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谣言

    更新时间:2017-05-09 16:07:51本章字数:3026字

    二愣子摇了摇头,笑着离开了,这些市井小人,什么不懂就知道到处乱传。

    国安茶馆。

    二愣子坐在茶馆里,桌上是一杯茶,和一些小菜。二愣子最喜欢呆在茶馆饭馆里,因为从这里他可以听到一些消息,从而找任务来源。

    今天二愣子还是和往常一样坐在馆里中央的位子,喝着茶,吃着菜。长长的辫子被二愣子围在脖颈处。但还是显眼异常。

    但多数人不敢向二愣子投去过多眼光。因为二愣子散发的各种冷意让大家感到惧怕。

    就在二愣子以为今天又没有什么消息的时候,一个粗俗的辱骂声传进了二愣子的耳朵,二愣子眉一挑也认真的听了起来。

    那房中的人像是确定了那没人能听到一样,说话也不掩饰,大大咧咧的。粗俗的语言满是,但二愣子以前也是在土匪寨里当过五年的,所以也不觉刺耳。

    “你NN的,什么装备都没有,这次去,不就是送死吗。”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语气里满里不甘及气愤。

    “你安静点,谁说装备不齐,装备不都给你们看了吗。那里不齐啦。”一个女声响起,语气里都是呵斥。

    “切,大爷我不和娘们斗,我是问当家的,当家的你说,这次的东西可不像以前,这次是个将军啊将军。光这点东西,能顶个毛用,说不准还没进去,命就放那了。”粗犷的声音又响起了。

    “你说什么你,你瞧不起女的啊,没有女的你怎么来的啊,从石头蛋里磞出来的。”那女声也响了起来,不过这次却是满含怒气。

    “你……”

    “你什么你啊。”

    二愣子一脸奇怪的听着,这又将军又装备的到底是在干什么啊。二愣子听力本也惊人,别人听不到的声音,不代表他听不到,所以他也轻松的听着墙角。

    “好啦,你们吵什么吵,也不觉得丢人。”一个平淡无奇的声音呵斥着那男女二人。

    二愣子一听笑了,领头的训话了。

    “当家的,不行啊,这装备太少了,这次是个将军,肯定很多机关毒气的,如果装备不够,那是几个人也不够死的啊。”粗犷声音响起,但这次却满是敬畏。说话也小心翼翼。

    “这次装备足够了,如果你觉得危险,现在就走,我陈斌这队里,不需要胆小怕死的人。”当家的声音又响起,虽然还是平淡,但是二愣子却感觉到了怒气。

    二愣子更加感兴趣他们要干什么了。

    “当家的,我不是这意思,只是这次的墓真的难盗啊。”粗犷声音的主人着急的解释。

    “杨实,你现在给我出去,回房里想一下,我们盗过那么多墓,什么危险没碰过,怎么,这小小一个将军墓,你就怕了,现在给我出去。”当家的也不在压抑着怒气了。直接赶人出去。

    “当家的!”

    “出去”粗犷男人似乎还想劝说他们当家的,但被他们当家的赶了出去。

    盗墓啊,二愣子回想过了自己以前经历过的事。

    那时他发现了一个墓碑,看着墓碑上刻的名字,以为里面会有许多珍宝,便叫上了村里的玩伴黑子和他一起去盗,

    但是因为一直弄不开棺材,自己又太急,也就说了黑子没用,黑子被自己一激,又一急,便使劲的将棺盖打开了,而黑子却被里面流出的黑气碰到,变成了一滩血水。

    二愣子顿时觉得这盗墓实在大危险了,一不小心就是死人的事,准备不去凑这个热闹,但转又一想,这如果真盗出了一些好东西,那也是一辈子吃穿不愁了。然后将来他在将娘接来享福,那可多好。

    这样一想便当下一拍桌子,急忙叫来店小二付了钱又指了一下那房间的方位,问那小二是在那间房,小二一告诉他,随反应了过来,劝他千万不要过去,说里面的人都是什么杀人魔头,更说那罗地主就是他们灭的门。

    二愣子一乐,我才是那灭人门的人啊,他们怎么可能是,便对店小二笑一下。就大步的向楼上的隔屋走去。

    二愣子到了这屋的门前,看这里安静了起来,心一乐就没敲门,直接就进去了。等二愣子一进这房发现这房原来有十人之多,而且个个呼吸浅薄,看来都是个练武家子,但一想到他们干的事,也了然一笑。

    看向了坐在中间,怀里抱着一个美女的男人,心想那应该就是他们当家的了。而那女的,想必是刚才和那粗犷男人吵架的女人了。

    “在下陈凯,听到在坐各位所说的事,心里也痒痒了起来,想加入各位中,不知当家的可同意。”

    坐在桌子上的所有人惊讶的看着他,而那位置上的陈斌也是一脸怪异,伸出手拍了拍坐在他腿上的美女,让她坐在一边,那美女一脸的不满.

