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伟大的爱

    更新时间:2017-05-09 16:03:35本章字数:3849字

    何氏也许是因为二愣子的那副惨样,吓到了她,反倒是激发出来了何氏浑身的力气,何氏把二愣子抱着跑出去了几里地,来到一处土坡上,十分紧张把二愣子抱在自己的怀里,她忽然感觉到二愣子身子在缓缓的变得更加冰冷,她更加着急了,何氏不停的搓着二楞子的手,似乎想要让他恢复体温,只见这时候,天空中缓缓地飘下了白雪,十分凄美。

    何氏看到这下来的雪,心里没有半点高兴的起来,反而是更加的着急了,她寻思了一会儿,决定抱着二愣子找个山洞先躲躲,然后给二楞找点吃的来。

    何氏背着二楞,在这茫茫大山里找了一个多时辰,在她面临崩溃的时候,发现了不远处一个山洞,她连忙背着二楞跑了进去,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把自己的那件棉袄脱下来,铺开来在地上,然后让二愣子躺在上面,她则是把棉袄把二愣子给裹得严严实实的,何氏此刻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她自己浑然不知,也许只有到了她亲眼看到自己儿子平安无事了之后她才会知道自己的情况。

    二愣子在自己母亲的那件大棉袄作用下,缓缓的醒了过来,他醒来后,显得有些迷糊,意识有些不清楚的样子,他微微半开着眼,嘴里低声囔囔着:“水,水,水……”说完这几个字之后,二愣子似乎随时都要再次昏迷过去似得。

    何氏连忙大惊,连忙摇晃着二愣子焦急的说着:“二楞,你不要睡着,不要睡着啊,你等着娘亲给你弄水给你喝啊,给你弄个水喝,等着我啊!”何氏说完后,看到二愣子有些迷迷糊糊的再次眨了眨眼皮子,连忙就穿着单薄的衣服跑了出去,可是她刚刚跑出几步,就猛然停下脚步有些挪不开的样子。

    “二楞他现在这么虚弱,要是要是我这么出去找水,没有找到怎么办,而且这里难免会有什么豺狼虎豹,我我我不能这样去找水,可是二楞他很虚弱了……”何氏十分焦急,忽然她想到了什么似得,有些痛苦挣扎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一会儿后,她坚定的点了点头,似乎有了寻思。

    何氏去而复返,再次把二愣子给抱在了怀里,二愣子可能是感觉到了有人抱住了他,他下意识的迷迷糊糊的念叨着:“水,水,水……”一连三个字,让何氏更加的焦急了。

    只见这时候,何氏连忙说道:“好好好,水来了啊,水来了啊,二楞你张开嘴啊,给你喝水,不要急啊!”何氏十分焦急的把自己的一支手臂给撸起来,露出了白嫩的胳膊,只见她眼里微微一狠,随即一口重重的咬在了手臂上,她咬破了一条小血脉,顿时一股鲜血缓缓的流出,顺着何氏的胳膊肘,滴在了二楞的嘴里。

    二楞这时候,微微张着嘴,他感觉到了一股液体流进了嘴里,他马上就贪婪的吸食了起来,何氏看到二愣子喝着她的血,十分欢快的样子,看不出她脸上有半点的痛苦,只有那一丝丝的溺爱慈爱神色,她轻轻的抚着二愣子的头发,眼里满是苦涩和担心。

    过了一阵子,二愣子何氏看到二愣子还是张着嘴巴十分贪婪的喝着她滴下去鲜血,她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忽然她感觉到一阵的晕眩传来,脑袋忍不住的摇晃了一下,整个人就趴在了二楞的身上,而她那支咬破口的手臂,那伤口刚好对准了二愣子的嘴巴。

    二愣子迷糊中,似乎觉得自己在做梦,但是他此刻只想要好好的饱餐一顿似得,感觉到有东西送到自己的嘴里,他猛然就紧紧地吸住了那伤口,随即他发现了那股解渴正是从那传来,二愣子更加拼命的吸食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二愣子才停止了吸食他母亲手臂上不断传输而来的鲜血,直到一丝丝的阳光照射进了那冰冷的山洞内,二愣子悠悠的睁开眼,他觉得脑子有些发蒙,只见他感觉到自己身上似乎压着一个人,他下意识的把那人扶起来,顿时就看到自己母亲何氏脸上苍白一动不动似乎在沉睡一般,静静的闭着眼。

    “娘,昨天是你救了我啊……”二愣子,看到自己的母亲似乎在睡觉,睡得十分香甜,他就想要给自己的母亲盖上那大棉袄,只见他抓住自己母亲胳膊手臂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何氏手臂十分冰冷,如同冰块一般,他浑身打了一个寒战,但下一刻他惊慌的看到何氏胳膊肘附近,有一个十分渗人的伤口,那伤口上,还有一丝丝的牙印存在着。

    二愣子这时候,有些不知所措,他惊恐的摇晃着自己母亲的身子:“娘亲,你你你醒醒啊,娘亲,你不要吓我啊,娘……”二愣子十分惶恐不安的摇晃着自己母亲的身子,然而何氏还是一动不动的。

    二愣子惊恐的把手指头放在了何氏的另外一条胳膊肘上面,冰冷的感觉让他脑子十分惊恐,过了几秒钟,他整个人如同遭到雷击一般,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一动不动的死在自己面前:“娘亲走了,娘亲死了,娘亲没有了,我没有娘亲了……”二愣子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脑子里面不停的回忆着自己母亲疼爱他,指责他,嬉笑他的画面,一幕幕的,都如同那幻觉一般。

    “不不不,我在做梦,我在做梦,一定在做梦,在睡觉,我继续睡觉,等下醒来后,娘就好了,酿就没事了!”二愣子十分惶恐不安的趴在地上,把自己的头埋在了双膝间,不敢去看自己母亲的遗体。

