愣子母亲和父亲在房中十分焦急又是十分无奈的等待着二愣子什么时候回来的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阵焦急的声音。

    何氏一听,这是黑子母亲声音,她马上就心里莫名的一惊,有些发慌的跑了出去,只见这时候吗,在夜幕之下,站在何氏庭院门口的一个中年妇女,一脸焦急的看着何氏。

    “这不是黑子他娘吗?你怎么来家了啊,对了我家二楞在你家里吧?那个我跟你去把我那死二楞给带回来!真是太不懂规矩了,这么晚了还在你那里呆着,给你添麻烦了啊!”何氏以为是黑子他母亲来叫何氏带回自己的儿子,他连忙就要拉着黑子母亲往她家走去。

    “啊,什么,这么说,我家黑子没有在你家吗?遭了遭了,这两个臭孩子都跑去那里了呢,急死我了!”黑子的母亲,脸上皱纹斑斑,她们夫妻两个是老来得子那种,自然是十分在意这个老天爷送给她们的这个儿子。

    “黑子他娘,你你你说什么,我家二楞不在你家吗?这这我家二楞早上的时候,说是去你家玩的啊,还说中午不会来吃饭的,怎么会不见了啊!”何氏十分焦急的样子拉着黑子的母亲紧张的问着。

    “你们在囔囔什么呢!什么不见了!”二愣子的父亲陈立石十分不解微微皱着眉头的走了出来,问着二人。

    “村长呀,我家黑子和二楞都不见了啊,不见了啊,村长啊,您可要帮我们找找啊,我家黑子不见了啊。”黑子的母亲一知道自己的儿子没有在陈立石家中,顿时就崩溃的哭了起来。

    “黑子他娘你先不要着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要哭啊,哭是解决不了事情的!”这时候,已经有数个村民被他们三人的动静给吸引过来了,也是十分着急的样子。

    这时候,陈立石连忙站了出来,他知道自己的职责,自己是这个陈家村的村长,就算不是自己儿子丢了,也要站出来负责,更何况此刻不仅是黑子没了,连自己的儿子也没了,他哪里能够不站出来。

    “你们不要吵了,让黑子他娘好好说说!”陈立石微微紧张期待的看着黑子他娘。

    黑子他娘恢复过来后,微微哽咽着说道:“我我我家黑子今天说是要跟你家二愣子去找什么宝贝,然后拿着一把铁锹就出门了,我以为,我以为是在玩过家家呢,也没有在意,中午他们也没有回来吃饭,我本以为他们是到你家去了,毕竟是被你家二楞给带出去的,所以我就没有来找你们问问了,哪里知道,这两个娃子一出去都没回来了……”

    “什么,我家二愣带着黑子去找宝贝,这个家伙,都十二岁了还这么胡闹!”陈立石十分愤怒的说着。

    “哼,那也是村长大人家教不好!”这时候,小石头十分突兀刺耳的回击着二愣子的父亲。

    二愣子的父亲脸色有些挂不住的哼了一声看着小石头,没有去理会他,转身对众多低声碎语的村民说道:“你们有谁看到那两个小鬼从哪里走掉的吗?”陈立石十分焦急。

    “我知道,我知道,我有看到!”这时候,陈立石的堂叔,十分紧张的说着。

    “叔,您老慢慢说!”陈立石期待的看着他堂叔。

    “早上我看着二愣子扛着一把铁锹后面跟着黑子,从村子后面的小路出去了啊,我当时没有怎么在意,哪里会知道那两个小鬼一出去不回来了,哎都怪我,要是我当时不让他们出去就好了!”陈立石的堂叔有些自责的说着。

    “叔不关您的事情,是孩子太顽皮了!”何氏十分尴尬的说着。

    “现在我叫上几个村民,我们出去找,无论如何都要找回来,最近这胡王三年一次要了我们村里一些童男童年,现在我们陈家村已经到了人丁单薄的程度了,不能让这么两个男丁出了差池!你们几个跟我出去找找!这王八犊子,找到了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二愣子的父亲话虽是那么说,但是眼里还是十分担心的神色。

    “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就在这时,一阵阵焦急的脚步声,带着一声声惊慌的喊叫声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众人本就是如同那惊弓之鸟一般,这时候一听那人地声音,一个个紧张的看着来人。

    “陈火,你不是在看守村门的吗?你怎么跑来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陈立石十分不解的皱着眉头,心里微微算了下,发现距离给胡王进贡童男童年的日子还有一年多呢,因该不是胡王吧。

    “村长……不好了,不好了,燕山的二当家的,王二虎,带着上千的匪子把我们整个陈家村给围了起来了,水泄不通啊,而且一个个带着枪杆子啊!吓死人了啊!”那陈火十分紧张的说着,脸色苍白不已。

    “什么!怎么回事,我们距离给陈胡寨的童男童女不是还要一年多吗?怎么会没事来找我们陈家村麻烦!”二蛋子十分紧张的叫着,如同世界末日了一般。

    “村长,这下该怎么办才是啊……”众多朴素的村民,一听匪子下山围了他们的村子,一个个都慌了神了,此刻都把问题抛给了陈立石,毕竟陈立石就是他们的主心骨,平时遇到一些大点的事情,村民们无法自行决定,就会请陈立石来帮忙做出决定的。

    “大家安静,大家安静,现在我们就出去见见这个王二虎,看看他到底是要干什么!我想他们不会平白无故的找我们陈家村麻烦的,你们几个壮丁跟我一起出去!”陈立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知道今天的事情,自己要是不挺身而出,肯定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然而让陈立石完全无法想到的是,今天要发生的事情大大的出乎了所有人地预料,整个陈家村谁也没有想到这伙下山的猛虎找上他们陈家村是要做什么的。

    “二愣他爹,二楞他爹,你等下啊!”何氏十分焦急的拉住了二愣子的父亲陈立石的胳膊说着。

    “我们家孩子怎么办啊,你这要是去村口,这么一忙活就是一个晚上,我们二楞还找不找了啊!”何氏十分紧张的看着二愣子的父亲。

    “对啊,对啊,还有我家黑子呢!我家可怜的黑子啊!”黑子的母亲一听何氏焦急的话,连忙就把心思给放回到了自己孩子身上去了,此刻就算全家人死光光,估计她也只会想着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