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旋月抓

    更新时间:2017-05-09 16:07:20本章字数:3110字

    既然愿意,还不叫我叫娘,叫什么孙姨啊。”孙姨故意板着一张,

    “娘!”二愣子心里一酸,这是多久没叫出的字啊。

    “哎,乖孩子。”孙姨安慰的反手拍向了二愣子激动的抖动着的手,眼里满是高兴的笑。

    几天后。

    “小傲啊,你过来。”一脸慈善的孙姨坐在贵妇椅上晒着太阳,叫着在远外喂鸡食的二愣子。

    “来啦,娘,”二愣子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向孙姨走去。从认了孙娘到现在,他们二人的相处也越来越好,二愣子也从外面搬了进来。

    “小傲啊,手伸过来。”孙姨看着站在她旁边的二愣子,高兴的情绪还是不能掩饰起来,二愣子依言的将手伸了出去,虽然不知道孙姨要干什么,但是儿子总是要听娘的话,不是吗??

    “小傲啊,这个东西娘还是要给你,认了你做儿子,总是要给见面礼的,如果不给你,我也会不好意思的。所以,你就收下吧。”孙姨将藏在身后的东西放在了二愣子伸出的手上。用力的将二愣子的手握紧。

    “娘。”

    “不要多说了,这个给你就是给你了,你认了我做娘,那有当娘的不给自己孩子东西的,自个东西你就好好收着,反正它放我这,也是个破铜烂铁,到你手上,说不定会使出它真正的用法。”

    二愣子看着孙姨坚定的眼神也不再说什么了,反正他也对这个东西蛮好奇的。

    “好,娘,这个东西我收下了,但娘也一定要接受儿子的一拜。”说完,二愣子还不给孙姨反应的机会,便退后两脚,猛的向地下一跪,磕响了三个大头。孙姨眼中一温,竟又是落下了泪。

    “傲儿快起,娘接受到了你这三拜,一拜惊天,二拜惊,三拜惊娘心啊。快快起来,快快起来啊。”二愣子从地上站起,原来白洁的额头,竟流下了一行血水。

    “傲儿快来,你受伤了,为何如此伤自己,娘心里不忍啊。”孙姨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着二愣子的额头。

    “娘,儿子必须重拜,我一要谢这天,待儿子不薄,让我见到了娘,二要拜这地,这遍广大的土地某处,埋葬着我的亲娘,三要拜您,是您给了我新的生活啊。儿子谢你啊。”二愣子一阵哭声。

    “娘也要谢你那生身母亲,养了一个那么乖的你啊。”孙姨擦着二愣子额头的伤口,心里也痛着,流着泪,泪滴到了地上,溅成一朵朵泪花。

    “看你,一整天都在琢磨这个东西。连饭也没吃。”孙姨一脸笑意的看着在摆弄这东西的二愣子。将手中的饭碗放到了二愣子旁边的桌子上。“赶快趁热吃了,别饿着了啊。”

    “知道了,娘,娘你来看看,我发现了这东西的一个秘密。”二愣子头也不抬的应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拿着几天前孙姨给他那个东西,高兴的拿到了孙姨的眼前,给孙姨看。

    “什么东西啊这是。”孙姨一脸奇怪的看着二愣子高兴的脸,又低头看着二愣子指给她看的地方,顿时一脸明白的看着二愣子。

    “这个啊,我以前就看到了,不过我不识字,所以也不知道了。”孙姨向着二愣子解释到。

    “娘啊,这三个字是以前的文字,是古文。”

    二愣子一脸笑意的向孙姨指着那印在东西上的已经变的极浅的文字。如果不是二愣子觉得这东西实在是奇怪,拿着擦布细细的擦拭,他也不会发现这极浅的古老文字。

    “这是什么字啊,以前我也猜了好多,就是猜不出来。”孙姨笑着看着二愣子的一脸笑意,伸手也摸了摸这三个字,感受着字体纹路。

    “是叫‘旋月抓’,娘。”二愣子摸着这个被他擦拭干净的‘旋月抓’。一脸笑意。

    “是吗,叫‘旋月抓’啊,这名字蛮适合它的。”