    过了许久,二愣子愣是没法睡着,他有些发疯的站了起来,惊恐的抓着自己的胳膊猛地咬下一口,惊骇的叫了一声,感觉到了疼痛的他,这时候才真正的知道,自己的母亲真的离他而去了。

    “娘啊……”二愣子大声的嚎嚎大哭起来,哭的十分伤心,泪水浸湿了他的衣领。

    忽然二愣子猛地抬起头来:“是谁杀我娘的,是谁杀我娘的……”二愣子满是怒火的看着自己母亲何氏胳膊上的手臂。

    许久之后,他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心里十分愤恨,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杀了自己母亲的凶手,他背起自己的母亲,朝着洞穴外面走去,他想要把自己的母亲给背回去家里,他知道不能任由自己的母亲死在外面,哪怕回去要被自己父亲打死他也要把自己的母亲背回去。

    二愣子背着自己的母亲走了两个时辰的山路,他来到了一处水塘边,他面无表情的看了一下那水塘,想了想什么,对自己背上已死的何氏低沉的说道:“娘,我给您洗洗脸啊,您是那么的美丽,不能有污垢的!”二愣子背着何氏来到了水塘边,看着那水塘十分清澈,他心里微微满意。

    只见他把自己的母亲放在了岸边的一块平整草地上,随即朝着水塘走了过去,他来到水塘边,弯下了身子,微微用手打了打水花,笑了笑,随即看向了水中的自己,他忽然瞪大了双眼,随即变得十分惊恐:“啊……不可能,不可能,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脸上,我的嘴上全是血……”他说完后,惊恐万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静静的躺在河边一动不动。

    “啊……到底是为什么会这样啊……”二愣子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脑袋,不停的想着自己昨晚发生的一切,他想起来了,他看到自己嘴边的血渍后终于想起来了:“我昨晚口渴,说要喝水,然后就有水递进我嘴里了,我我我……我喝的是我娘的血……”二愣子整个人颤抖的摔倒在地上,爬到了自己母亲的身旁,双目无神的看着自己母亲那条胳膊肘。

    他脑子里面一幕幕想了起来,只见过了许久,他重重的给了自己一巴掌“啪”随即又一巴掌“啪”连续的好几巴掌,二愣子对自己丝毫不留情,甚至使出的力气比上次和二蛋子打架时候的力气都要大出许多,他似乎浑然感觉不到半点的痛苦,嘴里还在低声的囔囔着:“我是畜生,我是畜生……是我害死了自己的母亲……是我……:”

    就在二愣子连续扇了自己五十下巴掌的时候,忽然一个石头猛地呼啸飞来,二愣子脑袋一疼便晕厥了过去,这时候老神棍缓缓的从暗处走出:“哎,这是命啊,这是命啊,你也算是还了罪了,五十个赤子耳光,声声惊动九天,足够了!”老神棍莫名其妙的说完了这一句之后,转身消失离去。

    过了半日的时间后,二愣子悠悠的醒来,只见他醒来后,浑身打了一个寒战,然而看到眼前自己母亲何氏冰冷的尸体,他身子猛的摇晃了几下,然而他却是有些迷茫的说道:“刚才我怎么会昏迷过去的,感觉好有人打了我一下?”二愣子站起来,一脸难过的走到了自己母亲的面前。

    此刻的二愣子经过刚才的那次昏迷小睡了一觉,已经从自己母亲死去的阴影中走出来了一些了,但是他眼眸深处还是一片片的自责:“我一定要把娘给抱回去,回去之后,任由父亲怎么处罚我,我都是活该!”二愣子说完后,弯下腰,把何氏的尸体给背在了自己的后背上,随即朝着村子的方向一步步的走去。

    “我要是没有害怕不敢回去,我要是没有带着黑子出去,我要是没有那么糊涂的相信老家伙的话,我要是……”二愣子一边想着一边恼怒着那老神棍,但是随即他想到自己是自愿相信的,心里也没有对老神棍有多么大的怨言了。

    到了黄昏,二愣子来到了村子口,他有些不解和迷茫的看着眼前一副狼藉的村子微微皱着眉头:“没错啊,这里确实是我的村子啊,难道我走错路了?不对啊,那颗老树还在那里呢!”二愣子站在村子口,十分疑惑的看着不远处一颗老树微微发呆的想着。

    他心里微微紧张着,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在心头萦绕着,只见他走入村子口,就看到地上黑乎乎的躺着数个尸体的样子,他脸色顿时就大变,他惊恐的跑了过去,看到那是两具被烧焦了的尸体叠合在一起的,他没有看出这两具尸体的主人是谁,但是此刻他心只有焦急和害怕,他知道眼前的村子是自己家所在的村子陈家村。

    “爹……”二愣子惊骇的叫了一声,朝着自己家的所在跑了过去,他跑进去之后,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家早就被夷为平地了,一片废墟,没有半点还正常的东西存在,甚至连一些瓦砾都给烧成了灰烬。

    二愣子背着自己的母亲冲入了原本是小院子的地方,惊恐的转了一个圈之后,大声的喊着:“爹……你在哪里啊,不要吓我,你出来啊,二楞回来了,你出来啊爹!”二愣子惊慌失措的怒吼着,在废墟一般的陈家村内,奔来奔去,却是一个活人也没有发现,只有一具又一具被烧得发焦的尸体,甚至有些尸体还在冒着白烟,可见之前的这场火是多么的惨烈了。

    二愣子背着自己的母亲重重的在村子中间跪了下去,发出了一声惊天的怒吼:“啊……”

    声音远远的传去,让那颗老树都微微颤抖了一下,树上的鸟儿也被二愣子忽然的怒吼给吓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