    赖坐在男人腿间不起,但看到男人一脸怒意和拍在她身上越来越用力的手掌,才不情愿的站了起来,扭着腰走到了一个空位,一坐下后,就一脸不满的看着二愣子。

    二愣子佯装优雅的向那女人一笑,却引来那美女一脸的嫌弃,二愣子奇怪的摸了摸脸,按理说他也不丑啊,反正是比那个叫什么陈斌的好看多了,那陈斌也就是个平众脸,在人群里也是不起眼的那种。

    “咳咳……”坐在中间的陈斌咳了咳声,打断了二愣子看向美女的目光,二愣子尴尬一笑,对陈斌抱歉似的弯了弯身。

    “你说在外面听见我们说话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在我们房外偷听。”陈斌说在此处,眉头也皱了起来,看着二愣子的眼中也带了点杀意。

    “这可没有,而是各位声音太大,我在楼下都听到了众位的吵闹声,后又听到一些本人感兴趣的话题也就过来讨扰了一下各位了,希望各位不要生气才是。”

    二愣子一脸敬畏,却不知道他的眼里是多么的对他们感到不屑。

    “在楼下,哼陈凯兄好听力啊,在怎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真是让人感到佩服啊。”

    陈斌听到陈凯并不是听墙角听到他们说话的,对他也透出点欣赏来。但眼中的戒备还是不曾变少一点。

    “呵呵,当家的说笑了,本人其实幼时也盗过一墓,但可惜的是,与本人在一起挖那墓的人却被棺中流出的一些黑烟碰到化成血水死了,所以本人一直很好奇这盗墓之事,也望各位准许,让本人跟随你们,享受一下这盗墓的乐趣。”

    二愣子一脸真诚,说实话他的确想看一下这墓的面目,和这诡异的秘密。

    而坐在房里的众人,听他说他的同伴被流出的黑气碰到致死,也吃了的惊,盗过墓的人都知道,这棺中死尸是又可能生成尸水的。

    但那少说也要百年,而黑气的,人一碰就化成血水的,却是用了千年才有可能生出。

    而这位看着如此年轻的一位青年,却遇到了他们这些盗墓的一辈子都不可能碰到的,可见他真是与这盗墓一职有着天大的缘分啊。

    “陈凯兄,你说的哪黑气可是尸气。”陈斌问着陈凯。

    “是不是尸气我也不知,但我却是经历过。”二愣子疑惑的听着什么尸气的,也感无语,他一个外行人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

    “那看也是了。陈凯兄,你既然能够从楼下听到我们的谈话,想必你的武功也是很高,不防露两手给我们看下。”

    一位坐在房里角落的一个人说道,众人也都点了点头,坐在中间的陈斌不语,但也是看着二愣子。

    二愣子自信一笑,手放进口袋里,突然一抽手,手一挥,两根银针就从手中射出,正好擦着那位美女的头发而去,后入了她后的墙壁中。尾部还阵阵抖动。美女一吓。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视着二愣子。

    二愣子对那美女抱歉一笑,然后看着中间的当家人陈斌,一脸笑意的问:如何。

    陈斌也从惊讶中回了神,双手也象征性的拍了拍,直呼厉害。

    “那本人可否能加入你们。”二愣子看着陈斌,

    “当然可以,陈凯兄如此好身手,陈斌我怎么可以错过,不过这盗墓可危险着呢,一不留神,可是会死人的,而且这次我们所盗之人,是汉朝的一位将军,听说这将军深得汉高祖喜爱。

    所以在将军死时,汉高祖特意命人为他创了一座墓地啊,我们因为偶然得到一张地图,上面也写着这地方机关重重,还有这将军曾经的心腹守灵。恐怕更是难盗啊。”

    陈斌喝了口茶叹了口气,虽说他也对盗这墓有信心,但也是会牺牲大多数人啊,守护者这东西,纵使他盗了几年的墓也没碰到过啊。

    “陈凯我既然已经选择了和当家的一起去盗这墓,便也不会退缩,如果在墓中本人出了什么事,当家的也不必关我,既然是我自己的选择,就算死了,陈凯我也认了。”

    二愣子说的一脸真诚,但谁也不知道他真实的想法,虽说,生死天注定,但他二愣子从来就没信过天。