    孙姨看着‘旋月抓’。忽然想是想到什么是的,看着旋月抓的花头处顶端轻轻一按。这‘旋月抓’顶端竟然渐渐伸开了。

    外边的五朵花瓣状的东西,渐渐向下弯去,中间里面竟还有五个条状物,猛的一下弹了出来。孙姨‘啊…’的一声猛将‘旋月抓’丢了出来。微微的轻抚着胸,一脸惊吓到的样子。

    “娘,你没事吧,吓到了吗伤到了没。”二愣子见孙姨一脸惊吓的样子,担心的冲到了孙姨的旁边。见孙姨摇了摇头,又从地上重新拿起了‘旋月抓’。

    心下也好奇的看了去,也是微微一惊。想不到这看似简单的东西,竟然也有这样精细的机关。

    “没事,这是听到你说这名字,我想到了以后我的爷爷给我讲的一个故事。”孙姨惊吓过后也是一脸冷静。

    微微的喘了口气,像二愣子讲了一个她从来不曾向别人讲起的故事。

    “我还小的时候,爷爷他还身体健康,那时家里有四个哥哥,我是最小的,而爷爷似乎重女轻男。很疼我,天天给我讲着他以前的故事。

    一天他给我一个东西,就是‘旋月抓’。那时候我也很好奇,但并没有玩太久,就被四位哥哥抢去了,那时候我很伤心的哭着。

    而爷爷为了哄我高兴,给我讲了一个叫做‘旋月抓’的故事,而那时爷爷则是一脸的感叹。”孙姨一脸回忆的看着‘旋月抓’像是回忆幼时年少无知的日子,二愣子一脸冷静的看着孙姨的讲述。

    “其实我们一家并不是世世代代都在这村里生活的,好像是从爷爷那时才到的,爷爷在给我讲故事的时候感叹的叹了口气,说这东西是他曾经年少无知,跟着当时一个横行在世的一个盗墓团队一起盗墓。

    而这个东西则是盗墓团队的领头随身携带的东西,他也并不了解这个东西的用法,只是知道它也厉害,而领头也从来不让他们碰。

    可在一次的盗墓时,他们不巧的遇到了尸变,当时人已经死了大半,而他们也被到了一个死路。

    那时候爷爷就发现,他们的老大用出了这个叫‘旋月抓’的神秘东西,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领头的在‘旋月抓’上按了一个地方。

    但爷爷却是碰巧看见。惊叫了一声,但是被众人一看,爷爷便马上捂住了嘴,正巧在外处发现了活尸,便也用这个掩饰了起来。

    后来啊,那个领头用了‘旋月抓’杀了那个活尸。他们也逃脱了危险,可是天公不作美,他们却不知道的是,他们竟然进了一个曾经也是盗墓的墓主。所以这个墓里活尸也是极多。

    但是他们后来进了一个主墓屋,遇到了守护墓主的守护神,最后整个团队都被杀了,而爷爷因为躲的很远,便也逃到了一劫,也因此拿到了那个叫做“旋月抓”的东西。”

    孙姨感叹似的又说“后来啊,爷爷也不再做这种事了,便找了一个偏外的村子安定了下来。娶妻生子,安过了终生。”

    孙姨将故事讲完后,他们二人都陷入了沉默中。二愣子看了下‘旋月抓’。也想不到原来它竟有如此来历啊。而这个东西,竟然是个盗墓神器,只是它的机关还是知道的不多啊。

    不过看这样的创造方式和机关,到和胡风的‘双中恨’有点像,莫不是‘双中恨’和‘旋月抓’是从自同一名铁匠之手,但都是用来做盗墓之用。

    “娘,你是不是听到这东西的名字是‘旋月抓’所以试了一下,看和曾祖所讲的事是不是一样东西,”二愣子看着孙姨还在沉浸在回忆的模样,但还是控制不住的问起了孙姨。但连叫了几声,才将孙姨叫回了神。

    “哎……你看看年纪大了,一回忆以前的事就控制不住了,小傲,你问我什么。”

    孙姨回了神一看二愣子有点着急的表情。也尴尬的一笑。

    “没事,娘,就是你还记得曾祖以前讲这个故事的时候,他还有说这东西别的功能吗。”

    “没有啊……没有。”孙姨想了想说没有,又一弯头一想,又确实的点了点头说没有。

    “哦……知道了,那个娘,我先去劈柴吗,柴好像不够用了。”二愣子失落的低下了头。对孙姨说了下去劈柴,就转身出了去。

    “好,去吧。”孙姨看着二愣子出了去,也起身拍了拍衣袖,向里房走去。

    话说二愣子刚出了房间,去了院子里劈柴,但他看到了一样东西,又是一惊。原来在院子里一角的柴堆上,竟然放着一个白色的纸。二愣子走了过去,拿着纸一看。

    ——陈凯兄,日过已久,请问你将我委托于的你的任务完成否。若已完成请速速回信,

    若在三日后,还未收到陈凯兄信息,我他日定会来访。

    ——罗祝

    二愣子心里一惊,在那次任务完成后,一受伤,后又遇见了娘,在这村中生活也是安逸,他竟然忘了任务结果还没有向那人给去信息,如今人也找到了这里。

    罗祝这人他也调查过,为人阴险狡诈。如今也被他找到这里,如果再不回去,恐怕会为娘带来了一些祸事。看来他要赶快离开这个地方了。但是什么时候对娘说呢?

    第二天。

    “娘,我有事对您说。”二愣子磨磨蹭蹭的来到了孙姨的面前,要出口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